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硬着陆”去哪儿了

2017年01月10日 15:3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未来岁月,当务之急是企业减负,强化民间产权保障,增强民企信心,优化提升信贷对实体经济支持
卓勇良
1955生于上海,长于宁波,就学于杭州。浙江省体改研究会副会长、研究员,原浙江省发展和改革研究所所长。2010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12被省人社厅评为浙江省二级专家。曾新疆挂职,日本进修,多次获省部级学术奖。

  【财新网】(专栏作者 卓勇良)“硬着陆”阴影笼罩着中国经济。2013年下半年,鉴于中国经济若干主要指标断崖式回落,境外一些重要研究机构,以及境外主流媒体,包括高盛、《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等,纷纷认为中国经济将“硬着陆”。2014年上半年,国内少数大牌学者也开始提出这一观点。

  中国经济确实异常严峻。“硬着陆”有相当大概率,说人“唱衰中国”并不公允。2001至2011年,按美元计算中国商品出口年均增长21.7%,2011年后甚至连年负增长; 1998至2011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利润年均增长33.3%,2011年后甚至猛然回落至负增长。

  刹那间,种种令人沮丧信息铺天盖地,网上更是一片悲情。企业遭受煎熬,一些金融机构巨额坏账,地方政府焦头烂额,宏观经济堪忧,各方预期一派悲观。

1

  对于这种近乎烈火烹油的景气高涨到接近冰点的经济寒冬,全球很少有经济体能经受得住。委内瑞拉因出口受挫,国内经济一塌糊涂,本币大幅贬值,人民水深火热。

  然而中国经济顽强挺立。特别是2016,工业好转已是不争事实。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一些主要财务数据,持续数月全面好转。如亏损企业累计增长数, 2016年11月同比增长仅0.2%,比2015年猛降17.2个百分点。这数据也许有假,但比去年同期低17.2个百分点的假,恐怕是造不出来的。

  工业主营业务收入增速稳步上升。2016年一二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0%,2016年11月份累计同比增长4.4%,上升3.3个百分点。这一指标未受去年基数高低影响,真实性更高一些。当然,2016下半年生产者价格开始上涨,但即使去掉这一因素,上升趋势也比较明显。

  企业库存增速开始上升。这一数据的重要意义,在于反映了企业生产经营的重要行为特征,或可说是企业信心指数。

  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自2014年8月以来,存货累计增速持续下降。撇开价格因素不说,大致是典型的去库存过程,也是信心下降过程,对宏观经济有很大不利。因为根据经验,去库存大致将拉低GDP增速0.5至1个百分点。然而2016年6月份,存货累计增速在降到负1.0%水平上后,开始上升,至2016年11月份累计同比增长3.1%,比上月上升1.7个百分点,比2015年同期上升2.3个百分点。这里有价格影响,但上升趋势明显。

  工业利润增速开始上升。2015年,中国工业利润负增长。2016年一二月份同比增长4.8%,至11月份累计同比增长9.4%,比一二月份上升4.6个百分点,比10月份上升0.8个百分点。更重要的是,这同样未受去年基数影响。浙江工业利润2016年至11月累计增速,更是达到16.3%。

  印钞机似乎稍有放慢。人民银行公布的狭义货币增速,2016年11月同比增长22.7%,数字仍偏高,但比第三季度降低2.0个百分点。需指出的是,这数字与2015年同期比,仍高出7.0个百分点;而2015年11月份则比2014年同期高12.5个百分点。但愿印钞机放慢不是短期性的,而是趋势性的。

  “硬着陆”去爪哇国了!如果没有小概率突发事件,如果金融体系,以及债市、汇市和股市,能有大致的稳定,中国经济“硬着陆”阴影,应已经或正在消散之中。

  是什么因素导致“硬着陆”消逝或正在消逝?总括说是三点,一是改革造就的民企崛起,二是入世带来的开放活力,三是近30余年快速发展积累的人力和物质资本。以及中央和国务院应对有方,若干政策成功等。但客观地说,基本支撑是如下几个方面。

  消费崛起。消费崛起是由居民收入增长相对加快推动的。居民人均收入占人均GDP比重,或可直接理解为收入占GDP比重。大致已从2011年41.4%,上升到2015年44.5%,上升3.1个百分点。这就使得在出口投资等指标断崖式下滑情况下,消费增长直至2015年,仍坚实保持两位数。即使2016有所下降,11月份累计增长实际仍达9.2%。

  草根韧性。有人会说,居民收入增长相对加快,难道不就是增加企业成本嘛?兄弟,常识会骗人的。中国经济长期粗放外延增长,“遍地是黄金”。据我调查,仅一个美容足浴等行业的毛巾洗涤专业化社会化,店家通常一年即能节支10余万元。劳动成本上升压力之下,企业强化精益管理生产等,省下的钱有可能超过劳动工资增长。更重要的是,如劳动者收入长期低下,占GDP比重长期很低,商家的东西卖给谁去?草根韧性决定了民间有很强应对能力。

  积极收缩。当中国商品出口从年均增长20%多,降到负增长时,绝大多数企业懵了。好比准备了20人酒席,只来了不到10人,这宴会看来是办不下去了。其实最佳办法比较简单,缩小宴会规模,请已来的客人痛饮,浙江民间企业用的就是这招。相当一部分企业这几年积极压低库存,减少负债,减少用工,加快技术进步和新品开发。典型者如中天集团氟硅产品逆势而上,我一位小表妹的杭州美坪米家俱店日子居然也不错。由此导致低水平下的生产经营新均衡。

  “硬着陆”之围暂解,当下应积极探讨促进经济回升问题。本人也已观察到了一些重要迹象,提出“浅V”回升判断。如何积极促进这一回升,本书花费较多笔墨,如能回答读者心头一些疑惑,是作者荣幸。

  现最大问题是坚定民间信心。法治现状不容乐观,生命亦如此脆弱更何况财产权;全面深化改革阻力重重,重大改革缺少显著进展;全球化惊现逆流,“二战”后美好时光或正在终结;金融体系风险等较多存在,经济运行仍须高度审慎。未来中国走向如何,相当一些人迷茫不安,未来发展有较多不确定性。

  不过,我们应清晰认识到中国经济是具有坚实支撑的典型夹心饼干。上层是权贵以及一大堆垄断国企,包括那些能量极大,随时能兴风作浪,有深厚背景的个人和机构,如2016年底杭州市拍卖商住用地,楼面价最高达令人难以置信的4.3万元,据总部在杭州的好地网分析,出让金2/3来自国企。中间是政府,他们的确非常为难。利益集团如坚冰般地难以破除,传统价值仍左右人们的思维和行为,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进展缓慢。下层是草根经济,这才是中国经济当下一股最积极健康和最有活力的力量,他们正在从2011年以来的打击中恢复过来,重建新的均衡,竞争力正在恢复重构。

  草根经济惟一选择是好好干活。小区外新开的粢饭小铺,小夫妻俩从早上六点干到晚上八点多,脸上始终堆着微笑。这是他们的安身立命之所,他们小孩的未来幸福,他们爸妈的寄托,他们没有半丝理由懈怠,而这正是中国东南沿海民间经济一个缩影。所谓草根经济当然包括改革开放后迅猛壮大的众多民间大中型企业,如低调的浙江中天集团,桐庐快递帮、深圳华为等,他们才是中国经济的中流砥柱。别看有一些企业家似乎玩世不恭,言语消极,其实他们像丛林中的狼一样紧盯着任何一个可能的商机。

  希望在民间,希望在千千万万民间企业家当中。上世纪80年代初期以来,政府依靠他们,形成了快速的市场化、工业化和城市化,现如今也必须紧紧依靠他们。令人遗憾的是,他们的处境有一点点艰难。财产权总是像达摩克利斯剑那样,以前钱少无所谓,但现在资产是他们的价值体现,产权问题凸现;企业税费加重,中产税负也不轻,“最高智囊”的大牌学者只知与西方比,不知与国内以前比,认为宏观税负不高,指责别人跨界不懂,更让人特别不好受。

  未来岁月,当务之急是企业减负,强化民间产权保障,增强民企信心,优化提升信贷对实体经济支持。而就当下言,仍存在着有人喜欢有人愁的结构性困境,压指标和片面追求数字好看,一些地方收过头税等较多问题。虽然经济已有“浅V”回升迹象,但仍面临着巨大困难和压力,如何真正形成微微向上的实际增长曲线,惟有上下齐心,共同努力,别无选择。

  祝福中国经济!

  (本文系即将出版的新书《中国经济为什么没有“硬着陆”》绪言)

责任编辑:杜珂 | 版面编辑:刘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