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万宝之争”告诉我们什么

2016年08月10日 14:14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悠悠万事,“规矩”为大。既然是“规矩”,就应一视同仁,而不对某一个投资人、董事、公司“网开一面”,作为“特例”来处理
宦国苍
博智资本和博华资本董事长;曾任汇丰银行投资银行亚太区主管,花旗银行集团投资银行亚太区联席主管,巴克莱银行投资银行大中华区主管, J.P.摩根亚太区高级经济学家,哥伦比亚大学助理教授,德意志银行投资银行固定收益分析师。哈佛大学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员,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哥伦比亚大学硕士,丹佛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硕士,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学习2年后出国(肆业)。担任过卡塔尔国际金融中心董事,美国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并且在普林斯顿大学国际问题中心,耶路撒冷希伯莱大学杜鲁门国际和平研究所等研究机构担任过访问学者。

  【财新网】(专栏作家 宦国苍)历时一年多的“万宝之争”尚未见分晓。但是,“热闹”与“门道”均相当吸引眼球。不管这部混杂了华尔街和好莱坞味道(不含贬义)的连续剧如何收场,下面也许是值得关注的几个问题:

  第一,这场较劲的性质是什么?说“资本与管理之争”者有之,谈“大小股东之争”者有之,定义为“恶意或敌意收购”者也有之,不一而足。从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万科的管理层通过理财计划,拥有6%多(另一种说法是超过10%)的股权。所以,说本身作为股东一部分的万科管理层与宝能系和其他一些新旧股东(对公司董事会和管理权)之争比较符合实际情况。在这种情况下,“恶意”就不是新股东针对原来就不存在的控股股东,也不见得是针对原有的所有股东,而是掌握6%或10%以上股权的管理层。需要说明的是,除非召开特别股东大会投票表决,双方(或各方)都无权声称(claim)自己代表其他股东(无所谓“大” “小”)的利益或意志。至少从目前已经披露的信息看,“恶意或敌意”(也不是贬义词)不是针对大多数股东,而是管理层的。

  第二,这类竞争或争夺是否会成为资本市场上的一种“新常态”?中国资本市场的历史不长。这样大规模和公开化的较劲和争夺是第一次,虽然小些的上市公司的争夺也出现过。但是,其他未上市公司股权和管理权的类似竞争时有发生,不足为怪。作为上市公司,万科经历的这种竞争或争夺应该不足为奇,因为在公司法与证券法架构之下的上市公司股权是向所有愿意并且有能力的投资者开放的,而任何上市公司的章程及其运作程序也应该和必须在这些法律和监管的框架之下制定和运作。任何一个企业(股东与管理层)在准备上市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自己未来要面对的这种“风险”,不是只图获得市场(无所谓是否“廉价”,一个相对的概念)资本,而不遵循资本市场的“基本规矩”。

  第三,什么是资本市场上的基本规矩呢?如上所述,就是公司法、证券法,以及证监会的其他相关规定(包括对诸如股票交易和信息披露的规定,如对“一致行动”或内幕交易的定义和规定,等等)。这些法律和监管条例也包括一个上市公司的所有股东,董事会(包括独立董事)和管理层(请注意这里的次序排列)的所有相关的行为方式。当然,在这些框架和规定之下,各个上市公司章程的一些具体规定也许会有所不同。但是,多数(指出席股东大会并且投票的)股东的半数或2/3对规定的提案投票表决,而董事会与管理层必须服从多数股东的意志和决定。这是公司治理规则和程序的根本,也应该是衡量万科和其他任何一个上市公司治理水平的最重要标准。既然是“规矩”,就是一视同仁,而不对某一个投资人、董事、公司(哪怕是天下“最好的”公司)“网开一面”,作为“特例”来处理。

  第四,“大”“小”股东的利益冲突?在此,也许说“少数股东”更加合适一些。在目前的证券法之下,上市公司应该一股一票,票票平等,同股同权,无所谓大、小股东。至少在目前,中国证监会没有设定拥有不同投票权(决定权)的股票机制。所有投资上市公司的股东和入市的股民都应该知道上市公司的风险也包括万科之类的对管理权的争夺。好在所有股东都可以用手或者用脚投票。“合”则留,不“合”则去。资本市场的运作即透明,又公平,有些像民主选举。不是吗?假定“大”股东与“小”股东利益不一致或者有冲突是需要论证的。此外,多小为“小”,多大才为“大”?51%的控股地位?如果是这样的话,“全面收购”(包括对“一致行动”的制约)的相关规定已经为小股东的市场退出(往往是溢价)提供了有效的退出机制。市场也的确是这样运作的。不言而喻,包括少数股东在内的所有股东的权利和利益的保障应该在现行法律和监管的框架之下或之内,而不应该在其之上或之外。以后修订法律或监管条例时则另作别论。令人欣慰的是,各监管部门没有被这部连续剧煽情的剧情和各种剧评左右,而是“凯撒归凯撒”,按照国家制定的法律和自己出台的监管条例冷静地调查和处理这场争夺。核心不是否定这类资本市场的行为,而是参与各方的合法与合规。

  第五,保护“小股东”的利益?这个题目比“万宝之争”更“宽”些。从过去几年中国资本市场的实践看,包括机构和公司投资者在内的中国股民的投资冲动与风险承受能力不成比例一直很困扰监管者。市场只能涨,不能跌。不然的话,一些股民和“舆论”就会“问责”监管部门“没有保护小股东利益”,将自己应该承担的投资风险转嫁到监管部门的肩上去,而且屡试不爽。如何提高资本市场参与者(投资者)的“成熟度”,即风险承受能力,一直是监管部门的主要任务之一。从控制大市风险的角度看,要点是防止“正常”投资行为之外对市场造成冲击的系统性风险的行为,以及“非法集资”“内幕交易”“老鼠仓”和“洗钱”等等的个别上市公司和基金管理人的违法、违规运作。至于在特殊的市场危机时刻,是否要通过货币和财政手段来“救市”则主要不是监管部门的责职。除此之外,风险自负应该是投资者基本行为准则。

  第六,关于宝能系的资金来源是监管部门和媒体的一个重要关注点。从监管的角度看,是否有保险保费违规操作和所谓“影子银行”之类的杠杆放大需要调查。这里需要说明的是,这些调查和监管应该是“常态”,即防患于未然,而不应该是突发事件之后“补牢”,虽然“补”比不“补”好。但是,在监管部门未出调查结论,而其他机构或个人未能掌握和出示证据之前,“莫须有”是不能拿来说事的,就像某些媒体提出万科管理层的某些“利益冲突”一样,虽然提出问题和“怀疑”无可非议。顺便说几句与“万宝之争”没有直接关系的话。监管部门未能“洞察一切”“防患于未然”并不是“中国特色”。在“无罪推论”的法律和监管原则下,欧美金融市场每隔几年都发生一次不同形式、规模,主要产品和风险的系统性危机。究其原因,两个现象特别引人注目:一是杠杆率(相对于经济发展)过高,虽然杠杆的内容和性质各有不同;二是每次危机涉及的,在特定杠杆之上被过于放大的主要金融产品不同。值得特别注意的是,每次危机开始时,监管部门都会“补牢”,即对造成本次危机的特定形式的杠杆和产品进行更加严格的监管,甚至通过相关法律或监管条例禁止。但是,华尔街的“聪明人”随后都能设计出一些绕过这些法律或监管原则的新产品来,只不过新产品为市场接受,并且其规模积累到最终形成“系统性危机”的水平需要一定的时间而已。这类不断变幻而永远不会终止的“猫鼠”博弈的复杂性也在不断地提高对监管部门的专业要求。

  第七,关于“万宝之争”连续剧见仁见智的评论很多。笔者的看法颇为简单:一切以公司法、证券法以及其他相关的法律和监管条例,再加上万科的公司章程为准绳。大框架确定之后,就是凭证据说话,而不是拿“莫须有”来说事。至于万科及其管理层对中国经济和房地产业的贡献之类的煽情说法是无法与法律、监管条例和公司章程的原则“叫板”的。再伟大的企业及其管理层都必须服从其股东或主要股东的意志,在既定的法律和监管原则下运作,包括以各种方式竞争及保护自己的权力和利益。实际上,资本市场的运作原则与民主选举颇为相似,只不过不是以合格的选民(即不包括其他无投票权的公民)为计量单位,而是以股票为计量单位:一股一票,少数服从多数(一定的提案需要参加投票的2/3多数的支持);董事会服从股东会的多数意志(包括治理结构和程序);管理层执行由董事会根据股东会多数意志制定的公司治理和战略;监管部门确保所有参与者(股东,董事会成员,管理层)都根据法律,监管条例和公司章程行事。人们只要将参与者假设成合格选民(当然也有放弃投票权的),民意代表机构(但是不“立法”机构,虽然在法律和监管框架下制定和执行公司章程),行政单位,以及政府立法和监管部门就是一个具备各基本要素的民主程序。如果我们的专家、学者们可以更多地从各种相关的“规矩”上考虑和分析“万宝之争”,更少地从包括管理层在内各参与者的“背景”、特点和动机来评判各种行为和说法的话,“万宝之争”则不仅是一个提高投资者成熟度的案例,而且也应该为立法和监管部门提供了一个很值得研究,并且也许需要调整相关法律和条例的案例。从一个更加广阔的角度看,建立、执行和完善资本市场的各种规矩也可以是实践一些民主原则的“初级阶段”。

  作者为博智资本和博华资本董事长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