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核电,还有太多事无法控制

2015年08月25日 13:01 来源于 财新网
日本权威核电专家在福岛核事故发生前后共提出十大反思,中国如何吸取日本核电站各种事故折射出的经验教训,落实“确保安全”的核电发展方针
王亦楠
王亦楠,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1996年于清华大学电机系取得工学硕士学位,2001年于北京大学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取得科技哲学博士学位。自2001年开始一直从事中国能源和环境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主要涉及节能(电力系统、煤炭清洁利用等)、新能源(天然气、核能)及可再生能源(包括水能、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等)、电动汽车与清洁交通、城市垃圾处理、能源管理体制和化学品环境风险防控等。

  【财新网】(专栏作家 王亦楠)本文主要观点曾以《日本核电专家在福岛核事故前后的十大反思》为题,于2015年8月24日在人民日报社主管主办的《中国经济周刊》发表。因《中国经济周刊》刊登时篇幅有限,不得不将1.2万字的原稿浓缩到6000字左右。从文章发出后的反响来看,社会各界高度关注日本核电专家的深刻认知和反思。故特此向《中国经济周刊》致敬,并在财新网我的专栏将全文发布,以飨所有关心这一重大问题的读者。“核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习近平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为此多次做出重要指示。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只有充分吸取前人的教训,才能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的“我们必须尽一切可能防止历史悲剧重演”。另,本文标题“核电,还有太多事无法控制”出自日本核电专家小仓志郎2011年5月23日的专访《赎罪:我想告诉这个核电厂林立的国家》。

  2014年3月,习近平主席在海牙国际核安全峰会上首次阐述中国核安全观时强调,“荷兰哲人伊拉斯谟说过,预防胜于治疗。近几年,国际上发生的重大核事故为各国敲响了警钟,我们必须尽一切可能防止历史悲剧重演”。2011年3•11福岛核事故不仅仅是日本人民的一次重大核灾难,而是已成为全世界核电界需要深刻反思反省的教训。

  最近,笔者偶然读到人民文学出版社2011年11月出版的《核电员工最后遗言——福岛事故十五年前的灾难预告》(以下简称《福岛灾难预告》),本以为它是一本“文学类”读物,可仔细读来发现,这竟是一本极为难得的、来自实践的“核电科普教材”,对当下国内的“核电科普宣传”以及“如何安全发展核电”具有极其重要的警示意义。因为在此书中,来自日本核电业内、具有丰富实践经验(实际参与建厂、在核电现场工作)的三位专家在福岛核事故前(1996年)和核事故后(2011年)站出来“现身说法”,详细披露了很多我们之前没有认识或没有充分认识到的“核电站在实际建设、运行维护、关闭后必然面临的种种安全问题”,以及“核电站不同于其他任何产业和工程的独有的安全隐患”。只有对这些问题予以足够清醒的认识和高度的重视,我们才有可能做到“防止历史悲剧重演”。

  一、“以核电为生”的日本专家为何“自我颠覆、揭发内幕”

  1、三位现身说法的日本核电专家是何许人也?

  一是国家认定的设施配管一级技师平井宪夫,20多年参与核电建设及维修工作,曾工作于东京电力的福岛第一和第二核电站、中部电力的滨冈核电站、日本原电敦贺核电站、东海核电站等,主要负责监督定期检查时的配管工程,1996年12月因癌症病逝、享年58岁,生前创立了“核电被曝劳动者中心”。

  二是美国GE公司前原子炉设计师菊地洋一,于1973年3月~1980年6月参与日本东海核电2号机、福岛第一核电站6号机的设计建造,2003年给台湾核四工地评出难堪的“三分”,2006年再次造访核四工地拜会台湾中央研究院李远哲院长和时任台北县长、现公共工程委员会主委李鸿源,传递核安观念。

  三是前东芝核电设计维修工程师小仓志郎,曾在东芝公司原子炉(即反应堆)设计部门工作长达35年,在福岛第二核电站担任维修及处理核电问题长达30年,参与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和2号机组的机械设计,并与美国GE公司协力工作。特别要说明的是,福岛第一核电站的2~6号机组的乏燃料池的设计皆出自小仓之手。早在福岛事故前,就多次以笔名发表文章、提醒日本人核安全的重要性,其中2007年公开发表《在核电厂林立的国土上无法打自卫战争》,是全球核电业界第一次有内部工程师站出来、明明白白地指出核电最致命的弱点——储存乏燃料的冷却池的危险性不小于原子炉。福岛核事故后,小仓志郎第一时间出面告白,在日本造成很大轰动,成为日本媒体最倚重的在核电厂工作的第一线专家之一。

  2、“以核电为生”的他们为何要“颠覆”自己的饭碗?

  与欧美一样,日本也是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大规模建设核电,截至福岛核事故发生前,日本55座核电站已经有1441堆年的运行经验(我国截至2014年底只有177堆年的运行经验,仅为日本的12%)。令人意外的是,在福岛核事故之前,以管理严格、技术先进著称的日本,竟然有多次核电站安全事故发生,甚至1991年2月在美滨核电厂险些酿成切尔诺贝利那样的大事故!

  数十年深耕于核电产业、“以核电为生”的三位专家为何要“颠覆”自己的饭碗?

  平井宪夫——“有许多参与核电设计的发表过很多评论,却没有像我这样实际参与建厂、在核电现场工作的人站出来讲话过。如果不知道工程现场情形的话,是无法得知核电真相的”。“我接受了一百次以上的体内辐射污染,最后得了癌症。我曾经畏惧即将到来的死亡,但我的母亲鼓励我,没有比死更可怕的事情。因此我决定在死前站出来,把我知道的真相全部公诸于世”(《福岛灾难预告》P52和P32)。

  菊地洋一——“我们可是费尽心血,集结我们最顶尖的智慧与能力盖出了这些核电厂呀!但现实是这些玩意到处是缺陷!我奉献青春而建立起来的日本新能源,现在我则拼命地想把它停下来。因为我知道,事情发生以后都已经太晚了”(《福岛灾难预告》P77)。

  小仓志郎——“我之所以豁出去以真名献身,是有感于自己终生致力的核电,居然成为加害民众的机器,还造成永远不能居住的土地,我原本写《在核电厂林立的国土上无法打自卫战争》就是为了破除某些人对于核电安全的幻想,也希望能废止核电,算是以核电为业的我的一种赎罪。福岛核一事故造成这么大的灾难,每天还在释放大量杀伤力很强的辐射线,我都已经69岁了,再不站出来讲,还要等到什么时候,都已经来不及了”(《福岛灾难预告》P145)。

  其实,早在1996年,平井宪夫就为核电站的安全隐患奔走呼号,“我想请求各位,每天一早起来,仔仔细细地端详自己的孩子或孙子的脸庞,再想想国家积极发展核电的政策到底有没有问题?特别是位于地震带的日本,不只核电厂事故,还必须提防大地震带来的影响。再这样下去,早晚会发生无可弥补的悲剧”;2004年震惊世界的超级地震——南亚大海啸发生后不久,即有一位东京大学教授在NHK指出“日本位居从阿留申群岛一直延伸到台湾的一个大型地震带,也可能发生这么大规模的地震”,然而却被认为是“危言耸听”;2007年小仓志郎发表《在核电厂林立的国土上无法打自卫战争》……尽管十几年来关于核电安全警告频频,但因种种原因未得到应有的重视,终于在2011年发生了“无可弥补”的福岛核灾难!难怪,日本国会福岛核事故独立调查委员会的最终调查结果判定:福岛核事故并非“天灾”而是“人祸”!

  作为世界核电强国和核电先行者的日本,其四、五十年实践中积累的经验和教训对我国乃至全世界都是宝贵的前车之鉴。因为,日本所遭遇的种种难题并不是某一企业、某一国家的特有问题,而是现阶段的科技水平下,人类在驾驭、控制核电上还有很多无奈和空白,正如小仓志郎所言“核电不是人类能搞的玩意,太多事无法控制”。核电建设是极为复杂而庞大的系统工程,从核燃料采掘、加工、运输、核电站选址、设计、建造、运行管理、废料处置和退役等各个环节,一着不慎,都会使核辐射和核污染冲出“潘多拉之盒”。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范颖洁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法国恐怖袭击 黄色电影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首都 北京 日元升值的原因 财新网 加勒比海领海争端 问题疫苗 万科 中考 工商银行 洪灾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