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新周期之辨

2017年08月21日 08:56 来源于 财新网 | 标签:新周期之辩
可以听文章啦!
在经济运行分析中,理清“幡动”(信号)、“心动”(预期)和“风动”(趋势)之间的差别十分重要,因为背后映射出的金融市场变化表象是不同的,对不同投资者的意义自也不同
新周期”是近来的讨论热点。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专栏作家 张涛)“新周期”是近来的讨论热点,我能想到讨论的触发点大致有三:

  1.结构调整持续。自2015年,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持续超过工业,今年以来在金融业和房地产业贡献率回落的同时,服务业依然保持住了领先态势。

  2.增速企稳回升。自2010年三季度,GDP增速从12.2%峰值持续回落,最低降至去年连续三个季度的6.7%,今年前两个季度稳升至6.9%。

  3.汇率由贬转升。自2014年开始人民币汇率开始持续贬值(2014年至2016年贬值幅度依次为2.4%、4.5%和 6.6%),汇率最低曾贬值至6.9666(2016年12月28日),但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逐渐走强,汇价曾升至6.6485(2017年8月10),由此推算,累计升值幅度已近5%。

  这三点概括为:在结构调整持续的背景下,经济增速已企稳回升,同时市场预期也大幅好转。所以,从直觉上,说接近“新周期”有其数据支点。

  那么,“新周期”是否真的启动?

  要做此“辨别”(不是“争辩”),需要依次回答以下三个问题:

  首先,中国经济是否有周期?观察1976年以来的GDP实际增速,中国经济确实存在周期,至今已大致是四个周期。

  图1:中国GDP增速的底与峰(1976--2017)
1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其次,周期转换因素的差异。在上述四个周期中,周期转换的推动因素依次是:改革开放的确立(1978)、南方讲话(1992)、加入WTO(2001)和一揽子经济刺激(2009)。推动因素的差异,决定了四个周期长短不一。

  具体而言:

  1.改革开放的确立是延续至今最重要的体制、机制变化因素(尤其是资源配置和收入分配逐渐引入市场机制)。

  2.南方讲话则更集中体现在为各生产要素的投入和结合扫清了制度障碍(“三个有利于”理清了“姓资”和“姓社”之辩),之后外部资本(例如FDI)和内部劳动力、土地等要素的结合。

  3.加入WTO之后,一方面中国产能和外部需求实现对接,另一方面各要素结合的有机度提升(先进技术和管理的引入)。

  4.数据反映出的,仅仅靠单纯的刺激措施,经济虽然能够缓解一时之忧,但持续性很差,且还要面临刺激后遗症的巨大风险。

  第三,当前中国经济的位置,是否已经具备周期转换因素?仅从数据而言,增速由6.7%回升至6.9%,只能说经济止住跌势。虽然服务业已经成为第一大产业,但并不意味着其他两个产业不重要,而且每次与经济上扬并行的一定是工业好转,目前这个还没有出现。比如,气象局说今年的高温天气是1961年以来最为异常的,但至今没有听说哪里有拉闸限电的;还有各地社区的废旧物品收购价格也没有出现个别物品价格的暴涨,像这样的微观例证还有很多,表明经济尚未出现扭头向上的明显态势。

  推动周期转换因素方面。2012年至今,中国适龄劳动力累计减少近2000万;外商实际直接投资规模(FDI的一年累计增量)已连续14个月回落;剔除能源和大宗商品价格因素后,中国出口的实际增速已超过两年负增长。可见,无论是外需,还是内外部要素的投入,均未结束下行。

  图2:适龄劳动力持续减少
2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图3:外商投资增速放缓
3
数据来源:商务部

  另外,在新技术以及新技术推动下新需求被市场最终确认之前——即新增长点的形成之前(新增长点的含义主要包括新要素的发现或者旧要素结合方式的创新,前者侧重要素投入规模,后者侧重投入效率),即便是体制和机制重大变革,也只是为新周期启动的积极准备,而自2012年确认“新常态”之后,准备工作是很积极的,但在要素投入规模和投入效率的新东风成形之前(新增长点最终需要市场确认,即供给创造需求,同时供给是否有效还需要有效需求的最终确认),当前对于“新周期”的争辩只表明我们“心动”了。而在经济运行分析中,理清“幡动”(信号)、“心动”(预期)和“风动”(趋势)之间的差别十分重要的,因为背后映射出的金融市场变化表象是不同的,对不同投资者的意义自也不同。

  作者为经济学博士,现任职某银行金融市场部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