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评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贸易摩擦进程的三条主线

2019年12月18日 10:31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在大国博弈向金融、科技、治理领域扩散的背景下,第一阶段协议的达成意味着双边分歧在经贸领域的降维处理,这一方面将边际上缓释中国经济面临的短期外部冲击,另一方面有利于在全球价值链重塑的大背景下通过深化结构性改革获取长期制度收益
程实
经济学博士,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他带领的研究团队覆盖全球宏观、市场策略、固定收益和行业研究,是亚洲地区知名度和影响力俱佳的专业投行研究团队,2017、2018年连续上榜II(机构投资者)权威评选的“大中华地区最佳分析师团队”。程实个人研究领域是全球宏观和金融市场,是香港市场深具影响力的一线首席经济学家。他同时担任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盘古智库学术委员,香港中文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和浙江大学等高校金融硕士导师。获得专业奖项包括:全国金融五一劳动奖章、中国工商银行首届“大行工匠”、全国金融图书最高奖“金羊奖”等。

  【财新网】(专栏作家 程实 特约作者 王宇哲)“不待春风遍,烟林独早开。”近期,在历时近22个月的谈判后,中美就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标志着贸易摩擦迎来从逐步升级向渐次缓解的关键拐点。我们认为, 2018年初至今,以下三条主线决定着中美贸易摩擦及谈判进程:第一,攘外与安内。作为全球前两大经济体,中美两国都有明确的国家利益和政经实际,贸易摩擦是大国博弈的具体体现,而各自内部的核心考量决定了贸易摩擦的底线。第二,时间与空间。在贸易摩擦第一阶段,美国力图用外贸政策高压尽快赢得时间上的主动,而中国则尽量在内外风险有共振隐患的情况下实现政策空间的腾挪。随着全球宏观环境的重大变化,当前双方在博弈策略上的非对称性明显减弱。第三,政治与经济。近三年来,特朗普的执政之路经历了从初期被建制派普遍反对到税改落地后迎来支持率提升,再到发动贸易摩擦重新陷入争议,以及当前面临弹劾风险。在大选年来临之际,为连任捞取筹码毫无疑问是其推动贸易摩擦缓和化的重要动因。对中国而言,在大国博弈向金融、科技、治理领域扩散的背景下,第一阶段协议的达成意味着双边分歧在经贸领域的降维处理,这一方面将边际上缓释中国经济面临的短期外部冲击,另一方面有利于在全球价值链重塑的大背景下通过深化结构性改革获取长期制度收益。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翔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