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从行业到产业,数据价值20年变迁

2017年09月13日 10:30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个人拥有数据权利,什么时候才可能变成现实?我的答案是,不应该问我,而取决于大家
涂子沛
观数科技联合创始人、著名大数据专家,阿里巴巴集团原副总裁,著有《大数据》《数据之巅》。被誉为“中国大数据第一人”。本科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毕业于中山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曾在美国学习、生活多年。

  【财新网】(专栏作家 涂子沛)最近三个月,我带领团队一直在南京做项目,期间听到了不少旧事和掌故。

  我的分享从一个真实的南京故事讲起。

  2012年8月,背负十多条人命的公安部A级通缉犯周克华在重庆再犯命案,时任公安部部长孟建柱曾委派副部长张新枫赴重庆坐镇指挥,并成功将其击毙。

  在逃8年,周克华四处流窜作案。2012年1月,南京和燕路发生一起枪击抢劫案,警方发现,手法极像周克华所为,于是调取各地监控,试图围捕。

  不过,这个工作并不容易。南京公安告诉我,案件发生后,警方大量采购硬盘并把各地的视频拷贝、复制、分发给成百上千的警察查看,市场上的硬盘一夜脱销。

  一台电脑、一瓶眼药水,警察们眨着酸涩的眼睛,紧盯着屏幕上的一帧帧画面,用人工方法找周克华。事实上,当警方摸清周克华的活动路径时,他已经逃出了南京。

  今天,情形已经大不一样。有了云,警方只需要把这些视频数据放在云上,所有干警就可以同时来看。另外,随着人脸识别技术的进步,警方将逐步告别原始的人工识别,解放疲劳的双眼。

  城市街头的摄像头,比2012年更多,产生的视频数据更庞大,但查看却更便捷。

  短短数年,时代巨变。

  从产业变行业,非一日之功

  这个时代,还在发生什么变化?

  我在硅谷期间,常见到一些国内代表团,他们喜欢找留学生当导游参观硅谷。我发现,1990年代人们要求去英特尔,2000年代很多人首先想到要想去IBM,2010年代人们喊着要去谷歌、Facebook。

  不同的年代,不同的公司令世人瞩目,时代的焦点在不断转移。

  英特尔是硬件公司,IBM是软件公司,而谷歌、Facebook就像BAT一样,是大数据公司。硬件、软件都具备了之后,谁拥有数据,就能在数据产业中占得先机。

  就在去年年底,《“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中,大数据已经被列入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

  数据从一个行业升级为一个产业,并非一蹴而就。

  什么是行业?行业是从社会角度来说的,它不强调规模,可能营利也可能并不营利,如社会公益。

  但是,产业需要有规模约定,更加专业化、职业化,集中度更高而且需要营利。

  早期,数据也只是一个行业。1749年,“statistika”一词产生;1839年美国统计协会成立,标志着数据分析成为一个行业;1900年,“统计”两个字才传入中国。

  统计的本质是记录,是把一个国家的各项事项,人口、土地、GDP记录下来。但是随着数据越来越多,数据可以预测未来,可以在商业、政治等多领域发挥作用,如盖洛普对电影《乱世佳人》票房的精准预测。

  假设有1台摄像机跟拍1个人,那么它记录1这个人24小时所产生的数据约为18G,100年会产生数据642T。即便数据如此庞大,但存储这些数据只需16万元,如果再利用信息化手段将其压缩,那么只需花费3.2万元,足以记录1个人的一生。

  数量越来庞大、维度越来越丰富、存储越来越便捷,我们已经迎来数据大爆炸。

  而数据大爆炸,正是数据从行业变成产业的最重要前提。

  数据产权、定价与交易等产业问题待解

  大数据成了一个产业,数据的产权、定价、交易规则问题随之而来。

  首先,大数据已经成为一个产业,但是数据的产权怎么划分?数据属于谁呢?用户在电商平台上买了东西、留下数据,数据是电商平台的,还是我们自己的?如果电商平台利用这些数据赚钱,用户是否应该分享红利?

  这是一个有挑战性的话题。

  其次,数据如何定价?当一家企业说数据是我最大的资产,那么这些资产值多少钱?这些资产如何体现在公司的资产清单中呢?电脑、土地、建筑等有形资产好统计,但数据这些无形资产的价值呢?

  再次,当我们说数据是资产时,潜在意思是它可以买卖。

  我现在经营的公司因为含有“数据”两个字,结果有人给我打电话,问我要不要某某省社保的数据,价格10万元,我不要。过了一周,又有人打电话过来,同样的数据但只要5万;再过一个月,价格降到2万元。

  因为数据不停地被买卖,买的人都想回本,价格越压越低。

  数据应该这样买卖吗?未来数据如果不是这样买卖,该怎样买卖呢?如果我们回答不了这些问题,怎么说数据是一个产业呢?数据之所以可以买卖,是因为数据有巨大的价值。

  有人问我,个人拥有完全的、自主的数据权利,这个时代什么时候能够到来?我相信这个时代会到来,但目前很难预测。

  我们已经不是一个匿名社会了,人的绝大多数行为都可以被记录。大数据不断对人进行解读,这就是大数据时代的现实。对商家来说,他们想借助大数据卖出更多商品,对政府来说,希望借助大数据更好地管理社会、服务社会。

  在世界上不同的国家、地区,情况都不一样。这取决于公民意识,取决于法律、体制的完善。去年,徐玉玉案件激发了社会对数据隐私保护的关注,就引发了一场公民大讨论。

  个人拥有数据权利,什么时候才可能变成现实?我的答案是,不应该问我,而取决于大家。

  记录有非常强大的力量

  数据表示的是过去,表达的是未来。

  在统计时代,数据的价值是记录。记录有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行为。

  司马光写的《涑水纪闻》中,记录了一件趣事。

  宋朝太祖赵匡胤,有一天在后花园打鸟,臣子说有事禀报。太祖说,我在打鸟的兴头上,不要打扰我。臣子却说,事情非常重要。赵匡胤急忙召见,听完勃然大怒,说这件事根本不重要,顺势拿起桌上的斧柄打臣子的嘴,打下了两颗牙齿。臣子捡起牙齿揣在怀里。

  太祖问,你是对我不满啊?

  臣子答,我不敢表示不满,不过史官会记录这件事。赵匡胤听罢,立刻冷静下来了,很快转换态度,决定要赐他金银。

  因为史官的记录,赵匡胤打臣子的事会世代流传,即便皇帝也心有畏惧。

  记录是一个伟大的力量,当我们知道一件事要被记录,行为立刻发生了改变。公安部去年出台规定,民警执法时,公民可以拍照。它对社会治理将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当然,数据还有其他的作用,实现智能化运营、精细化管理、个性化制造,数据还有外部性。如数据积累到一定量时,就能从中发现一些规律,实现运营的智能化;再如厂家采集了人体的详细数据,可以实现服装的大量个性化定制。

  作者为著名信息管理专家、观数传媒创始人,阿里巴巴集团原副总裁。本文根据涂子沛9月7日在大数据与产业互联网和创新发展高峰论坛暨第二届南京大数据产业年会上的主题演讲整理而成。原文发表于微信订阅号“涂子沛频道”,财新网经授权转载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陈华懿子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