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缅甸之旅:发现一个新的前沿市场

2017年09月29日 11:57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虽然缅甸面临一些挑战,但我乐见未来的发展,并鼓励游客探索其各种文化魅力
Mark Mobius

麦朴思(Mark Mobius),财新网“战胜市场”专栏作家。邓普顿新兴市场团队执行主席,有40多年的全球新兴市场投资经验。

于1987年加入邓普顿,为邓普顿新兴市场基金公司的主席。1999年,被世界银行和经济合作发展组织委任为全球企业管治论坛投资者责任工作组的联席主席。

曾荣获《彭博市场》杂志评选的“2011年最具影响力的50名人物”之一,African Investor评选的“2010年度非洲投资者指数系列奖项”等。拥有波士顿大学的学士和硕士学位,以及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及政治学博士学位。

  【财新网】(专栏作家 Mark Mobius)缅甸是最新的前沿市场之一,我一直渴望对其有深入的了解。缅甸因军事独裁政权长期与世隔绝,过去几年才发生了变革。缅甸经历了50年的军事独裁统治后,现在是文官统治社会。成千上万的政治犯被释放,经济和法制改革启动,某些社会限制也被放宽。西方制裁的解除也推动国内生产总值和外国投资强劲增长。

  在今年夏天最近一次访问缅甸的旅途中,我决定从较偏远的古都城市曼德勒开始。曼德勒有一段不可思议的历史,我想了解一下最大城市仰光以外人们的生活。

  1890年,英国作家拉迪亚德·吉卜林(Rudyard Kipling)发表了一首可以说是令曼德勒出名的诗。这首诗表达了英国士兵对曼德勒的怀念之情。与当时英国的寒冷气候和社会限制相比,东南亚被认为是“异国情调”。

  曼德勒曾是当时人称“Burma(缅甸旧称)”时的首都,缅甸在1885年至1948年为英国保护国。吉卜林将缅甸描绘成一个美丽的地方——不仅国家美,人民也美。后来吉卜林的描述在流行文化中多次出现,包括弗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演唱的歌曲《通往曼德勒的路上》(On the Road to Mandalay)。

  吉卜林并不是唯一一个迷恋这个国家的西方人。缅甸及其子民的美丽也给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因小说《一九八四》(1984)而闻名。他还写了一本名为《缅甸岁月》(Burmese Days)的书,最早出版于1934年。

  世界上还有其他“曼德勒”(包括美国的一个赌场),人们用这个名字来描述一些充满异国情调又美丽的事物。

  如今曼德勒有100多万人口,但仍有繁华小镇的魅力。由巨大的城墙和护城河环绕的宫殿矗立在城市的中心,证明了其作为最后一座皇城的地位。曼德勒坐落于贯穿穿缅甸中部的伊洛瓦底江畔,距仰光约700公里,一直被称为缅甸的文化中心。

  然而,中国移民(主要来自云南省)的大量涌入对曼德勒的文化造成了影响。一位缅甸作家曾说过,曼德勒感觉像是“云南的一个未申报的殖民地”。目前,中国移民占该市人口约30%至40%。

  中国对缅甸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如今,缅甸在中国“一带一路”计划中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两国合资的项目包括管道、港口和工业园区(经济特区的一部分)。

  缅甸语仍然是曼德勒的主要语言,但普通话在该市的商业中心日益流行。英语则是第三语言。

  1857年,敏东王(King Mindon)在曼德勒山脚下建立了这座城市,作为新的王朝都城。在三次英缅战争,英国完全吞并缅甸之前,她一直是王朝都城。1885年,锡袍王(King Thibaw)和他的王后苏佩亚拉(Supayalat)被流放。我参观了这座令人印象深刻的宫殿,但里面没有多少东西,因为当年英国人将宝物带走了,现在陈列在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

  二战期间,日本人与英军作战,并对该市进行空袭。由此引发的大火烧毁了大半座城市。其后,日本从1942年到1945年期间占领了这座城市,他们将宫廷广场变为补给站。盟军的轰炸将它变成废墟。1948年,该国从英国人手中获得独立。

  现在看到的建筑都是20世纪90年代建造的复制品,但瞭望塔(我爬上去了)是幸存下来的。瞭望塔是一座相当漂亮的木楼。也许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宫殿里没有石头,而人们通常会将宫殿与石头联想在一起,里面的一切都是木头做的。此外,位于城市中心的宫廷广场超级大。这就像在另一个村子里,配备了士兵营房,还有商店。

  我还参观了在伊洛瓦底江另一边著名的巨大的敏贡宝塔和敏贡大钟。我和同事们在一家小店租了自行车,然后骑车去了伊洛瓦底江。在那里,我们找到由一对夫妇带着两个孩子经营的一条船,然后开始渡河。

  小船横渡河流然后顺流而下,用了大约半个小时。我们将自行车搬下来,骑车穿过满是尘土的街道,参观巨大的宝塔和敏贡大钟。据当地缅甸人说,大钟的重量有55,555“非斯(viss)”(一个当地的测量单位),大约为9万公斤。这个钟直径5米,高约4米。大钟被保护得很好,没有裂缝,我们可以站在里面,而人们在外边缘敲击,可以感受到钟声。

  然后我们爬了174级台阶(这是有含义的,但我们始终没有找到答案)上山,看到了宝塔。我们被许多年轻的小贩们包围着,他们试图向我们推销檀香扇、编织草帽和廉价玉珠。当我们到达山顶时,小伙们提出要帮助我们穿过被1839年地震破坏并造成很深裂缝的一个地区。这是相当危险的,但是在小伙们的帮助下,我们爬上山顶看到了整个景观。

  万能 (崭新)的美元

  从山上下来后,我们给了提供帮助的男孩们一些钱。在回到船上的路上,我们在一间新加坡人开的卖速溶咖啡的小木屋那里买咖啡。三杯咖啡和一些面包总共只需1.80美元。

  回程时,我们看到了证明资本主义在这个国家盛行的进一步证据。经营这条船的女士分类陈列着大量不同商品,向我们推销她最畅销的商品。最后我们作出让步,买了两条宽松的裤子、一件缅甸风格的棉衬衫、两条串珠项链、一条围巾和明信片。我们相处得很融洽,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乘船本身的价格看起来那么便宜!

  第二天,我们出发去了阿马拉布拉神庙,骑自行车用了大约两个小时。我们在路上的其中一个很少见的加油站停下,了解汽油的价格。经营加油站的先生说他卖的汽油相当于每公升0.80美元。他非常善良——让我们使用他的自行车打气筒,并给我们瓶装水,但拒绝收我们的钱。我们不知道寺庙的确切位置,他还画了一张地图给我们看。

  我们又到了河边,不得不搭船去佛寺。那里正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我们欣赏到了艳丽的服装和鲜花。一些年轻人热切地想要兑换货币,问我们是否有美元。然而,当我们拿出美元兑换缅元时,他们居然拒绝兑换,这让我们迷惑不解。他们说美元有皱褶,他们只能接受不皱的美元!我们发现这在缅甸并不罕见。在美国,商人们乐意接受折叠的、皱巴巴的、染上墨迹的、甚至是撕破的钞票,而在缅甸只接受崭新的、无皱的美元。我发誓下次一定要带个蒸汽熨斗来!

  骑车返回酒店时,我注意到了许多手机和手机服务提供商的广告。手机在世界各地已变得随处可见,甚至在偏远地区也是如此。我看到外国公司和本地公司的广告。当我们在一个农场中间的路边停下来向一群青少年问路时,其中一人拿出他的智能手机购买谷歌地图,然后告诉我们方向。

  回到酒店时,我们看到一家欧洲豪华汽车制造商正在举办展览和研讨会。许多新款车型都在展出,其中一款售价33万美元。很明显,在这个国家只有极少数人能负担得起,但事实上该展览很有趣,这是在品牌建设,或许还有一些潜在的销售利益。

  曼德勒被认为是缅甸佛教的文化和宗教中心,第二天我们决定去参观一些主要的佛教景点——那里有很多。这座城市拥有数百座塔和许多寺院。

  曼德勒山脚下坐落着库克多佛塔,塔中刻有被公认为世界最大经书的“佛教圣经”,里面有700多块石头,上面刻着整个佛教的经书。我们爬了曼德勒山,那里需要攀爬更长时间,但随后乘上了满是游客的便捷自动扶梯和电梯,到达了Sutaungpyei (如意)宝塔的顶部平台。

  我们看到了震撼人心的曼德勒市全景和远处的平原。落日为我们此次参观这座历史名城之旅画上美妙的句号。

  虽然缅甸面临一些挑战,但我乐见未来的发展,并鼓励游客探索其各种文化魅力。

  作者为邓普顿新兴市场团队执行主席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刘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