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改革40年浙江民间经济的演进

2018年11月23日 17:02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政府如果不先入为主地替民间进行选择,如果不先入为主地制定一套制度安排,民间一定能在既定的约束条件下,选择最具效率、最有利于增进其自身福利和加快国家民族发展的企业模式。把企业产权模式的选择权交给民间,正是改革开放以来最根本和最重大的举措
2018年11月16日,浙江宁波,784位嘉宾齐聚一堂为宁波经济社会的高质量发展献计献策。民间经济是改革开放以来,推动浙江区域发展与制度变迁的一股基本力量。图/视觉中国
卓勇良
1955生于上海,长于宁波,就学于杭州。浙江省体改研究会副会长、研究员,原浙江省发展和改革研究所所长。2010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12被省人社厅评为浙江省二级专家。曾新疆挂职,日本进修,多次获省部级学术奖。

  【财新网】(专栏作家 卓勇良)民间经济是改革开放以来,推动浙江区域发展与制度变迁的一股基本力量。浙江民间经济,缘起于基层和农民求发展、求生存“不得不然”的惟一选择,成就于“自然而然”选择下的帕累托改进的巨大绩效,争议于“妾身未分明”、改革滞后的“不以为然”之中,展望于“深以为然”的未来美好发展。

  民间经济意思是“民有”,民营是其基本内涵。“民营经济”则并不具有“民有”内涵,并不具有完整科学的产权定义。“名不正则言不顺”,这或许也是否定民间经济的思潮,一度能够甚嚣尘上的一个重要原因。遵照党的十七大和十八大提出的“以人为本”,十九大提出的“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和“坚持人民当家作主”等精神,以及按照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求实精神,本文使用“民间经济”概念。这样不仅更科学合理,且可与“国有经济”概念相对应。

1、不得不然的制度回归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影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