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一带一路”电力合作潜力巨大

2017年07月21日 16:47 来源于 财新网
煤电领域合作成果丰硕,潜在风险不容忽视,可再生能源是电力合作的优先领域,电网合作是重要载体和驱动力
袁家海
袁家海,华北电力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2006年获管理学博士学位,2011-2012年在美国密歇根大学(安娜堡)访问交流。长期从事电力经济、电力低碳转型等问题研究。在国内外期刊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出版专著2部。2014年来主笔了多份有影响力的政策研究报告。

  【财新网】(专栏作家 袁家海 特约作者 赵长红)电能作为最便捷与高效的能源形式,在通信、基础设施、居民生活等诸多领域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要素。

  电力合作推动带路国家经济社会发展

  “一带一路”集中了全球GDP增长最快的新兴经济体,电力需求增长迅速,据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006年沿线各国电力需求约为94680亿kWh,2015年达到142846亿kWh,十年间增幅达51%(如图1)。分地区来看,东亚、东南亚、南亚、西亚北非和南美的电力需求年均增速分别是4.5%、5.0%、5.5%、4.8%和3.3%,其中年均增速较快的国家有中国(7.3%)、越南(11%)、印度(5.9%)、孟加拉国(7.4%)、沙特(6.1%)、阿联酋(6.4%)、卡塔尔(10.3%)和土库曼斯坦(4.7%),中东欧国家的电力需求增长缓慢,捷克、匈牙利等国家甚至出现降低趋势。可以看出,发展中国家成为带路国家电力需求增长的主要贡献者。

电力

  带路国家经济总量从2006年的37.77万亿美元(2005年美元)增加到2015年的59.87万亿美元,增幅约为58.5%,电力消费与经济发展的增长趋势十分契合。从发达国家的发展历程来看,电力提高了资本、劳动力和其他生产要素的生产率,可以衡量一国经济发展状况,也是反映经济实力的物质基础。因此,研究电力消费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对推动“一带一路”合作、沿线国家的社会发展有着重要意义。计量分析显示,带路国家的经济增长与能源消费、经济增长与电力消费之间存在着普遍的因果关系。长期看,带路国家的工业、商业和居民用电增加以及电气化进程的推进会刺激电力工业的发展,沿线国家增加对电力行业的投资可以保障经济增长所需;反过来,经济增长会促进电力工业的技术进步,在能效、碳排放等方面实现积极改善。

  沿线国家电力工业相对落后

  带路国家发展水平不一,有些国家甚至长期处于未通电状态,严重制约了经济发展。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014年仍存在未通电人口的带路国家有21个,未通电人口约4.1亿(仅印度就高达2.7亿),其中东帝汶、缅甸、柬埔寨和孟加拉未通电率高达30%以上,未通电率分别是54.6%、48%、43.9%和37.6%(图2)。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展开,相关国家的电力建设需求将出现持续增长现象,尤其是未通电国家在基础设施、电源和电网方面的建设。我国电力技术水平、设备制造能力,电力工程的设计、建设和总承包能力均达到世界一流水平,在满足我国电力发展的同时,具有为世界电力发展作贡献的能力和实力。带动带路国家电力基础设施建设,使得技术装备、节能减排和金融投资等方面的标准“走出去”,也可发挥中国在带路国家甚至全球的绿色领导力。

电力2

  人均发电装机方面,“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之间存在着较大差距。图3是2013年沿线国家人均电力装机情况,共有29个国家人均发电装机容量超过了1千瓦,而世界人均装机平均水平是0.83千瓦,但仍有33个国家的人均装机容量低于全球平均值。从人均装机结构来看,科威特、沙特、新加坡、以色列和白俄罗斯等20多个国家的发电装机是以火电为主,甚至全部是火电;而不丹、黑山、塔吉克斯坦、巴西、老挝等10多个国家的可再生发电装机则超过了火电装机。人均发电装机较少的阿富汗、尼泊尔、柬埔寨等国家的未通电率非常高,电力供应无法满足国内需要,严重阻碍了本国经济发展和居民生活水平提高。从电力供需缺口方面来看,这些国家是将来能源电力合作的优先和重点国家。

  带路沿线大部分为发展中国家,能源与电力领域相对落后,在当前全球经济与能源发展的变革期,绿色、清洁、低碳成为带路国家能源电力合作的主题,应借鉴发达国家和中国的发展经验,避免走发达国家“先高碳再低碳,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在沿线国家的共同合作下,建立新型的国际能源治理平台,实现经济、能源和电力的绿色发展。

图3

  煤电领域合作成果丰硕,潜在风险不容忽视

  带路国家的电力主要来源是传统化石能源,尤以煤电居多。2015年,带路国家煤电运行装机容量约为13.98亿千瓦,占世界煤电装机总量的73%,其中中国和印度分别达到了9.2亿千瓦和1.7亿千瓦。2006至2015年这十年间新增煤电装机总量中,超过95%在亚洲,其中东亚77.8%、南亚15.8%、东南亚4.9%(表1)。考虑到资源约束、价格因素以及经济发展的迫切需求,煤电仍将是不少带路发展中国家的电力供应主力。煤电在带路国家的发展必须实现清洁高效,在保障电力供应的同时尽量减少对环境的影响。

表1

  煤炭燃烧是全球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来源,根据全球碳项目(the Global Carbon Project 2015)的测算,2014年燃煤产生的二氧化碳占化石能源二氧化碳排放总量(359亿吨)的42%。煤电则是煤炭最主要的利用形式,温升2.0度和1.5度目标所规定的燃煤电厂到2050年前累计排放总量限值分别是21.5Gt和12.5Gt,而目前已经投产、正在建设或者预期将会投产的燃 煤电厂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累计估计值为27.1 Gt,已超过2度目标的碳预算。表2是截止2017年1月世界各国的煤电装机规划情况。碳约束日益成为燃煤电站的主要风险因素。在东亚,57.9%的燃煤电厂规划被搁置。中国企业在带路国家投资和运营煤电项目,必须要对煤电的潜在搁置与搁浅风险有全面的认识。

表2

  截止2016年底,中国参与了沿线25个国家共240个煤电项目,总装机容量达到了251054MW,其中开工前(规划中和已签约)的项目共52个,装机总量为72116MW,占世界开工前煤电厂总装机量的12.66%;建设中的项目共54个,总装机量为48005MW,占世界建设中煤电厂装机总量的17.59%;运营中的项目共114个,总装机量为88018MW,占世界运营中煤电厂总装机量的4.48%(图4)。

电力4

  可再生能源是电力合作的优先领域

  加快全球能源转型,实现绿色低碳发展,已经成为国际社会的共同使命。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新增的发电装机总量62%来自于可再生能源。带路沿线国家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达到了93994万千瓦,十年间平均年增长率约为10%(图5);东亚(不含中国)、东南亚、南亚、西亚北非、中东欧和其他地区的年平均增长率分别为 4.3%、9.4%、7%、7.8%、6%和2.2%。中东欧国家的可再生能源装机结构中水电和风电占比分别为51.4%和19.6%,核电装机达到999.1万千瓦;东亚(除中国)国家的可再生能源装机结构中水电和光伏占比分别为68.7%和23.4%,核电装机达到2605.3万千瓦。

电力5

  可再生能源是实现能源低碳化和全球气候治理目标的关键,而电力行业正引导着这场变革。2015年,全球可再生能源装机量达到1985GW,超过煤电装机规模(1950GW)。政策支持是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关键因素,这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政策支持会促进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成本降低也会反过来使得政府更加支持可再生能源发展。已经有超过150个国家制定了各自的可再生能源发展政策,75个国家在供热和交通方面都有相关的促进政策(如图6),大部分带路国家都有明确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政策。

图6
图6 可再生能源发展政策覆盖地区及类别

  据世界能源理事会估算,全球清洁能源每年的理论开发量约合45万亿吨标准煤,而一带一路主要地区亚欧大陆,以及未来有合作潜力的非洲和拉丁美洲地区,主要清洁能源合计总量超过全球的一半。但是目前各地区的可再生能源开发程度较低。以水电为例,目前,全球常规水电装机容量约10亿千瓦,年发电量约4万亿千瓦时,开发程度为26%(按发电量计算),欧洲、北美洲水电开发程度分别达54%和39%,南美洲、亚洲和非洲水电开发程度分别为26%、20% 和9%。发达国家水能资源开发程度总体较高,如瑞士达到92%、法国88%、意大利86%、德国74%、日本73%、美国67%。由表3可见,带路沿线很多国家水电资源利用率很低,未来开发潜力巨大。今后全球水电开发将集中于亚洲、非洲、南美洲等资源开发程度不高、能源需求增长快的发展中国家,在电力需求增长迅速的国家水电潜力非常巨大。东南亚国家宣布在2020年底之前建成总容量78GW的水力发电工程,如果该计划完成,届时东南亚的水电装机将是现在的三倍。预计2050年全球水电装机容量将达20.5亿千瓦,非洲和亚洲的水电开发率将分别达到32%和46%,开发潜力巨大,是今后水电建设的重点地区。太阳能光伏发电则是全球可再生能源中增长最快的,发电量年均增长8.3%。

表3

  电网合作是重要载体和驱动力

  随着特高压的成功和智能电网技术的突破,电网功能和作用发生了深刻变化,发展成为具有远距离、大规模、多品种配置能力的综合能源运输体系,是能源高效开发利用的基本载体。以“一带一路”国家为重点,推广应用特高压技术,加快电网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推进全球能源互联网建设,对于落实 “一带一路”战略,保障我国能源安全可靠供应,带动装备产业走出去,实现与周边国家合作共赢、和平发展都具有重大意义(表4)。当然,电网互联项目受国际政治经济形势的影响巨大,实际推进时宜稳进、渐进,在各方面条件均成熟的国家现行先试,形成跨国电网互联的相应规范、标准和模式。与电网互联相并行,中国电力企业还应重视在带路国家电网投资与运营方面的合作,逐步输出中国先进电网的技术、设备与标准。

表4

  袁家海为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赵长红为华北电力大学副教授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许金玲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