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中国与欧元危机

2013年01月10日 08:18 来源于 财新网
在欧洲统一货币的未来没有保障的前提下,中国对欧洲的支持仍将停留在口头,或是通过国际货币基金对欧元区提供间接帮助
张丹红
财新网“欧元日记”专栏作家。198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语系。1988年到德国。1990年开始在德国之声中文部工作。2009年调至经济部,任高级编辑,主要关注德国企业和经济及欧债危机。

  【名家/新秀】(财新专栏作家 张丹红)近1000年前,德皇海因里希四世启程前往意大利的嘉诺撒,请求教皇格里戈利七世收回将他开除出教会的决定。一路艰辛不算,海因里希在嘉诺撒城堡外悔罪数日,才得到教皇的接见。从那之后,嘉诺撒之行成为自取其辱的代名词。

  在英国金融专家戴维•马什看来,2011年10月法国前总统萨科奇对中国的访问便是一次嘉诺撒之行。萨科奇向中国求救,但遭到中国政府的拒绝。马什在接受我采访时说:“真令人汗颜。中国虽然拥有巨额外汇储备,但仍是一个穷国。其人均财富只是法国的十分之一。”

  令萨科奇垂涎的果真是中国已超过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在欧元区陷入经济衰退的时候,中国仍在快速增长。去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增加13000亿美元。高盛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在德国“商报”撰文说:“这就好比中国每12个半星期创造一个希腊,或者每年生产出一个完整的西班牙。”

  尽管如此,指望中国扮演白马骑士的角色是天真的。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毛振华教授看来,尽管出于外汇储备配置的原因或是国际关系的考虑,中国还有一部分资源留在欧洲,“但是有些风险比较大的国家别人都不去,我们也不敢随便去。我们既不比别人的水平高,也不比别人的运气好。”

  中国没有大量买进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国债,难免令欧洲人失望;而欧元区行动迟缓,眼看着危机升级,又让中国领导层扼腕。

  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创建者毛振华认为,欧元区迟迟拿不出解决方案的原因正是欧元设计的最大缺陷。他在接受我采访时说:“欧元区最大的症结是财政税收体系和货币体系不相匹配。在出现危机的时候,各国只有财政政策,但没有货币政策,特别是不能运用发钞权来缓解危机。”于是货币联盟的成员国必须向欧洲央行求助。而央行不是自己说了算,需要集体讨论通过。这就是欧元区应急能力不足的原因。毛教授主张欧元区的改革应当致力于加大财政体系相互融合以及彼此救助的程度。

  不过,欧元区距此还十分遥远。去年夏天当欧元眼看土崩瓦解时,各国政治家表现出少有的改革热情。但年底的峰会上,任何热情与激情都已荡然无存。

  这意味着,欧元区今后仍免不了波动与震荡。迄今,中国已深受其苦,最突出的表现是对欧元区出口的下降。欧元区曾是“中国很大的市场和投资来源”,毛教授说,现在这两个方面都不那么景气。另外,中国在欧洲的一些投资效率也较低。

  这只是中国希望欧元区稳定的部分原因。更为重要的是,欧元应当成为与美元相庭抗礼的货币。因为正如人大经济研究所所长毛振华教授所说,“一个特别强势的美元并不公平,不利于世界经济的良性循环”。在他看来,欧元区正是在感受到美元的压力之后才成立的。“一个稳定的欧元区对于全球经济格局的稳定、对于控制因美元强势产生的剥削都是很重要的。”毛振华认为,欧元的存在对中国财富的安全、风险的分担都有好处。

  与中国大多数学者一样,毛振华也乐见欧元区保持完整。“希腊退出欧元区是很冒险的一步。”因为这可能产生连锁效应。投资者马上会问:下一个轮到谁?所以毛教授认为,欧元区缩小规模与欧元区崩溃差不多是一个概念。

  在欧洲统一货币的未来没有保障的前提下,中国对欧洲的支持仍将停留在口头,或是通过国际货币基金对欧元区提供间接帮助。欧洲政治家再来一次嘉诺撒之行也不会让北京政府动心。不过,对德皇海因里希四世来说,在嘉诺撒城堡的忍辱负重使他如愿以偿:教皇最终收回成命。■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曹文姣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十八届五中全会报告全文 小伙收集雾霾做砖 陈一新 山水水泥 人民银行 吹风会 北京雾霾 中国高铁版图 方克友 伦敦烟雾事件 征信 财新网 银监会 新《预算法》的立法宗旨进行了重新定位,包括 2015中国股灾 孙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