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GDP还告诉了我们什么

2016年03月29日 10:12 来源于 财新网
在经济“新常态”下,我们需要从GDP数据本身,探寻经济新变化的蛛丝马迹,即“GDP除了经济增长快慢之外,还告诉了我们什么”

  【财新网】(专栏作家 张涛)近年来,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民间社会逐渐达成一个共识,就是经济运行“不简单以GDP论英雄”,因为GDP作为观察经济运行的指标而言,存在一定局限性,例如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许宪春在其新书《中国政府统计问题研究》中就曾对GDP的局限性进行了归纳,即不能全面地反映经济发展、不能全面地反映社会进步、不能反映资源环境的变化和不能全面地反映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

  但“不简单以GDP论英雄”,也并不是GDP数据不重要,因为截至目前,在观察经济运行情况的时候,GDP依然是最为重要的经济指标,不过在经济“新常态”下,我们需要从GDP数据本身,探寻经济新变化的蛛丝马迹,即“GDP除了经济增长快慢之外,还告诉了我们什么”。

  一、名义增速和实际增速的实况是什么?

  按照2008年SNA的定义(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5个国际组织共同制订的《国民账户体系》,简称SNA),GDP是一个国家所有常住单位在一定时期内生产活动的最终成果。通常而言,我们更多关注GDP的实际增速,即剔除物价因素之后GDP的增速,但并不意味着GDP的名义增速(未剔除物价因素的GDP增速)就没有意义,尤其在后危机时期,作为就业和通胀综合情况的经济指标,名义GDP增速显得格外重要,实际上欧美日等货币当局已将GDP名义增速作为了其政策目标了。我们的情况呢?2015年中国GDP名义增速是6.42%,是1999年(6.25%)以来的最低水平;GDP实际增速是6.9%,是1990年(3.9%)以来的最低水平。1999年的宏观大背景主要是亚洲金融危机,1990年的宏观大背景主要是中国“价格闯关”失败后的社会风波,而当前GDP名义增速和实际增速值双双指向了前期危机时的最低水平,表明当前经济运行确确实实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1

图1:经济增长与物价情况

  二、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实况是什么?

  如果将实体经济简单的看作是剔除金融后GDP的话,即观察剔除金融业增加值的GDP名义增速。危机前(2004-2008),实体经济名义增速平均在18%,危机爆发初期的2009年一度跌至9%,随后在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下,快速回到18%。但自2012年之后,实体增速就一路下滑,到2015年已经降至5%,是改革开放以来最低水平。

  同时观察银行业资产年增规模占剔除金融业增加值后GDP的比重,这个指标反映的是金融对于实体经济的拉动效果。危机前(2004-2008),这个占比平均为30%,即1元的金融投入能够带来3元的GDP增长。目前这个占比已升至42%,即1元金融投入只能带来约2.3元的GDP增长。鉴于经济还在减速下行,可见金融对于实体经济的贡献越来越低。

  还有就是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这个指标反映了金融在整体经济中的份量。危机前(2004-2008),金融占经济的比重平均在5%,目前已经升至9%。一方面说明我国经济结构确实发生了变化,但“实体经济差、金融风险高”也是实情。

2

图: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情况

  三、旧经济与新经济的实况是什么?

  伴随经济增速的回落,中国的经济结构也发生了较大变化,尤其是服务业对经济增长贡献继续增加,“三新”(新产业、新业态、新产品)在经济中的比重大幅提升,可以说我们的经济运行已近进入到新旧经济切换阶段。但如何观察这一切换进程呢?还是需要从现有的GDP数据中得来。

  目前GDP统计中的第三产业除了包括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通信,批发零售,金融,住宿餐饮,房地产五个行业之外,还包括了涵盖IT、软件、信息传输,租赁和商务服务,科研技术服务和勘探,居民服务,教育,医疗卫生和社会保障、福利,文体娱乐,以及公共服务等在内的其他服务业,而这些其他服务业虽不全面,但基本反映的是“新经济”情况。截至2015年,其他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已经升至20%左右,在2015年6.9%的增长中,有2.4%是来自其他服务业俄拉动;相应工业占GDP的比重已经降至36%,对于2015年6.9%的增长拉动仅为0.13%。由此可以看出,虽然经济增速在回落,但结构调整也在出现明显的变化,说明新的增长点可能已经出现了端倪,而此端倪一定会被宏观层所重视,也会在政策安排中予以考虑。

3

图3:新经济与旧经济

  四、经济增长动力和就业的实况是什么?

  从劳动力需求曾面,目前中国正处于经济结构剧烈调整和城镇化仍在推进过程中;但从在劳动力层面,已进入到适龄劳动力人口净减少阶段,从2012年至今的4年间,16-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累计减少已近1500万,由此就业和经济增长的关系已经有了显著的变化。为了观察这一变化,笔者匡算了中国的非农就业数据,即用全口径就业数据减去第一产业的就业数据。

  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我国的非农就业年净增人数由危机前的1595万人(1996年)快速下降,到1999年的166万,同期的年新增城镇人口稳定在2100万左右。因此,当时出现了较为严重的失业问题——按照蔡昉等人的估算,当时的失业率接近8%。相应经济增速和劳动生产率增幅出现了快速下滑。所以,当时只要想办法把就业市场被危机冲击出的那个缺口填起来,劳动生产率就能很快地回升,经济自然也就好起来了。

  但是2008年危机以来,新增非农就业人数除了在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和2012年欧洲债务危机期间出现短暂小幅下滑之外,其它时间内非农就业人数基本保持在1700万左右(在2014年和2015年,农业和工业部门的就业实际上是净减少的,增加的只是服务业)。表明本次危机以来,我们的就业市场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但劳动生产率增幅却一直处于下降趋势中,对应着经济增速也是一路下滑。显然亚洲金融危机期间,通过增加劳动要素投入带动劳动生产率回升的办法,在本次危机后的运用空间受限了,其背后实际反映出了经济增长动力从哪来的问题。

4

图4:非农就业和劳动生产率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柘-实习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人民币贬值 山东疫苗事件总结 日元汇率为何走强 首都 北京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融资融券T+0 胃内容物吸入呼吸道致窒息死亡 保汇率还是保房价 中部战区领导班子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武汉被淹别墅原图 太湖水位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河南新乡暴雨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