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中国能源革命战略如何助力全球气候变化治理

2017年10月18日 10:49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中国的能源革命战略与气候变化国际承诺目标具有内在一致性。中国政府做出的坚实气候承诺目标和可落地的能源革命战略,在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所造成的领导力缺位下可发挥全球表率作用
袁家海
袁家海,华北电力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2006年获管理学博士学位,2011-2012年在美国密歇根大学(安娜堡)访问交流。长期从事电力经济、电力低碳转型等问题研究。在国内外期刊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出版专著2部。2014年来主笔了多份有影响力的政策研究报告。

  【财新网】(专栏作家 袁家海 特约作者 雷祺)作为能源消费与温室气体排放第一大国,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在国内,以煤炭为主的一次能源供应结构以及煤炭消费的快速增长产生了一系列的环境问题,其中严重的空气污染已成为近年来最受公众关注的问题。在国际上,温室气体的大量排放与快速增长使得中国成为全球气候变化谈判的焦点。

  能源革命事关中国的全球气候领导力

  2014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强调要积极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能源消费革命是能源革命计划的重中之重,推动能源消费革命,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费,坚决控制能源消费总量。推动能源供给革命,着力发展非煤能源,形成煤、油、气、核、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多轮驱动的能源供应体系。推动能源技术革命,带动产业升级。推动能源体制革命,还原能源商品属性,形成主要由市场决定能源价格的机制,转变政府对能源的监管方式,建立健全能源法治体系。立足国内的前提条件下,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所涉及的各个方面加强国际合作,有效利用国际资源。

  2017年4月25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2016-2030)》(以下简称“能源革命战略”),这是对习总书记要求的正式政策回应。同时,特朗普总统决定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此时全球的注意力都转向中国,关注中国能否在应对气候变化中发挥全球领导力。因此,能源革命战略2030能否顺利实现中国向国际社会的气候承诺则显得尤为重要。本文初步分析了能源革命战略2030对于实现我国气候变化目标的影响,重点评估我国经济发展目标、一次能源目标与气候变化承诺之间的内在一致性,试图从这一角度探讨中国在全球气候变化领导力缺失时代的角色担当问题。

  能源革命战略2030与碳排放展望

  国家发改委2017年4月发布的能源革命战略中,清晰地明确了到2030年我国能源革命的路线图,并提出了明确的发展目标。与能源革命战略的中长期路径相一致,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以下简称“能源规划”)同样明确了2016-2020年我国能源革命的路线图,全面启动能源革命体系布局,推动化石能源清洁化,根本扭转能源消费粗放增长方式,实施政策导向与约束并重。路线图指出,到2020年,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50 亿吨标准煤以内,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在41亿吨以内。能源自给率保持在80%以上,增强能源安全战略保障能力,提升能源利用效率,提高能源清洁替代水平。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15%以上,天然气消费比重力争达到10%,煤炭消费比重降低到58%以下。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比2015 年下降15%,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15 年下降18%。此外,2014年9月,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国家应对气候变化规划(2014-2020年)中明确了到2020年我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的碳减排目标。

  2021-2030年,可再生能源、天然气和核能利用持续增长,高碳化石能源利用大幅减少。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60亿吨标准煤以内,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重达到20%左右,天然气占比达到15%左右,新增能源需求主要依靠清洁能源满足;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二氧化碳排放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现价)达到目前世界平均水平。

  展望 2050 年,能源消费总量基本稳定,非化石能源占比超过一半,建成能源文明消费型社会;能效水平、能源科技、能源装备达到世界先进水平;成为全球能源治理重要参与者;建成现代能源体系,保障实现现代化。

  要研究我国2030年的碳排放轨迹,首先需要对我国未来一次能源消费结构进行展望。能源规划与能源革命战略中对于2020年与2030年我国的能源消费结构提出了相应的要求。其中,能源规划中指出,到 2020 年,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50 亿吨标准煤以内,非化石能源占比15%,天然气消费比重力争达到10%,煤炭消费比重降低到58%以下。能源革命战略中展望2030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60 亿吨标准煤以内,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重达到20%左右,天然气占比达到15%左右。考虑到交通运输业的增长以及电动汽车的普及,本文假设2030年石油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重较2020年下降1个百分点,并在线性假设下展望了我国未来能源消费结构(如表1所示)。    

1

2
图 1 2000-2030年中国一次能源消费量与结构

  根据一次能源消费结构,结合各类能源消费碳排放系数可以测算出我国到2030年的碳排放轨迹(如图2所示)。根据测算结果,2020年我国能源消费所产生的碳排放总量约为103.3亿吨,在2015年的基础上增加9.5亿吨;2030年我国能源消费碳排放总量约为113.1亿吨,相比2020年增加9.9亿吨。从碳排放的年均增速来看,“十三五”期间,我国能源消费碳排放量年均增速约为1.9%,较“十二五”期间增速下降0.8个百分点;2020-2030年,碳排放量的年均增速约为0.9%,较“十三五”期间增速下降1个百分点,碳排放量增长明显放缓。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能源规划与能源革命战略提出的目标,2020年我国煤炭消费量约为29亿吨标煤,相比2015年的27.5亿吨标煤增加1.5亿吨标煤消耗;到2030年,我国煤炭消费量约为29.4亿吨标煤。这也就意味着,按照本规划,2020年预计比2015年的煤炭消费量还可能增加1.5亿吨标煤,而2020-2030年间我国煤炭消费总量仍有4000万吨标煤的增量。然而,按标煤口径2013-2016年间我国煤炭实际消费量下降了10.86%。煤炭消费是我国二氧化碳排放轨迹的关键影响因素。因此,煤炭消费量的变化趋势对于我国碳减排目标以及二氧化碳排放早日达峰的影响,仍需进一步深入研究。

5
图 2 能源革命战略下我国能源消费碳排放轨迹(2000-2030)

  GDP能源强度与碳强度展望

  能源革命战略对于我国未来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和二氧化碳强度指标均提出了相应的目标。要测算以上两个指标的变化趋势,首先需要对我国未来的经济发展情况进行展望。经济发展展望的重点是要与中国政府的经济规划相一致,同时抓住新常态下经济增长的新动力。李雪松等人于2015年底对我国“十三五”时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及2030年中长期发展进行了展望,其中对于我国未来经济增长趋势进行了研究。基准情景中,“十三五”年均增速6.5%,“十四五”期间年均增速5.6%,“十五五”期间年均增速4.9%;相比基准情景,低速情景中“十三五”年均增速要低0.3个百分点,“十四五”期间年均增速也要低0.3个百分点,“十五五”期间年均增速要低0.6个百分点;高速情景中,“十三五”、“十四五”、“十五五”期间年均增速分别较基准情景高0.3、0.4、0.6个百分点(如表2所示)。  

表1

  根据表2中基准情景的经济增长率预测,本文展望了我国到2030年GDP增长情况(如图3所示)。据测算,到2030年我国GDP总量将达到157.5万亿元(2015年价格,下同),约是2015年水平的2.29倍。

6
图 3 基准情景下我国GDP增长情况(2015年价格)

  GDP能源强度有进一步优化空间

  根据能源革命战略提出的发展目标,结合我国的经济发展展望,进一步测算了我国GDP能源强度以及能源消费弹性的变化趋势(如图4所示)。从图4中可以看出,GDP能源强度的变化趋势与历史发展轨迹是一致的,一直保持稳步下降的趋势。从绝对量来看,2030年我国GDP能源强度约为381千克标煤/万元,相比2005下降了约60%,对我国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的下降做出了巨大贡献。

  能源消费弹性指标总体来看,同样是维持下降趋势,与历史发展轨迹较为吻合。不过“十三五”期间相对于2013-2016年存在一个明显的反弹,“十五五”与“十四五”一直保持相当的弹性系数,这说明2020年和2030年50亿吨标准煤和60亿吨标准煤的预期性目标确实存有优化空间,进一步的能效提升降低一次能源消费量的潜力空间值得进一步研究。

7
图 4 能源革命战略下我国GDP能源强度与能源消费弹性

  根据能源革命战略中的要求,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要比2015 年下降15%。经过测算,能源革命战略下,2020年,我国GDP能源强度约为530.6千克标煤/万元,相比2015年624.0千克标煤/万元的水平下降了15%,正好能够达到目标。

  GDP碳强度有望达到预期目标

  结合前文的经济增长展望以及全国能源消费碳排放轨迹的研究,本文进一步对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这一关键指标进行测算,测算结果如图5所示。根据图5所显示的轨迹,2020年我国GDP碳强度约为1.1吨/万元,相比2005年的2.22吨/万元下降了50.6%,相比2015年的1.36吨/万元下降了19.5%,可顺利完成能源革命战略中提出的18%的目标;2030年我国GDP碳强度约为0.72吨/万元,相比2005年下降了67.6%,即便经济增速是低速增长轨迹,2030年我国GDP碳强度也将比2005年水平下降65.7%。

8
图 5 能源革命战略下我国GDP碳强度变化轨迹

  因此,按照能源革命战略的发展规划,不管是2020年还是2030年,我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这一关键指标均能顺利完成。这就意味着,我国政府提出的革命战略与国际气候目标承诺是内在一致的。因此,能源革命战略的有效落实,对于我国实现碳减排目标以及履行气候变化承诺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全面落实能源革命战略,2030年中国能效水平有望与发达国家可比阶段相当

  根据能源革命战略的要求,到2030年我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现价)达到目前世界平均水平。图6显示的是中国与世界平均水平以及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就GDP能源强度这一指标的比较。2014年,从世界平均水平来看,每产生1000美元(2015年价格)的经济贡献需要消耗277千克标煤,而同期中国需要消耗421千克标煤,比世界平均水平高52%。根据能源革命战略的发展要求,到2020年,每产生1000美元的经济产出,中国需要消耗330千克标煤,比2014年下降了21.7%,但仍比2014年世界平均水平仍高出19.3%;然而,到2030年,中国每1000美元的经济产出仅需要237千克标煤,此时已显著低于2014年世界平均水平,与OECD 1990年的水平相当,但与其2015年水平仍存在较大差距。

9
图 6 GDP能源强度国际比较

  此外,本文还对比了人均GDP相当水平下几个主要国家的能源效率。从表3中可以看出,按照能源革命战略的发展要求,到2030年,我国人均GDP将达到17617美元,大致相当于英国1968年,德国1970年,日本1978年,韩国2001年的水平。在相当的人均GDP水平下,2030年中国人均能源消费量预计为4180千克标煤,GDP能源强度相对较低,与日本1978年的GDP能源强度接近,比英国1968年的水平略低,并显著低于1970年的德国与2001年的韩国水平。这样的GDP能源强度,意味着在能源革命战略的驱动下,中国在能源效率方面可取得巨大的成就。在短短的十五年时间里,中国将快速超越世界平均能效水平,并超过经济发展水平可比阶段的英国、德国和韩国,达到发达国家中能效水平领先的日本在可比阶段的能效水平。

4

  能源革命战略是中国履行全球气候承诺的有力举措,但仍可更进一步

  本文在经济社会情景分析的基础上初步评估了2030能源革命战略路径下我国经济发展、一次能源消费与碳排放目标的内在一致性。结果表明,按照能源革命战略提出的发展路径,2030年我国GDP碳强度可比2005年降低65%-67%,远超过60%-65%的预期目标;2020-2030年碳排放进入缓慢增长期,2030年因能源使用而产生的碳排放达峰峰值约113亿吨。评估表明中国的能源革命战略与气候变化国际承诺目标具有内在一致性。中国政府做出的坚实气候承诺目标和可落地的能源革命战略,在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所造成的领导力缺位下可发挥全球表率作用。

  能源革命战略从能源消费角度强化了能效的作用。分析表明,意味着在能源革命战略的驱动下,中国可在能源效率提升方面取得巨大成就。在短短的十五年时间里,中国将快速超越世界平均能效水平,并超过经济发展水平可比阶段的英国、德国和韩国,达到发达国家中能效水平领先的日本在可比阶段的能效水平。当然,从控制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角度分析,中国的GDP能源强度、碳强度和2030年的碳排放峰值仍有进一步优化的空间。

  袁家海为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北京市新能源电力与低碳发展智库(重点实验室)副主任;雷祺供职于广州供电局有限公司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翔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