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持久战新论》有感

2017年04月01日 18:03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体制可改革性,甚至比改革本身更重要,体制可改革性,既不是体制可调整性,也不是体制多变性,而是具有实质性的、能促进经济发展的结构性改革的能力,是体制革新的力量远大于体制僵化的力量
伍戈
伍戈,经济学博士,研究员。现任华融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曾长期供职于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部门,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担任经济学家。伍戈是刘诗白经济学奖获得者,曾获中国金融学会全国优秀论文一等奖、中国金融图书“金羊奖”等学术奖励。

  【财新网】(专栏作家 伍戈)近日拜读了赵昌文教授和朱鸿鸣博士的最新大作《持久战新论——新常态下的中国增长战略》。该书借鉴毛泽东《论持久战》的话语体系,论述如何看待并处理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以及如何看待中国五到十年经济前景的问题。在当下中国已处于中高等收入发展阶段,既面临前所未有的向高收入国家行列跃进的机遇,也面临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威胁,在这种情况下,该书的出版,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该书视角独特,令人耳目一新。细读之后,颇多感受,故撰写此文,向读者推荐此书,并与读者分享我的点滴体会。

  在该书中,赵教授和朱博士构建了一个全新的理论框架,从后发优势、体制可改革性和政治-经济生态等方面,来分析经济增长的绩效。从中国拥有的三个优势,较强后发优势、较强体制可改革性和大国优势出发,反驳了崩溃论和反转论。基于这个框架,该书提出,战略上应该主要解决三个问题,一是要实现从短期严峻向长期向好转化的战略战术,二是要优化政治-经济生态,特别是经济生态,三是要进一步增强体制可改革性,并推动改革。可以看出,该书提出的理论框架不仅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还具有实践的指导意义。

  该书认为,后发优势的强弱取决于技术与产业相对差距的大小。某一经济体,若与同期处于技术产业前沿的经济体相比,其技术产业差距越大,后发优势就越强,反之亦然。同时该书认为,中国人均GDP达到11000国际元时,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已经出现下滑,但中国人均GDP与美国人均GDP差距更大,2015年中国人均GDP,仅为同期美国的32%,综合这两个因素,中国未来经济增速虽然难以达到二十年8%左右的增速,但增速回落幅度也应低于这些经济体,达到11000国际元时的回落幅度。笔者大体上认同这个观点。根据笔者的观察,中国虽然经济在放缓,但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仍然具有较强的比较优势。观察一是,虽然受到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劳动力成本上升和人民币汇率升值等因素的影响,但是中国的出口竞争力依然保持较强的韧性。产业升级使得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逐步让位于高附加值产品出口,加工贸易也逐渐被一般贸易出口超越。传统出口行业的竞争优势虽然不断削弱,但新竞争力正在形成。当前中国出口增速的下降与国际需求的低迷以及全球经济的再平衡有着较大关联。二是,中国出口的规模经济优势短期难以撼动。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国已经成为"世界工厂"并形成巨大的规模优势。诸多产业的制造加工等环节,在我国都已形成了相当完善的上下游及相关配套系统。生产许多产品,都能够在很近的距离内,很短的时间内,很方便的找到配套设施和资源的提供企业。短期来看,"可靠性和速度比价格更重要"这个优势,其他发展中国家或难以替代。

  该书提出,体制可改革性,甚至比改革本身更重要,体制可改革性,既不是体制可调整性,也不是体制多变性,而是具有实质性的、能促进经济发展的结构性改革的能力,是体制革新的力量远大于体制僵化的力量。我非常赞同这个观点,全球有很多国家发展中国家,在通向发达国家的道路上,仅有几个国家成功地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体制的可改革性。在经济发展,尤其是经济结构调整、产业升级的过程中,各种基础设施的完善,以及金融法制等软设施的改善,都离不开政府的支持和大力推进,如果缺乏体制可改革性,那么比较优势就难以发挥。中国在这方面,即使同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也是当今最具可改革性的国家。中国当前进行的国企改革、户籍改革、金融改革以及土地制度改革等等,都在稳步推进,并将为中国经济进一步提升释放更大的能量。比如国企改革,根据笔者的研究,1998年以来,国企改革已取得较大的进展。国企单位个数、资产规模和吸收就业的比例均比1998年下降70%左右,在大多数行业,国有企业是选择退出的,民企占比显著上升。当然,尽管如此,笔者认为国有企业退出的力度还远远不够,目前在全国41个大类工业行业中,国企仍覆盖40个。基于现阶段经营和债务压力,新一轮改革应加快其退出低效益行业的步伐。只有如此,中上游产能去化才会更彻底,整个经济才有望实现更加可持续的增长。反观西方世界,体制可改革性则几乎丧失,包括美国和欧洲,几十年来几乎没有什么给人印象深刻的改革,反而陷入福利社会的泥潭,债务缠身,民粹主义崛起。

  在解决了怎么看的问题之后,该书还从实践层面解决怎么办的战略战术问题。提出,坚持增速阶段论,以短期换长期;打好歼灭战,彻底治理经济污染;推动创新导向型改革,建立创新导向型的报酬结构,增强企业纵向流动性,发展亲市场的国有经济,从而释放企业家的创新活力;塑造有效政府,依靠有为干部。同时,作者的视野宽广,并不局限于国内,提出要在全球视野下坚持持久战。提出了利用全球化的力量发挥比较优势并维持体制可改革性;妥善处理大国关系,避免受到“修昔底德陷阱”阴影的影响;推动中国的“再制造业化”,实现“高也成,低也就”;全球包容性发展,并以此实现中国经济的高效、健康和可持续的增长,等主张。从这方面来看,《持久战新论》一书,在坚持《论持久战》的唯物辩证法和历史唯物论的基础上,不仅系统地论证了未来五到十年中国增长的发展规律,阐明了持久战的总战略,更重要的是指出了在经济工作实践中——应该如何辩证地分析问题,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制定切实可行的战术。这是一般经济学术著作所不具备的。

  赵昌文教授和朱鸿鸣博士的著作虽然是在讨论中国增长问题,但他们所提出的战略战术,对所有后发国家都有借鉴意义:清醒地认识本国现状,认识自身的优势和劣势,从比较优势出发,充分利用后发优势,赶超发达国家最终实现与发达国家共赢。经济的发展从来不是一帆风顺,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西方发达国家经济能够达到当前的水平,也是历经数百年才实现。经济规律和实践都要求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衷心祝愿赵教授和朱博士今后有更多更好的研究成果面世!

  作者为华融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附:伍戈私房课:货币政策内部观察:新动向新趋势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