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法兰西怎么了?

2012年12月07日 09:04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法国的浪漫社会主义在与德国的莱茵资本主义的竞赛中,屡屡遭受挫败
张丹红
财新网“名家/新秀”专栏作家。198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语系。1988年到德国。1990年开始在德国之声中文部工作。2009年调至经济部,任高级编辑,主要关注德国企业和经济及欧债危机。

  【名家/新秀】(财新专栏作家 张丹红)

  2012年12月6日

  最近似乎全世界都与法国过不去。

  评级公司穆迪刚刚取消了法国的最佳信用级别,国际货币基金、经合组织、欧盟委员会都认为欧洲第二大经济体已到了不改革便将没落的紧急关头。

  德国经济五贤人--政府的最高经济智囊团也急着为邻国出谋划策,使骄傲的法兰西人火冒三丈。德国媒体更是将矛头对准了法国,似乎欧元区的成败与否不是取决于马德里、罗马,而是巴黎。

  曾经称雄世界的法兰西到底怎么了?

  几十年来,历届法国政府都在暗中与德国较劲。从竞争力到货币,不说赶超德国,至少也要平起平坐。

  但是,法国的浪漫社会主义在与德国的莱茵资本主义的竞赛中,屡屡遭受挫败。欧元诞生13年来,失去了货币贬值这一调节工具的法国更是难以与“德国制造”竞争。据高盛的研究,法国的价格必须降低20%才能与德国一争高低。

  法国经济的竞争力越来越落后于德国的一个重要原因是12年前开始实施的一周35小时工作制。

  据法国一家经济研究所公布的数字,该国雇员年均工作时间为1679个小时,而德国人每年工作1904个小时,比法国人多出6个星期。在欧洲范围内,法国人工作时间最短。如果效率很高,时间长短并非关键,但法国的工作时间是工会长期斗争的结果,而非高效率的产物。

  令法国企业头痛的还有僵化的劳动市场。

  德国商业银行首席经济师克雷默尔在接受我的采访时说:“法国法定的最低工资相当于平均收入的一半,这是该国失业率居高不下的一个原因。”法国目前失业率为11%,是德国的两倍。25岁以下的年轻人中,四分之一就业无门。

  据欧盟委员会的统计,过去10年里,法国制造业流失了75万多个工作岗位。结果是那里制造业在整个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小,目前这一比率是12.5%,德国是法国的两倍还多。

  德国经济的秘密武器是遍布全国的数千家中型企业。它们比大型康采恩具有更强的灵活应变的能力,与小型企业相比,又有明显的资金和研发优势。

  法国的企业结构像金字塔,一方面是顶尖的世界闻名的康采恩,另一方面是无数小型企业,中段明显不足。原因是雇员人数一旦超过50人,他们便受到严格的解雇保护,这使企业家对扩充公司规模心有余悸。小企业更容易受到经济不景气的冲击,因此,法国公司的破产率是德国的两倍。

  大量工业企业的规模过小,削弱了法国的竞争力;而几家主要银行的规模之大同样令巴黎政府担忧。

  2011年底,法国巴黎银行的资产负债总额相当于全国经济总量的90%,高于德意志银行占德国的GDP比。由于法国传统上与地中海区域关系密切,该国银行深陷南欧国家的债券泥潭。这也是法国力主解救希腊的一个原因。

  据慕尼黑ifo经济研究所的统计,法国银行对南欧危机国家的投资占法国经济总量的比重相当于德国银行相应比率的两倍。一旦欧元危机升级(比如希腊主动或被迫退出欧元区),法国很容易受到牵连。

  债务状况是法国的另一个隐患。过去30年里,巴黎政府没有一次实现收支平衡。奥朗德总统虽然没有放弃明年预算赤字控制在GDP3%之内的目标,但几乎没有人相信法国能够达标。

  与之相比,德国赤字率今年已降到1%以下,明年将趋近于零。

  法国债务额度超过90%的警戒线,德国则降到80%。降低债务的前提是经济增长。德国虽然放缓了增速,但在欧元区仍是一枝独秀。法国经济则陷入停滞,明年甚至面临萎缩的威胁。

  在德国商业银行首席经济师克雷默尔看来,法国近年来一直在走下坡。不过,将欧洲第二大经济体视为欧元区下一个危机的源头,也不免有些过分。因为如此庞大国民经济的衰落是一个极为缓慢的过程。这应了中国的那句俗语:“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法国目前仍是世界第五大经济体,第六大出口国,今年上半年是世界第四大最受外国投资者青睐的国家。

  “法国的工业基础依然很雄厚,在人口结构方面优于德国”,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的法国问题专家德默斯梅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说。法国生育率较高,是少数几个不面临人口老龄化的工业国之一。法国的另一个优势是能源价格较低,原因是该国75%的能源来自核电站。

  曾经有报道说,法兰西人是世界上最悲观的民族。德默斯梅对此加以证实。她说:法国人对个人前途的预估可能是积极的,但对国家、对整个民族未来的展望不甚乐观。这是他们原则上对所有改革持拒绝态度的原因。言外之意:反正走下坡的趋势不可逆转,任何改革都无济于事。当初萨科奇将退休年龄由60升至62岁时遭遇的抵抗人们仍然记忆犹新。

  看来天将降大任于奥朗德。他必须拿出10年前德国总理施罗德大刀阔斧改革、不计个人得失的勇气。迄今奥朗德没有给人一种雷厉风行、敢做敢当的印象。不过,德默斯梅仍然相信奥朗德具有扭转乾坤的能力。她说:“奥朗德的方针是:走改革的道路,但不惹恼法国人民。”这意味着,他将比萨科奇更谨慎、更有耐心,但也将需要更多的时间。

  问题只是:金融市场还会给法国多长时间。迄今巴黎财政部与柏林一样是危机的赢家。法国债券被视为安全的港湾,收益率比德国国债高得有限。一旦法国在投资者眼中由救助国变成可能接受救济的对象,那么受困的将不只是法国,整个货币联盟的根基也将受到撼动。这也是柏林政府甘愿得罪巴黎、让自己的经济顾问为邻国献计献策的原因。■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