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中国与影子融资

2017年02月15日 13:28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影子融资的发展反映出中国的消费者导向型产品和服务的整体繁荣
Mark Mobius

麦朴思(Mark Mobius),财新网“战胜市场”专栏作家。邓普顿新兴市场团队执行主席,有40多年的全球新兴市场投资经验。

于1987年加入邓普顿,为邓普顿新兴市场基金公司的主席。1999年,被世界银行和经济合作发展组织委任为全球企业管治论坛投资者责任工作组的联席主席。

曾荣获《彭博市场》杂志评选的“2011年最具影响力的50名人物”之一,African Investor评选的“2010年度非洲投资者指数系列奖项”等。拥有波士顿大学的学士和硕士学位,以及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及政治学博士学位。

  【财新网】(专栏作家 Mark Mobius)中国国家主席有史以来首次出席1月在达沃斯举办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习近平主席与世界各地的总统、首相、央行行长、高管及其他官员共同出席该享负盛名的活动,论坛今年的主题为“领导力:应势而为、勇于担当”。鉴于中国是舞台上的焦点,我认为可能适合讨论中国经济中通常被误解的一部分,即所谓的“影子融资”或“影子银行”,据说其对中国的经济增长率有巨大贡献。简而言之,影子融资指游离于正规银行系统之外但发挥类似作用的活动。影子银行可为公众提供更广泛的金融服务(即贷款),但因其所受监管不同,人们担忧它会对金融系统带来风险。影子融资的发展反映出中国的消费者导向型产品和服务的整体繁荣。总体而言,中国的消费行业是我们感兴趣的领域之一。

  有人认为,中国的影子融资是错误的银行改革,是银行为了提高甚至保住其利润率而规避监管的一个表现。有批评指出,这可能会导致银行坏账数目大幅增加。由于银行业被中国政府视为战略性产业,坏账大增将是一个大问题。

  影子银行与中国有关,但在全球许多国家都存在。这个词汇完全与“影子”无关,实际上它是相当透明的。而且影子银行并非真正的“银行”,因为它包含了所有类型的投资产品,包括共同基金和私募股权。因为银行通常处于交易的核心,例如为出售与其有业务往来的非银行机构之各种理财产品提供隐性担保,因此影子融资通常被称为“伪装的银行贷款”。它类似美国主要的大银行,它们通过与经纪联系的基金销售机构以售卖各种理财产品。

  中国的影子银行一直在发展。有估计显示,目前影子融资规模约为58万亿元(截至2015年),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80%。影子银行在2007年银行获准投资信托计划时萌芽,然后到2010年理财产品已变得受欢迎。2012年,证券、保险和共同基金公司也进入了该市场。

  对银行业的担忧是否有根据?

  人们对影子融资活动的忧虑跟与中国有关的其他担忧或错误观念相似,包括关于该国总债务远高于官方报告水平的忧虑。有人指出,影子融资活动使零售投资者要承担的风险未能得到充分披露,从而误导投资者。当然,人们对债务和金融系统的担忧并非中国独有。例如,意大利很多银行背负着不良贷款(坏账),而一些小型银行则面临着重组。新欧盟条例目前要求股票和债券持有人在政府实施援助之前先承担损失。目前意大利第三大银行的命运仍悬而未决。

  很多人认为,中国的影子融资在受监管的银行系统之外运作,但实施货币政策并监管中国大陆的金融机构的中国人民银行,以及证券监管者,都知悉并关注着这些活动。在中国,由于发展现代市场经济会出现各种利益冲突,同时还要维持经济可控,因此金融改革通常会滞后。这对中国很多经济领域而言都是一种挑战,不仅仅针对银行业。

  目前中国的银行是世界上最赚钱的银行之一,而且鉴于银行处于该国金融结构的核心地位,政府必然希望这种趋势能够维持。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影子融资,包括信托、共同基金和其他工具等各种类型的理财产品,就会发现事实正如部分批评所言,这些产品都是伪装的银行贷款,银行在当中承担最大的隐藏风险,但以保险公司、经纪商和信托公司作为中间商。因此,事实上银行是影子银行产品的中介。例如,一个理财产品可基于一篮子资产或一组贷款,包括高风险行业,如矿业、房地产乃至地方政府基建项目。这些资产的潜在问题在于它并非标准的信贷资产,不能在银行间或证券交易所交易,包括银行承兑汇票、信用证和应收账款。

  值得注意的是,G20金融稳定委员会《2015年全球影子银行监控报告》估计,中国的影子融资约占2014年国内生产总值的26%,远低于其他26个主要国家59%的平均水平。因此,可以说中国的非银行金融系统发展相较于其他主要国家落后。当然,影子融资的定义对中国来说可能有所不同,但无论如何,中国的影子融资看起来与标准的影子融资相差不大。

  也许,中国最引人注意和最主要的金融发展是信托的发展。银行已获准其理财产品投资于信托计划,而且这些信托为政府基建和房地产项目提供了资金。虽然信托投资者并未得到法律保障,但大家已默认银行实际上会为信托担保。另外,大部分信托公司不仅由银行持有,也由大型国企和地方政府持有,该事实进一步巩固了上述心照不宣的观点。这些信托已成为银行投资股票、上市资产(例如贷款)和货币市场的一个主要途径。因此,银行可通过信托为风险较高的行业(通常会受到监管机构的某些限制)提供资金。

  最后,我们认为,中国金融行业的风险实际上与全球其他地区存在的风险十分相似。毫无疑问,很多理财产品已获得极大的成功,而且为投资者带来极佳的回报。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市场往往会忽视风险,人们会更快速地涌向这些产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机构已就中国的企业债务风险及其快速增长发出警告。然而,尽管企业可能债台高筑,但政府和家庭部门的杠杆与某些发达国家相比依然很低。例如,去年中国家庭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率仅高于40%,而美国的同期数据则从2008年的约100%下降至约80%。

  鉴于非传统贷款工具大受公众青睐,中国政府看似不太可能会允许重大违约发生。需谨记,虽然中国经济日渐开放,但其依然受到控制。有人可能认为,政府担负着风险,并对此了如指掌。话虽如此,但影子融资跟完全由稳定存款提供资金的银行贷款系统相反;影子融资一般包含更加复杂的中介和资金结构,通常需要政府加大力度对其现状进行监控。如果该系统出现流动性问题,政府会更难以稳定融资环境,以阻止其发展为系统性危机。有迹象显示,监管部门正仔细地审查较为异常的金融产品销售和滥用情况。2016年年底,中国保监会针对寿险公司激进和不适当的市场行为宣布多项措施,保险公司在3个月内禁止申报新产品和销售万能保险产品。很多保险公司因销售高现金价值的万能产品而被警告,其他保险公司则因销售宣传带有误导性而被禁止进一步开展线上保险业务。

  中国的消费行业蒸蒸日上

  我并不是称赞全球其他地区的银行监管和银行行为记录。但无论投资哪个地方,最根本的是要进行严谨的调查。虽然新一年肯定要面临各种挑战,但我们仍对投资中国以及我们在该经济体的各个行业发现的众多机会感到乐观。预计中国的消费者导向型产品和服务将会继续繁荣发展,而金融服务的增长仅仅是其中之一。例如,我们因中国汽车保有量远低于发达市场而看好汽车市场。另外,该行业已发生无数的技术变革,更加注重效能、低排放和快速转向电动汽车。我们关注的另一个领域是娱乐。我们认为博彩业极具潜力,例如,澳门的赌场已吸引了很多中国游客。总体而言,中国和新兴市场的多功能影城和电影院以及其他类型的娱乐场所都在迅速发展。

  作者为邓普顿新兴市场团队执行主席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陈华懿子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