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雄安房地产新模式:美丽新世界?

2017年04月06日 16:10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到目前为止,中国国内似乎很难找到成功的公租房范本。很多地方政府都对公租房十分热衷,但真正形成气候的,似乎不多;对于雄安来说,有一颗探索新型房地产市场机制的雄心,固然值得鼓励,但其可行性却也仍然需要进一步探讨
房地产市场制度不仅关系到很多现存的社会和经济制度,也需要长久的制度设想。对于雄安来说,有一颗探索新型房地产市场机制的雄心,固然值得鼓励,但其可行性却也仍然需要进一步的探讨。李胜利/东方IC
周浩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负责北亚地区宏观和市场研究。目前常驻新加坡,此前若干年在上海工作生活。

  【财新网】(专栏作家 周浩)雄安新区的新型房地产开发模式,让我们有了一个观察雄安的新角度。根据有关专家的解读,原来雄安将不仅承担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的任务,雄安还将实施一套新型的房屋制度——在这个制度下,年轻人如果买不起房子,不要紧,政府有大量的公租房,年轻人可以住在相对廉价的房屋里,大胆地进行创业。

  这样的一套公租房制度,在权威专家看来,接近于新加坡的公屋制度,也许是怕极了各路房地产炒家,雄安新区希望创造一个更为廉价的房地产市场,来为就业和创业创造更为便利的环境。这样的设想听上去很美好,但实现起来却难度不小。

  我们可以先简要回顾一下新加坡的公屋制度。这一制度的实施,几乎是“居者有其屋”理想的现实体现,到目前为止,大约有80%的新加坡居民生活在公屋之中,公屋有良好的设施、宽敞的环境、便利的交通,同时也是很多新加坡居民的“跳板”——在拥有自己更好的、高端的私宅之前,住在公屋里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新加坡的公屋制度最早可以追溯到1920年其作为英国殖民地时期,当时英国殖民政府就已经成立了新加坡改善信托基金(Singapore Improvement Trust,简称SIT),这一基金最早为新加坡做一些道路的建设和修缮,逐步开始为一些低收入居民建造廉价的房屋。

  SIT在1960年被新加坡建屋发展局(Housing & Development Board) 所取代,这才是目前新加坡公屋制度起飞的开始。公屋制度的发展有两个不可忽视的条件:首先,新加坡建国时,由于是一个新的国家,政府希望提高国民的凝聚力,因此政府希望通过“居者有其屋”的制度来安抚民心;第二,新加坡地处热带,卫生的居住环境对于国民的生命安全十分重要——对于当年的新加坡来说,劳动人口是异常珍贵的,而每年仍有大量的人口被疟疾夺走生命。

  所以,新加坡建立公屋制度的决心可见一斑,而在多年的发展后,公屋制度也历经修改,同时也有公开透明的交易体系。比如说,任何一宗公屋交易都可以在公开系统中查询到,几乎没有人篡改价格、虚假交易,也几乎没有人敢伪造材料申请公屋。希望购买公屋的年轻人,现在就可以查询到数年以后的开发计划,并可以进入排队系统,等待数年以后的交房。当然,公屋制度与家庭紧密相连,只有结婚的夫妇才可以申请新的公屋,家庭人口数量与公屋的大小也紧密相关。

  这样的一套制度,有着其深刻的历史、社会以及经济原因,这也成为其难以被复制的根本原因,与此同时,政府会为公屋的购买者提供相应的补贴,而这些补贴也与新加坡的公积金制度紧密相关,毫不夸张地说,公屋制度是新加坡整体制度的一个缩影。

  如果将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我们可能会有些沮丧地发现,希望在雄安新区复制一套新加坡的公屋制度,几乎是空中楼阁,即使政策可以被完美构架,但其执行也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我们可能仍旧需要从国内的公租房体系中找到一些端倪。

  坦白说,到目前为止,中国国内似乎很难找到成功的公租房范本,过去数年,很多地方政府都对公租房十分热衷,但真正形成气候的,似乎不多。个中原因很复杂,但对于依赖土地财政的地方政府来说,将大量的土地用于公租房建设,经济账似乎也算不过来。

  事实上,上海则有一个相对独特的项目,名为陆家嘴人才公寓,在上海的金融机构工作的年轻人,通过一定手续,就可以以相对廉价的租金住在属于自己的小天地中。我也问过很多住在这里的年轻人,他们都说这里的价格很合理,位置不错,交通也很方便。只是这样深受大家欢迎的项目,似乎并没有被广泛铺开。

  因此,通过简单的比较可以发现,房地产市场制度不仅关系到很多现存的社会和经济制度,也需要长久的制度设想。对于雄安来说,有一颗探索新型房地产市场机制的雄心,固然值得鼓励,但其可行性却也仍然需要进一步的探讨。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陈华懿子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