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从城市多样性看三里屯拆违

2017年04月26日 13:40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城市是一个生态系统,既需要高大上的太古里,也需要下里巴人般的脏街。因为脏街是三里屯多样性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2017年4月24日,北京三里屯后街(俗称“脏街”)的“开墙打洞”整治正式动工。住宅改商用的店铺加盖部分被依法拆除。 图/财新实习记者 马敏慧
唐黎明
唐黎明,和君云水泉资产管理公司合伙人。曾任安邦咨询合伙人,中国社科院博士,擅长城市战略、产业规划和公共政策研究。十余年房地产企业、规划设计院、区域规划与城市战略等多重研究经历,对中国的土地经济、城市发展模式有深度研究。主持过近百个城市战略、产业规划与公共政策研究项目。城市研究学者,多家知名财经媒体专栏作家,多家地方政府政策咨询顾问,热衷田野调查。

  【财新网】(专栏作家 唐黎明)近日,三里屯脏街开始拆违整治,引发“站队”讨论,拍手叫好的有之,奔走反对者也有之。

  曾在三里屯工作三年,每天上班下班来来回回,见证晨光中的行色匆匆,午间的繁华热闹,以及夜幕下的活力奔放。我喜欢三里屯,这是一个充满多样性的街区。在三里屯,你可以看到不通肤色的人说着不同的语言匆匆走过,白领为了生活在写字楼里埋头苦干,买醉的过客在酒吧里夜夜笙歌,酒吧街与商务楼相安无事,分别占领着三里屯的白天和黑夜。最惬意的是黄昏临近,每隔三五步,就可以听到不同风格的流浪歌手弹着吉他歌唱,也可以看到各色网红在街角路口视频直播。在这里,仿佛每个人都是平等而自由的,你会与明星、乞丐、非主流、时尚人士等各色人群擦肩而过。太古里种类繁多的奢侈品,与雅秀批发市场比邻而居,吸引着迥然不同的客户群体。多元的文化、不同种族的人群,丰富的城市功能,让三里屯成为北京最具多样性的城市街区之一。

  脏街,官方地名叫北三里屯南街,也被外国人称为back street,街道两边塞满了超过50家店铺,以及售卖烟、烧烤和麻辣烫的流动摊贩。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规划有序高端大气的太古里。太古里的前身是三里屯village,太古地产投入53亿元,把三里屯从一条酒吧街转变为“一个耀眼的潮流聚集地,吸引着中外最潮、最时髦、最具创造性的人士的光临”。太古里和脏街齐头并进,吸引了大量的客流。

  在很多城市管理者的眼里,脏街确实与国际时尚相差甚远。太古里作为高端商业综合体,可以写在五年规划的政绩里,而乱糟糟的脏街,就只能是被整治的对象。据太古里相关负责人透露,他们将邀请来自英国的著名设计团队对太古里周边进行整体设计,全面打造国际时尚文化街区,根据规划,“未来将以工体娱乐圈、地区时尚消费圈为带动,整合地区文化资源,提升酒吧文化,增强区域国际影响力。打造1至2个与地区国际时尚街区相对称,独具三里屯特色,在北京、朝阳叫得响的精品文化品牌。”

  在北京疏解产业和人口的大背景下,这样的管理思维看上去无可厚非。

  然而,在拆除脏街的同时,很多管理者忘记了,城市是一个生态系统,既需要高大上的太古里,也需要下里巴人般的脏街。因为脏街是三里屯多样性密不可分的一部分,失去了脏街,三里屯的面目也模糊不清,和其他城市可复制的商业街区并无太大差别。

  三里屯清理脏街,回龙观封堵“开墙打洞”……这只是北京疏解人口和功能的一个开始,接着会是簋街、东四……背街小巷一个都不会少。根据最新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到2020年,北京的人口要控制在2300万以内,城乡建设用地规模2020年要控制在2860平方公里,2030年控制在2760平方公里,要实现土地指标和人口数量的双双递减,人口疏解的任务层层下达,分解到每个区县、乡镇和街道。因此,在北京每个区的十三五规划里,几乎都制定了明确的人口疏解目标。

  要让所谓的低端人口自愿离开北京,去寻求新的淘金地,显然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和耐心,时不我待,任务不等人,通过拆违打非,“以业控人”、“以房控人”,才能短平快的完成人口疏解任务。然而,这些城市空间的形成,非一日之寒,它们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居民的需求,使得这些违章小店有了市场空间,某种程度上也在弥补欠缺的城市功能,拆违不过是把这些市场需求往更远处驱赶。就像唐家岭一样,被拆除了以后,蚁族们只是四散而去,向更远处的马连洼、史各庄等地寻找居住空间。

  与南方的城市相比,北京是一个庞大而乏味的城市。十多年前刚到北京时,惊诧于北京对城市空间的浪费,道路大而无当,路旁很少有底商,到处是围墙栏杆,冰冷地宣示着这片土地不可侵犯的主权。有意思的是,笔者带领团队在为北京城市副中心做规划时,为了重塑城市多样性,与当地官员反复讨论如何让菜市场、公园、街区具有更多的多样化功能,而在另一侧的繁华市区,却在大肆破坏着本就稀缺的多样性。

  北京在疏解人口和功能以及拆除的同时,能否有更积极的举措,弥补欠缺的城市功能。因为,拆除现有的城市空间,也在拆除根植于空间上的社会关系、商业业态,以及城市的多样性。

  正如雅各布斯所说,“单调是街道最大的敌人”,当每一个城市区块都可以模块化的复制粘贴到别处,每个城市都面目相似缺乏个性,这个世界是何等的乏味而无趣。

  作者为和君云水泉资产管理公司合伙人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