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减产协议近一年,油价未来如何

2017年11月08日 14:07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减产协议能否成功延期,关键还在于不确定的地缘政治形势。减产国更倾向于等到明年3月份协议终止到来之际再决定是否延期
标普全球普氏
标普全球普氏隶属于标普全球(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SPGI),是商品和能源市场的信息和基准价格的重要独立提供机构,在150多个国家都拥有客户,随时关注新闻、定价和分析方面的专业观点。标普全球普氏能源资讯分析的范围包括石油、天然气、电力、石化、金属、农业和运输。

  【财新网】(作者Mriganka Jaipuriyar)欧佩克限产3250万桶/天这一里程碑式的协议距今已经签订了近一年,油价上行突破重要关卡,12月布伦特原油期货交易合同在今年10月最后一天突破60美元/桶,同比去年上涨10美元。

  当时,在俄罗斯牵头下,欧佩克成员国和10个非欧佩克产油国承诺联合将市场供应削减180万桶/天,以试图将已达历史高位的原油库存水平降低。而今年5月,最初约定期限6个月的减产协议也被延长至2018年3月。

  在美国产量持续增长、全球石油库存五年均值创新高的背景下,欧佩克国家执行减产虽非一帆风顺,但仍锲而不舍地推进,驾驭月产量和出口量。这一行动似乎也说服了市场,前一季度原油价格大多维持在50美元-55美元/桶的价格区间内。

  此前8月,受太平洋恶劣天气的影响,市场供应短缺紧的情况已经打破了基本面的平衡,使布伦特原油期货从结构性上扬态势转变为现货溢价——商品现价比它的未来估值还要高。现货溢价通常指市场迫不及待,宁愿现在以更高价格获得原油,这也突显出我们所说的该商品的短缺和急迫。

  去年,欧佩克、非欧佩克集团产油国以及美国油商之间竞争激烈,亚洲则成了“扫货”主力军。然而,现货溢价的市场结构,以及欧洲和美国复苏的石油需求,对亚洲的炼油厂而言,已造成非亚洲套利原油的成本上涨——例如南美洲或非洲西部原油,在此情况下已经不得不与近端的中东、俄罗斯和东南亚原油互相竞争。

  与去年此时截然不同的是,如今市场关心的重点是亚洲区域原油合同谈判将如何进行。去年生产商的前景晦暗无光,因为当时很多人还在怀疑欧佩克减产的力度。当时确实是一个买方市场。如今,减产显然被证明是有效的,因此卖方可能会发现,当布伦特原油价格在60美元/桶时,他们有了更大的话语权,也自然而然地收获更多的利润。

  然而,亚洲在市场波动中的影响力仍旧十分显著。对于担心价格上涨的亚洲买家来说,第三基准原油可能会提供一些缓冲。迪拜原油是几种中东和俄罗斯原油的作价基准,它现与布伦特原油相比,正变得越来越具有竞争力。布伦特-迪拜期货首月掉期交易,或称EFS,是市场用来评估迪拜系原油估值和布伦特系原油估值的关键。根据标准普尔全球普氏数据,2016年11月28日,EFS收窄到1.79美元/桶,达到近13个月最低的水平。

  今年10月30日,EFS 上涨到2.6美元/桶,达到近11个月的最高水平。

  在此影响下,那些由欧佩克多数成员国生产的、以迪拜估价相联系的原油,可能在与亚洲买家谈判时会得到更多青睐。

  既然欧佩克主导的努力在推动价格超过60美元/桶的过程中取得了成功,投资者所关心的问题是,产油国减产的努力还能继续吗?60美元/桶的全球基准价格水平,是否足以抵消此前生产过剩所造成的亏损?还是说沙特阿拉伯打算力排众议,更加激进地专注于野心勃勃的减产计划中去,从而推动价格上涨?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最近谈到,他会支持欧佩克将减产协议延期至2018年3月之后,以重新平衡全球市场。

  “我国确认已经准备好延长减产协议,该协议已经证明了其重新平衡市场供需的可行性,”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10月30日的一份声明中说。

  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是沙特在位国王萨勒曼(Salman al Saud)的儿子,是欧佩克核心石油政策最关键的驱动力。

  他补充说:“全球市场对石油的高需求吸收了页岩油增加的产量。”

  他还说:“尽管市场面临挑战,但由沙特主导、修复市场平衡的努力正不断证明其可行性。”

  尽管他支持延期,但所有的协议细节,包括其减产时长、各国限额或任何其他新条款,都必须在欧佩克举行下一次会议之前进行协商。欧佩克下次会议将于11月30日在维也纳总部举行。

  减产协议延期距离靴子落地尚远。本周将与沙特石油部长Khalid al Falih在利雅得见面的俄罗斯能源部长Alexander Novak认为没有必要在11月30日的会议上宣布延长协议。

  一如以往,减产协议能否成功延期,关键还在于不确定的地缘政治形势。例如在近期库尔德独立公投后,伊拉克和库尔德均声明其对石油的所有权;其次,美国威胁放弃伊朗核协议导致伊朗石油出口前景未卜;此外,以沙特为首的国家对卡塔尔的断交风波,加剧了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之间的紧张关系。

  减产国更倾向于等到明年3月份协议终止到来之际再决定是否延期。当然,这意味着市场将聚焦于11月30日于维也纳举行的会议,以寻求各国间是否能达成共识的迹象,尤其是两位协议中体量最大的参与者——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

  目前,由于市场预计减产将延期至2018年年底,ICE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仍徘徊于近27个月的高点。

  作者为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亚洲及中东能源新闻和分析副主任分析师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