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美国与欧佩克争夺市场份额 亚洲原油买家选择增多

2017年08月04日 12:09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美国石油生产、需求和出口状况逐渐成为影响油价波动的主要信息,而市场对欧佩克/非欧佩克联盟的减产进度则越来越麻木
标普全球普氏
标普全球普氏隶属于标普全球(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SPGI),是商品和能源市场的信息和基准价格的重要独立提供机构,在150多个国家都拥有客户,随时关注新闻、定价和分析方面的专业观点。标普全球普氏能源资讯分析的范围包括石油、天然气、电力、石化、金属、农业和运输。

  【财新网】(作者 Eesha Muneeb)7月底,在市场整合美国、欧佩克和其他非欧佩克产油国的数据后,伦敦洲际交易所布伦特原油2017年9月期货结算价格突破了关键阻力位,达到每桶50美元,似乎暗示着低靡油价在全球石油过剩的形势下略有起色。

  近月交割的伦敦洲际交易所布伦特原油2017年9月期货结算价格从6月30日的每桶47.92美元上涨至7月28日的每桶52.52美元。但除了7月最后一周的上涨之外,交易区间较为狭窄。

  自1月31日起,伦敦洲际交易所布伦特原油时间价差首次进入现货溢价,较截至7月28日的伦敦洲际交易所布伦特原油2017年10月期货结算价格溢价30美分/桶。

  在沙特阿拉伯承诺将出口额限制在660万桶/日后,油价出现新的态势。欧佩克/非欧佩克伙伴国最近召开的会议推动了油价上涨,体现了沙特阿拉伯为兑现控制石油生产出口的承诺所做出的坚实努力。

  石油分析师表示,石油生产国别无选择,只能维持2016年10月会议确定的原有石油产量配额,将其作为今年余下时间的经营基准。

  除此之外,合规委员会和各国的石油部长召开了季度会议,提出了需要推敲一整天的各种假设,然而,市场通过重新考虑供需基本面快速进行了自我修正。

  美国的生产和库存数据目前仍是油价的关键驱动因素。美国石油生产、需求和出口状况逐渐成为影响油价波动的主要信息,而市场对欧佩克/非欧佩克联盟的减产进度则越来越麻木。

  截至7月28日,根据贝克休斯(Baker Hughes)的统计,美国石油钻井平台数量仅增加两个,至766个,这与今年早些时候表现出来的钻探活动放缓趋势相符,油价持续低迷似乎已经促使上游运营商重新考虑今年的一些钻探计划。

  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7月21日止的一周,美国原油库存下降了720万桶至4.834亿桶。在过去的四个星期,美国原油库存累计下降2580万桶,降幅5.1%。

  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在最近的月度报告中表示,6月份美国石油的平均日产量为922万桶,较5月份日均减少了20,000桶,是9个月以来的第二次环比下降。

  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还表示,预计下月的日产量将上升至942万桶,截至2018年7月,日产量将达到987万桶。

  亚洲是美国和中东争夺石油生产及贮藏量的后备阵地。正如今年早些时候标普全球普氏分析所描述的那样,希望寻觅更多买家的美国和欧佩克的石油生产商已经将亚洲作为了关键竞争地。

  虽然亚洲一直以来都是中东生产商的主要出口目的地,但是,对于亚洲炼油厂来说,迪拜原油价格上涨使得美国西德克萨斯(WTI)中质油和其他WTI轻质原油比迪拜原油更经济。

  5月,日本首次进口了一船美国Mars原油。事实上,在今年,亚洲已经在美国原油进口方面表现出了很多个之前不太可能出现,甚至闻所未闻的“第一次”。7月初,阿联酋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从位于鹰滩(Eagle Ford)页岩油田购买了一船凝析油,这是阿联酋从美国进口的首批原油。

  同样在7月份,印度国有炼油厂巴拉特石油公司为其加工能力为19万桶/日的科钦炼油厂向美国购买了100万桶含硫原油,这是巴拉特石油公司首次通过招标的方式购买美国原油。之后,本月初,印度石油公司也购买了160万桶美国原油,这对印度石油公司来说也是第一次。

  美国石油进入亚洲大陆,对于一些国家来说可能是首次,但这已成为今年持续套利交易趋势的一部分。 3月,中国的两家国有石油公司向巴西购买了500万桶以上的重质低硫原油,而某个东南亚终端用户向美国鹰滩页岩油田购买了一船在5、6月间交付的原油。

  沙特阿拉伯和其他中东生产商当然不甘其后,它们将对亚太地区(这是它们最大的出口目的地)的石油日出口量增加了758,000桶/日,增幅18%, 使得6月石油出口额环比增长至488.3万桶/日。

  尽管5月中国的石油进口量下降了9%,但中国仍是沙特原油的最大进口国。6月,虽然中国的石油进口量跌至931,000桶/日,低于日本,但沙特原油的进口量却上升了20%,达118.3万桶/日。

  6月,沙特阿拉伯也向印度和韩国出售了更多原油。印度的进口量环比增长了17%,至860,000桶/日;韩国则增长了10%,至818,000桶/日。

  在日本,6月的原油进口量较之5月增长了将近200,000桶/日,除了夏季来临之外,其他诸多因素也推动了进口量的增加。

  除了沙特愿意为其原油提供折扣外,在过去始终关注供应安全的日本买家表现出对中长期合约的偏好,这与沙特阿美石油公司首选的原油营销策略正好吻合。

  6月,欧佩克决定延长减产协议,这可能会使国际原油价格触底,或将使得日本买家更愿意与沙特原油供应商签署定期合同,来取代在现货市场购买来自阿曼和其他国家的原油。

  在韩国也可能出现类似动态;而在印度,持续的经济增长推动了燃料需求,从而推高了该国从波斯湾进口原油的总量。

  事实上,印度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关注不仅局限于这一方面。自从印度人民党领导的政府在2014年上台以来,新德里已经采取了一些具体步骤,根据市场规律调整国内燃料价格。

  由于放松管制政策和全球需求的弹性增长,印度的燃油消费已成为吸引许多外国企业的赚钱生意。

  预计印度的石油产品消费增长将连续第三年超过中国。普氏分析表示,2017年,印度的石油产品需求可能同比增长7%,达到413万桶/日,而预计同期内中国的石油需求将仅上涨3%,至1150万桶/日。

  作者为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石油价格分析资深专家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