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金融与国家安全”的核心是利益

2017年04月28日 10:53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国家利益是最现实的普世价值,没有哪个国家是“活雷锋”,以国际贸易、资金流动为代表的一切国际社会交往都是以追求本国利益为根本动机的
程实
程实,工银国际研究部主管,首席经济学家。2007年毕业于复旦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研究领域为全球宏观、中国宏观和金融市场。主要学术兼职包括: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和安徽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财经媒体的专栏作家,《国际金融研究》、《金融论坛》等核心学术期刊匿名审稿专家。

  【财新网】(专栏作家 程实)“国家金融安全”正在刷屏,重读《金融与国家安全》恰逢其时。

  2017年4月25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就维护国家金融安全进行第四十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六项任务,强调维护金融安全是治国理政的一件大事。一时间,“国家金融安全”成为一个网络热词、经济热词和政策热词。如何解读这个热词?“风物长宜放眼量”,与其费心揣摩它可能带来的短期变化,不若深入思考它所蕴含的长期意义。值得注意的是,“国家金融安全”中包含了金融、国家和安全三个关键词,这意味着,从国家层面看金融安全、从金融层面看国家安全,都是应有之义。2015年10月,我们(张红力、周月秋、程实和万喆等)在金融出版社出版了《金融与国家安全》,就是想从这两个维度来探讨中国面临的现实问题和解决路径。这本书,并没有沉溺于金融安全本身,而是把金融视作一种工具,探讨如何运用这个工具来解决金融和非金融领域的安全问题,这个学术上的突破也获得了2016年“金羊奖”的认可。

  事实上,回想2014年底开始的整整一年的写作过程,实现金融、国家和安全三个关键词的有序连接是一个艰难的尝试,关键在于,研究边界越是拓展,把握逻辑的难度就越大。所以,对于《金融与国家安全》这样一本旨在以大格局着眼大问题的学术专著而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做到纲举目张。如何用一条主线将金融与核心价值、军事国防、政治社会、经济金融、科学技术和生态资源串联起来,是我们在写作中面临的首要问题。

  在与学界和业界深入讨论之后,《金融与国家安全》开篇就直入主题,将主线核心定位为利益,并围绕着这条主线,逐步展开对每个问题的分层解剖。这本书第一句话就是:国家利益是国际社会最现实的普世价值。这句话说得很直白,但直击核心,“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无论历史、文化和习俗有多大差异,各个国家追求国家利益最大化的本能是一致的,而金融天然就是调节利益的利器,所以,利用金融手段实现国家安全就具有了理论和现实上的合理性和可行性。

  实际上,一直以来,国际国内对于普世价值的争论很激烈,但对于我们这些在境内外从事金融实务的人来说,哲学上的讨论似乎给人一种有点虚的感觉,我们倒是希望通过《金融与国家安全》,从市场的角度,给出一种对普世价值简单、实际的解释。国家利益是最现实的普世价值,有一种大道至简的气质,而从这句话衍生出去,我们能得到以下推论:

  首先,安全是偶然,危险是常态。普世价值之所有有价值,是因为它并不会自发实现。国家利益也是这样,利益是稀缺的,所以不去争取,利益就会被努力争取的人所占据。利益最大化是一个动态过程,而不是一个静止状态,大部分时候,我们都处在筹谋和争取利益最大化的过程之中。换句话说,以利益为核心的安全是偶然的,不安全是惯常的。事实上,这也恰是人类历史不断演化的真实写照:战争时期,人类直接在战场上为利益拼个你死我活;和平时期,人类则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为利益明争暗斗。所以,任何时候,都不能轻视风险,更不能自认为安全,时刻要对各种类型的危险保有警惕之心。事实上,在没有世界大战的当今时代,很多缺乏忧患意识的国家都付出了利益受损的代价,例如20世纪90年代初的苏联、1997年危机中的部分亚洲国家和2010年债务危机中的南欧等。对于中国而言,不仅周边地缘政治形势不容乐观,而且中国经济在三期叠加下的周期性风险也不容小视,只有保持忧患意识,贯彻底线思维,果敢积极作为,谋求发展转型,才能最大限度地保障国家利益。

  其次,国家是树根,个人是枝叶。安全是一个难以量化的概念,而一旦把其核心定位为利益,就具有了比较和排序的可能,而一旦排序可行,就可以引导价值观向着国家总体安全的方向不断改进。事实上,整体利益和个体利益的冲突是广泛存在的,经济学中就有“共有地悲剧”和“囚徒困境”的经典案例,个体理性往往导致集体非理性。而在安全问题上,个体和整体一旦发生冲突,也往往会出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哲保身“但求无过”的倾向,最终受损的是国家利益。解决这个问题,就是要正确处理国家利益和个体利益的关系,《金融与国家安全》通过理论和现实两个维度的研究,得出一个简明的拇指法则:统筹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是基调,特殊时期,如有冲突,国家利益为先,个人利益为后,最终实现两种利益的协同增进。国家安全是树根,个人利益是枝叶,树根强壮才能滋养枝叶,树根生长的最终目的也是为了实现枝繁叶茂。对于积极发展市场经济的中国而言,这种价值观的形成和引导格外重要,唯有国家观念牢牢树立起来,人民幸福才具有稳固根基。

  再次,共赢是愿景,博弈是现实。国家利益是最现实的普世价值,没有哪个国家是“活雷锋”,以国际贸易、资金流动为代表的一切国际社会交往都是以追求本国利益为根本动机的。这就意味着,共赢是一种理想的愿景,它不可能无条件地自发实现,而是需要通过博弈达到均衡后才能慢慢趋近。事实上,这也是国际社会冰冷的现实,危机爆发后,有利于资源全球有效配置的共识并没有得到一致性的有力推进,全球化发展放缓,贸易保护主义、竞争性贬值等一系列以邻为壑的行为层出不穷。如此背景下,中国应该以更加切实、积极的态度参与国际博弈,不能对共赢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而应该在做好自我保护的同时,以大国姿态积极推进国际合作的深度展开,改善博弈环境,争取更大程度、更大范围的相互理解和有效合作,在保障自身利益不做无谓牺牲的同时尽力谋求合作利益的长期增进。

  最后,梦想是方向,行动是车轮。国家利益不会凭空增长,国家安全不会自然保障,国家崛起不会随意实现。和利益相关的一切梦想,无论是美国梦还是“中国梦”,都是一个值得努力的方向,梦想的实现需要的是脚踏实地的努力和迎难而上的勇气。对于中国而言,习近平总书记不仅提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还提出了“腾笼换鸟、凤凰涅槃”的圆梦战略。腾笼换鸟就是要积极推进结构调整和方式转变,向深化改革要红利,向创新创业要动力;凤凰涅槃就是要以不破不立的决心和披荆斩棘的雄心推进腾笼换鸟的进程。《金融与国家安全》在自序里说:“我们真心期望,本书的出版,能够让更多金融人达成这样一种共识:我们不做金融改革激进派,要做金融改革促进派;我们不做金融引领空想家,要做金融引领实干家。”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对此我们满怀信心。

  总之,在《金融与国家安全》里,我们试图用简练、务实和直接的方式,探讨金融维护国家利益的种种可能。这种探讨不是太多,而是太少,我们写作这本书,本意也是抛砖引玉,希望有更多有识之士能沿着这个方向,对中国国家总体安全问题展开务实思考,提出可行建议。在习总书记强调“国家金融安全”重要性的当下,重读《金融与国家安全》也让我们自己有了新的感悟,“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希望每个读者都能从这本书中收获正气、勇气和智慧。

  作者为工银国际研究部主管、首席经济学家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陈华懿子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