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对学术造假不能再护短

2017年04月25日 10:24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对于学术造假者,该举起板子的时候就要举起板子,不能没有原则地“护短”,过度骄纵,不是保护,而是纵容!
斯普林格再次大规模取消了来自中国的107篇论文,名校、名医院、名医成为重灾区。取消的原因都是一个,涉嫌同行评议作假!视觉中国

  【财新网】(专栏作家 陈志文)斯普林格再次大规模取消了来自中国的107篇论文,名校、名医院、名医成为重灾区。取消的原因都是一个,涉嫌同行评议作假!上次是2015年。斯普林格这次也说的很清楚,是上次发现一些舞弊后,再次人工核查,又查出这么多。

  什么叫同行评议作假?国际学术论文的出版管理有一个基本的审稿制度,就是同行评议。即让同行专家评价你的论文是否有价值,如何进一步修改等等。同行审稿人制度被公认为最科学的评价制度,也是国际学术界一个通行的做法。因为隔行如隔山,尤其是一些新的、微观的领域,一些学术杂志并没有足够的专家库来完成同行评议,因此并不完全依赖自身完成同行评议,而是作者提供同行专家名单,供选择使用,以帮助完善评价。被撤销的107篇文章,就是在这个环节上做了假,提供了假的联系方式(邮箱),甚至是子虚乌有的专家,目的就是自己评价自己,最后实现发表论文的目的。

  学术诚信是学者最基本的要求,为什么这么多著名学校与医院的学者或医生会铤而走险?道理极其简单,可以获利,甚至是巨大的利益,而且成本很低!比如正高、副高的职称,有些人甚至还想过把教授的瘾,甚至更高荣誉。

  有人批评说,大规模医生论文造假,实际上是因为不恰当地用论文评价医生造成的。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医生忙于治病救人,一台手术几个小时,高强度的劳动,真的很难有更多时间做科研,但如果想更进一步,就需要论文,于是就铤而走险。

  改变评价医生的尺子,可能会降低医生论文作假的数量,但恐怕无法根本杜绝,更不可能改变更大范围的学者论文作假。

  早在2009年,《晶体学报》就发文宣布撤销来自井冈山大学两位教师为主的70篇文章,涉及该校以及中国一些高校很多教师,原因是晶体结构数据造假。根据近年国际学术论文不断的撤稿声明就可以发现,中国学者花样百出的论文作假,已经遍布各个领域,生化、医学等基础学科是论文高发领域,因此成为重灾区。

  其实论文作假,在国内早已完全产业化,大行其道,不仅限于学者。打开百度,输入论文两个字,铺天盖地都是代写代发论文的广告,中文核心期刊、SCI,不一而足。论文两个字已经成为百度最紧俏的热销关键词。同样,“论文查重”四个字也成为淘宝发布的2016年淘宝教育热搜的关键词。为什么要查重?怕抄袭被发现,找个软件自己先检查一下。

  有人说,论文舞弊频繁,是以论文评价人导致的,这句话根本经不起推敲。国外就不这样评价吗?

  论文舞弊走出国门,覆盖面更大的不是学者,而是留学生。日前,在澳洲的悉尼大学,卫生间里贴满了代写论文的中文小广告,引起学生之间的攻击与争论,掀起轩然大波。澳洲政府近年已经多次抓获了代写论文、代为考试的留学生犯罪团伙。根据美国一个机构的调查,中国的在美留学生,舞弊已经成为被退学的主要原因,上升势头明显。

  论文舞弊作假,几乎不分人群,也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绝不是因为以论文评价人这么简单,有着更为深刻的社会文化特点。表面看是诚信问题,但再进一步,就会发现,背后反映的是这样一种思路:只要论文能带来价值,就会不择手段。

  即便不用论文评价,改变一把评价的尺子,谁能保证这把尺子不会被作假?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会用论文数量去评价医生,评价教授学者?道理很简单,这种量化评价舞弊难度比较大,可以最大程度确保公平,一如用分数评价学生一样,不科学,却可以保证最大的公平。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学者在这方面也穷尽一切手段作假、作弊,如同高考舞弊获取高分。

  舞弊既然已经成了文化中的顽疾,直面解决就是。解决诚信问题当然是根本,逐步改变功利文化传统也是根本,但这需要很长的过程,甚至是上百年的时间。目前,最有效的,还是需要严惩,让舞弊成本大到不敢尝试,不敢犯险,让舞弊者因此丢掉一切,职称、职位、待遇等等,甚至是法律的惩处。此次107篇论文撤销,正好给了我们相关部门一次严惩的好机会,以警示更多的人。

  但可惜的是,中国科协的介入,让此事彻底变了味道。

  事件发生后,中国科协领导约见了斯普林格驻中国总经理,中国科协领导除承认作者等责任外,还“指责”斯普林格出版方:2015年撤稿事件发生后,没有采取积极有效措施防止类似事件发生,出版集团和期刊编辑存在内控机制不完善,审核把关不严格等问题,理应对此承担责任。

  中国科协这一说法不足显而易见。西方学术杂志的同行评议审稿人制度,审核流程是基于个人诚信与自律为基础的治理办法,如同美国大学录取制度搞综合评价多元录取一样,自己提交资料。前提是不怀疑你会作假,因为作假的后果严重到无法承担。按科协的说法,难不成让国外学术杂志改变其上百年的学术审核流程规则,对中国学者单列一套“有罪推论”审核机制,你就不怕说对中国人搞歧视?

  对此说法做法,舆论哗然,有人评论说,这就像学生作弊被抓抱怨说监考不严给了我机会一样。中国科协的这一说法,典型地反映了社会各界,无论在意识还是理念上,对舞弊问题缺少大是大非观念,总会强调一些场外因素,甚至给舞弊找理由。正是这种可怕的社会意识作祟,导致我们在舞弊发生后,没能给予最严厉的惩处。

  能理解中国科协保护中国学者与中国科研的初衷,但希望中国科协是最后一次说这样的话,该举起板子的时候就要举起板子,而不是没有原则地护短,过度骄纵,不是保护,而是纵容!

  作者为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杜春艳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