财新传媒

边疆民族地区的“另类法治”

2015年01月21日 10:32 来源于 财新网
法治中国的难点和重点在基层,边疆、民族地区的法治生态为我们提供了另类法治存在和可能和样本
田成有
财新网“成有论法”专栏作家。云南富源人。云南大学法学学士,西南政法大学法学硕士,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曾任云南大学法学院教授、云南财经学院(云南财经大学)副院长,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现任云南省高级法院副院长,致公党云南省委副主委,致公党中央委员,云南省政协常委。曾出版过《法官的人生》、《法官900句忠言》、《法官的修炼》、《守护正义》等专著。

  【财新网】(专栏作家 田成有)在云南乃至中国西部的一些边疆、民族、偏远地区,有着不同于城市化的法治生态。这里的法官办案,没有太多的条条框框,没有坐堂问案的定规,没有电话通知的便捷,他们长年累月翻山越岭、跋山涉水、走村串寨,穿梭于田间地头,在纠纷发生地、在当事人生活地,为那些鸡毛蒜皮、家长里短的小案,努力地调解、审判、执行、宣传,他们是穿梭于群众中的普通人。

  这里的法庭是“长在腿上”的法庭,是“马背上的法庭”;这里的开庭是白云深处的巡回开庭、假日开庭、“背着国徽开庭”;这里的审判是走下神坛的平民审判、“双语”(方言)审判,所谓“送法下乡”、“下乡办案”、“多做工作”是法官办案的特有景观。 

  他们是现代法治下的另类审判,他们是流动着的正义,他们是真实存在的“活的法律”。

  法律并没有因为贴上了“国家的”、“现代化”的标签就自然而然生效,法治的优势只能是比较的优势,法治的比较优势在不同地区、不同的文化土壤里有着不同的表现形式。法治要成为人们的思想方式、活动方式、生活方式,得不断破除影响法治建设的各种思想观念。在边疆、民族地区,天理、国法、人情,民间法、习惯、风俗、宗教都在发挥作用,得会善巧运用这些知识。

  法并不是立法者有意创制的,而是世代相传的“民族精神”的体现;只有“民族精神”或“民族共同意识”,才是实在法的真正创造者。立法者不能修改法律,正如他们不能修改语言和文法一样。立法者的任务只是帮助人们揭示了“民族精神”,帮助发现了“民族意识”中已经存在的东西。法的最好来源不是立法,而是习惯;只有在人民中活着的法,才是唯一合理的法;习惯法是最有生命力的,其地位远远超过立法;只有习惯法最容易达到法律规范的固定性和明确性。它是体现民族意识的最好的法律。

  边疆、满足地区的另类法治样本,应该是法治普世价值和中国社会特色、文化特色、民族特色完美结合的“中国版本”,应该是使未来中国法治体系建设更加具有民族个性、民族风格、民族精神,成为人们更加熟悉、更能具有民族个性的又能有效解决中国人问题的法治。

  法治中国的难点和重点在基层。边疆、民族地区的法治生态为我们提供了另类法治存在和可能和样本。这个另类,就是立足实际,实事求是地解决问题,就是亲民、为民服务好百姓。

  所谓立足实际,就是一切从实际出发,不带任何框框,不受陈规约束,深入群众,深入基层,到纠纷发生地客观、全面、细致地发现问题,公平、公正,合情、合理、合法地解决问题。

  在边疆、民族地区,社会形态还是“乡土性”的。交通不发达,出行不便,人民群众文化水平、法律素养不高、诉讼能力不强、法制观念淡薄,对于那些长期生活在偏远山村的群众来说,他们所需要的是巡回审理、就地开庭的审理方法,需要的是法官善于利用地方性知识、善于发挥个人人格魅力的工作方法。由此,边疆、民族地区纠纷的解决方式不仅仅是运用单纯的法律手段,而且还得运用包括道德、伦理、情理在内的立体解决方式,既要符合国家的法律法规,符合法律效果,又要充分考虑群众的意见,为群众所乐于接受,符合社会效果。 

  所谓亲民为民地服务百姓,就是带着对人民群众的深厚感情去执法,用群众认同的态度倾听诉求,用群众认可的方式查清事实,用群众接受的语言释法析理,用群众信服的方式化解纠纷,把道理讲透、把法理讲明,使群众听得清、听得懂、听得明。

  在边疆、民族地区,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案要案,更多的是一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小案,办案不是简单“就法论法”,而是一个感情问题。要深谙社情民意,善于打破司法的神秘、专横和冷漠,不仅仅在法律条文、法律概念中会说“法言法语”,还要学会当地的“土话”、“民族话”;不仅要从专业角度看待问题,还要站在平民百姓的角度学会以一个正常的、普通人的角度去判断问题;不仅要看到眼前的当事人,还要看到每一个当事人的背后无数民众的想法;不仅看到的是法律、证据,还要看到法律背后的民生疾苦、社会评价。

  与城市法官不同。这里办案必须能放下身子、不端架子,到案发地去,到最困难的地方去,执法的常态是街头普法、村头开庭、田头调解、床头立案,开展巡回审判、诉调对接、司法服务,通过有效的服务,让人民群众在服务中走近司法、了解司法、信任司法。

  中国独特历史文化、政治体制、国情风貌,决定了中国的法治只能走具有中国特色的有别于西方的另类法治,地大物博、民族众多的国情,在国家法治落地、推行于边疆、民族地区时,有可能遭遇另类法治的多样化情形。

  文化是多元的,社会是多样的,我们得学会接受多样化的法治实践,得允许有另类法治的存在,得走多样化的法治道路。■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民营医院 魏则西法律事件分析 山东问题疫苗 房地产 销售 百度 吴敬琏 泡沫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政治局 股市 许耀桐 蚂蚁金服 烟草 日本外相将访华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 河北政法委秘书长 上海送奶车侧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