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建设和完善中国科技伦理治理相关的法律体系(上)

2021年09月15日 15:03 来源于 财新网
新兴科技的伦理治理原则与伦理规范,应当对相关的法律起到指引作用;反之,相关法律法规和规章的制定,也应当能够得到这些伦理原则和伦理规范的辩护
贾平
贾平,公共卫生治理中心执行主任,美国德克萨斯州圣玛丽大学法学院兼任教授;毕业于华东政法学院和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生命伦理学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美国亚洲协会Fellow;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青年领袖(2009-2015);曾任抗击艾滋病、结核与疟疾的全球基金(The Global Fund)国家协调委员会代表和全球基金监管机构(AIDSPAN)理事会理事;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人权研究中心访问学者,并在国内多所院校任客座教授或研究员。

  【财新网】(专栏作家 贾平)科技伦理治理的核心要义,乃是通过建立一套完整的伦理指南和伦理规则体系,以“伦理先行”为原则,最大限度降低和限制新兴科技发展中针对人的主体及其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可能出现的一系列风险和不确定性,缓解、避免科技发展和人的尊严与人的存在意义之间出现抵牾,为解决人类由此面临的道德困境提供解决指导和争议解决的方案。

  但在很多情况下,仅仅靠伦理规范,似乎并不足以阻止科技发展中“恶”的出现,或者说,很难去阻止科技发展的成果被用于“恶”的目的。原子弹的发明就是一个例证:事实上,武器的发明及其杀伤力的不断提升(这恰恰是西方近现代科技发展成果的重要表现之一),给全球共同体的存在带来了持续威胁,并导致了无数悲剧的发生。但人们会争辩称,武器也给人带来了安全,为公民正当防卫提供了保障(比如,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为美国公民的“持枪权”提供了保护,即便在其国内存在大量争议)。我们似乎很难以武器在战争中使用会制造大规模杀伤为由,去限制和禁止所有的武器生产和发明(全球范围内存在针对某些武器的限制机制或双边协定,比如为了限制核武器的扩散而成立的国际原子能机构;1987年,美苏间曾经签订《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以国际条约的形式限制相关武器的发展和扩散),这就让我们陷入一个道德困境:人类发明武器来保护自己,但却同样是这些武器,对整个人类的存在构成了威胁。

  推荐进入财新数据库,可随时查阅宏观经济、股票债券、公司人物,财经数据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刘潇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永远在路上 南华早报 网贷天使 政治局委员 中远集团 高澜股份 转移支付 政法委书记 全国人大常委会 李雅 收官 私募债 中债登 陈一新 历届中央政治常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