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谁敢批评学生?谁敢当老师?

2017年09月12日 10:23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目前在中国,老师批评学生,是需要技术、勇气与胆量的。学校成了无限责任公司,老师是无限责任公司的主管,压力最直接的承担者

  【财新网】(专栏作家 陈志文)教师节,应该祝福教师节快乐,但有一副场景却如鲠在喉。

  大约一个月前,一个老师与学生互扇的视频疯传。一个女教师在课堂上因为管教一位16岁的男学生,被这位男学生无礼顶撞,盛怒之下扇了这个学生一个耳光,瞬间被学生回扇。

  这幅场景让我久久难以忘怀。更让我难以接受的是当事者的态度、社会舆论的争议,以及学校的处理。

  这位回扇老师的学生的哥哥实名公开回应,详细解释了事情的原因:在老师批评教育其他同学时,“弟弟是因为不满这位英语老师长期欺压班级同学,摔书与其理论”,被老师扇了耳光,于是他回扇。他回避了所有顶撞老师的细节,把弟弟描述为一个为同学仗义执言的英雄。这位还在读书的学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这份勇气!

  在这份声明中,他特别提到自己的父亲,也就是这位打老师的孩子的父亲:“爸爸联系在外地上学的我,让我联系教育局解决此事,说不能让被打学生吃了这哑巴亏。”他随后剪辑了一段监控视频,以曝光此事为筹码,迫使“学校和老师到我家承认错误,并接我弟弟回学校”。在这份声明的最后,这位哥哥说:“我弟弟比较皮,爸妈也没少花心思管教他,但发生这样的事情谁都不希望,希望大家了解到暴力教育的受害者是这个学生。”

  自始至终,我没有看到这位哥哥一丝的歉意,更多的是不满,包括字里行间对老师与学校的不满。

  看到这些内容,相信大家都明白这位学生为什么会回扇老师了。从他的哥哥,到他的父亲,显然认为这位学生扇老师是有道理的,有情可原,甚至是受害者。可怕的是,有如此立场或者观点,并非孤例。这段回扇老师的视频曝光后引发的争论中,支持回扇老师的学生不是一个,“打得好”的叫好声也不止一个。在一个网上的调查中,我竟然看到了高达20%多的支持率。更多的人虽然认为学生不对,但也不断强调老师打孩子不对,似乎老师有错在先才引发此事。

  老师不能打学生,但学生却是可以打老师的,也几乎没有任何成本。

  2014年陕西长武,6名高三学生围殴一名50多岁老师,三根拖把棍因此被打断。最后校方出面,以影响参加高考的原因要求老师放弃追责。2015年3月,广东东莞一小学四年级学生把老师打伤住院,而此前,他已经打过4名老师了,成了标准的“小霸王”。也是今年,曾出现一个小一年级学生在教室里咆哮着,抡起椅子、板凳不断砸向老师的视频,而原因,只是老师批评了他。前年,更是出现了一个高三学生杀害老师的惨案,老师当场死亡。而原因,还是老师批评了学生。

  在目前的中国,老师批评学生,是需要技术、勇气与胆量的。

  批评学生,不仅仅容易被打,还容易带来牢狱之灾。

  日前,一家法院宣判了这样一个案子。一个上初中的学生,因为学习与纪律问题,老师通知他请父母。在回家的路上,这位同学自杀了。于是父母把学校与老师告到了法院,最后法院判学校负主要责任。在山东,一位老教师没有控制好情绪,打了一位同学,但是家长不依不饶,学校也一味施压,最后只好答应赔偿数十万了事。实在拿不出这么一个天文数字赔偿,这位50多岁的老师在签完和解书后投河自杀了。去年,一位小学生在老师批评后自杀,媒体报道说班主任哭晕在医院里。我说这哪里是哭晕,是吓死了,吓晕了。

  说穿了,所有的矛盾引发,都是因为老师批评学生。批评管教学生,本就是老师的基本职责,但是一旦发生矛盾,变成舆情事件,各界都会选择性忽视学生的恶劣、家长的失职,把所有原因都归结为老师的方式方法不当,给了孩子多么严重的后果与影响。但学生的责任,却因为这个保护,那个体谅,都不了了之。对于那些自杀者,媒体专家不断上纲上线:“你想想,老师给了孩子多大的压力与折磨,自杀,那得是多大的勇气啊!”他们不知道,对于现在温室里长大的这一代孩子,自杀是多么任性和简单的事情。日前,一个23岁的男生,向父亲要钱未果,就直接跳河自杀了。

  很长时间以来,在我们的教育改革与发展中,盲目甚至生搬硬套了一些西方所谓先进的教育理念口号,不断地误导中国的教育与社会舆论,这其中最突出的有两点:第一,就是对学生无条件、无原则的保护与尊重,“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这句流行甚广的口号就是最好的证明。第二个就是对包括体罚在内的惩戒手段的禁绝,不仅不能打,而且强调禁止“一切体罚与变相体罚”,否则就是错,就是老师无能。

  更多的,是家长过度关注引发的苛责。日前与一位班主任老师聊起现在的师生关系、家校关系,她讲了很多奇葩家长与他们的奇葩故事后,深深地叹了口气:“我快被家长逼疯了。”去年班里一个学生与同学玩耍过程中受伤,虽然很快治好了,但孩子的父母要求出具一个书面保证书,要求保证孩子未来不能有任何后遗症,负责到底,为此她被纠缠一年多。她叹口气说:“我们现在最关心的不是学生的教育、成绩,是学生的平安。现在的孩子,都是家里的宝贝、祖宗,不敢管,也不能管,只能哄着,没办法。如果能够选择,我肯定不会再选择做老师了。”

  学校成了无限责任公司,老师就是那无限责任公司的主管,压力最直接的承担者。面对娇宠的学生,面对过度关注的家长,面对苛责的舆论与严苛的要求,1500万老师只能战战兢兢地应对着。

  中国古人把教师摆的位置很高:孔圣人!至今,每年的教师节,我们的国家主席、总理以及各级领导都会亲自参加各种教师节活动,以示对老师的尊重。时代不同了,读书人也多了,在现代社会我们不必,也不可能把老师摆在圣人的位置,但对老师的基本尊重必须坚持、坚守,否则,教师对自己权利与责任不得已的弃守,损害的必然是家长、孩子,以及中国的未来!

  24年前,因为待遇与社会地位的问题,报考师范院校的人少,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谁考师范,谁来教书》。呼吁更多优秀的人去当老师,这个世界上最崇高的事业!

  24年后的今天,面对战战兢兢的老师,我想再写这一篇文章, 希望相关部门、家长、社会舆论给老师基本的批评教育孩子的权利,给他们一个正常的育人环境,不再让他们做无限责任公司的负责人,不再让他们战战兢兢,而这,是最低的要求了。

  作者为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

  【财新私房课】中国作为世界留学热门国家最大生源国,留学低龄化也愈演愈烈。然而国外到底安全吗?什么样的孩子适合出国?不同的年龄段需要做什么样的规划?如何才能进入名校? 这些答案,您都可以在财新私房课本期系列课程里找到。

  课程详情:《陈志文:海外留学准备课——从认知到选择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陈华懿子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