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人民群众如何“当家作主”

2016年04月27日 10:16 来源于 财新网
随着科技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不管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普通民众的影响在相对上升
吴谦立

财新网“大谦视界”专栏作家。美国波士顿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美国某基金经理,负责全球宏观性投资。

出版过《公司治理:建立利益共存的监督机制》和《公平披露:公平与否》,以及译著《财务骗术》《拯救日本》《社会关系》,在《中国改革》等杂志上发表过宏观经济、货币政策方面的评论文章,在哈佛大学、马里兰大学有过讲座性授课

  【财新网】(专栏作家 吴谦立)在一个正常的现代社会里,谁出任领导人对于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直接影响并不大,因此许多民众对于选举都呈现冷漠的态度;不过另一方面,对于政治感兴趣的人士也有各种渠道可以参与政治、乃至影响政治,在一定程度上扮演国家主人的角色。

  之前文章专门谈过美国由党的领导人通过筹集、分配政治献金的权力来控制提名人的过程,这样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这样的现象还不只是出现在如今众目睽睽之下的共和党初选,民主党也不遑相让。

  桑德斯(Bernie Sanders)能够支撑到现在,其出人意料程度不下于特朗普(Donald Trump)。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他居然在没有党的支持下就获得大批的政治献金,让他可以“兴风作浪”。从去年4月底宣布竞选以来,到今年2月的短短几个月里,他居然获得1.1亿美元的资金。这些捐赠的资金高达92%属于低于200美元的小额捐款,有些人已经退休依靠联邦社会安全基金过日子,为了捐款给他,还制定了相应的财务计划,每天省出一块钱捐给他聚沙成塔。

  虽然每次选举,政治献金制度总被候选人拿出来说事,也曾经有联邦议员不堪忍受无休无止给主要捐款人打电话募捐的困扰而退出政坛,但是总体而言,政治人物——即使是在获得大额政治献金方面处于先天劣势的民主党人,在全国政治层面都很少有真正改变现状的行动。反而是由于科技的发展,网上支付给予普通民众捐献政治资金极大的方便,无孔不入的商业利益也由此建立了方便民众捐款的在线平台,使得普通民众支持自己心仪的候选人变得非常容易。纽约市等地方政府也开始实行鼓励普通民众捐款的政策:对于给市长、市政委员候选人的小额捐款,民众每捐一笔,政府都给予同一个候选人六倍的配备资金。这样的发展使得选举不再像以往那样一味地受到大财团和极富阶层的操纵,政治影响力的不平等多少有所缓解。

  了解这个背景,就不难理解老桑、老特这些原先的党外人士也能在各自党内呼风唤雨。虽说老桑在总统竞选上面看上去已经出线无望,但是民主党内仍然存在许多个小老桑。目前在马里兰州、宾夕法尼亚州以及佛罗里达州联邦参议员的党内初选,党领导属意的候选人们就各自面临这些小老桑们的严峻挑战。

  拿马里兰州来说,由于原参议员穆考斯基(Babara Mikulski)退休,民主党内主流、乃至媒体一致公认应由第八选区的联邦众议员范霍伦(Chris Van Hollen)来递补。小范出身于外交官家庭,从小跟随家庭游走世界各国见多识广,在哈佛大学就学期间就研究国家安全议题,十多年前出任众议员以来,多次出色地完成领导交给的政治和辅选任务,如果留在众议院内某天出任党的领袖或者议长完全指日可待。这次顺应党意填补空缺,原本应该是探囊取物,却不料受到同事爱德华兹(Donna Edwards)的挑战。从能力、资历和声望相比,小范占据完全的优势,但是对方以黑人、女性的身份出现,以呼吁在参议院内实现种族多元化为诉求,也因此在这个深蓝色的州颇为受用。在对方的攻势下,小范不得不在福利支出、贸易等议题上改变立场,更向左面靠拢。和老特、老桑一样,爱德华兹这样的候选人今年是否当选并不重要,因为他们对于领导权威作出严重挑战的“群体性事件”本身,就会对以后的参议员选举产生巨大的影响。

  相对于普通民众捐款给自己心仪的候选人,一些中上层富有人士则想更加直接地介入政治。J先生是加州的一位葡萄园庄园主,长期以来一直是个坚定的共和党人,始终给共和党捐款。2012年因为某个机会邂逅小布什的选战军师罗夫(Karl Rove),由此给后者设立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捐助了大批献金,帮助罗姆尼(Mitt Romney)竞选总统。但是,虽然罗夫的机构是共和党内最大、最有影响力的选战力量之一,他对罗夫如何使用这些献金却并不清楚,因为法律并不要求这些私人建立的超级行动委员会披露经费来源和开支的明细账目。作为一个捐赠大量政治献金的企业家,他可以由此获得许多和政治人物见面的机会,但他总是看不起那些一直在政治圈里混的人,认为他们不过是些在其他行业找不到工作的人(“unemployable”),因而对于这种见面机会不屑一顾,而是更关心自己的献金是否用在自己最关心的议题上面。为了更好地把资金用在刀刃上,他建立了自己的超级行动委员会,并且开始建立自己的数据库,每天都花费三个小时分析全国各地的政治形势。

  作为共和党人,他自然对奥巴马成功连任颇为失望,并且完全不愿再等四年让老奥任期届满再把民主党人赶下台,因此他就开始了自己的美国式“清君侧”。他首先选中的是2013年代表共和党竞选麻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的戈梅兹(Gabriel Gomez),这个席位是因为原来的参议员凯里(John Kerry)出任国务卿而空出的席位。虽然小戈是美国历史上少数几个既当过空军飞行员又做过海军特种兵的人,很能代表共和党的对外强势形象;又是在商业上取得成功的第一代移民的典范,可以弥补共和党在种族多元化方面的短板;还通过自己的实力击败党内已经出任政府公职的对手赢得出线权,说明有一定的实力和竞选能力,但是当时的共和党内却无人出面帮助他,因为在这个民主党人为主的深蓝州里,一个共和党人赢得全州范围选举的希望不大,或许在党内许多高层心里,由小戈参加选举只不过是为党在该州刷一次存在感,让选民知道自己不缺人才而已。但是,J经过自己的民意调查后,觉得小戈能够有所为,虽然从未和对方见过面,他还是主动和对方联系,为对方设计并赞助竞选广告。有他支持的竞选攻势一度给民主党带来相当的压力,民主党不得不也调集大量的资金为自己的候选人马基(Edward Markey)做广告造势。虽然最终小戈的竞选还是失败了,但是J的声望却在共和党内树立起来了,时任众议院议长博纳(John Boehner)等领导人也开始经常主动造访他,寻求他的支持。更重要的是,J给许多中上层人士特别是小企业主建立了榜样,他的经历证明了关心政治的人完全可以以更直接、有效的方式参与政治运作,更多的非政治职业人士开始建立起自己的超级行动委员会。按照目前这个趋势下去,今后很可能几乎在每个政治议题上面都会有许多这样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其建立者都可能是背景各异、诉求多元的“政治圈外”人士(outsider),这样每个政党正式的党中央之外将会出现许多不同阶层的“影子党中央(shadow parties)”。

  除了出钱之外,普通民众还可以身体力行,亲身投入政治运作。这一点,美国似乎是“从娃娃抓起”,保证了“每一届人民”都很能干:进入高中阶段,就在那些书虫们奋力参加奥数、奥物、奥化等各种学科的智力竞赛、体育健将们努力为自己获取各种奖牌时,任何一个对于政治、公共政策感兴趣的学生都可以自己拉起一个山头,建立类似的俱乐部,初步体验、尝试地方政治的运作,帮助议员竞选。到了大学,感兴趣的学生可以自主加入同样是由学生自发建立的“共青团(Young Republican Caucus)”、“民青团(Young Democrat Caucus)”,作为成年人就会有更多的机会参与政治运作。

  女儿的高中上几届有一个学生,在校期间就积极参加本州共和党的活动,现在在大学里正投入共和党今年党代会的代表竞选。竞选党代表不仅要花费许多时间,成功当选后参加党代会还得自掏腰包。不仅自掏腰包,实际的支出还很难完全由自己控制,因为届时入住什么样的旅馆完全由不得自己,一旦党代会的组委会分配给本州代表团入住的是最豪华的旅馆,一个穷学生即使捉襟见肘也只得在大会期间土豪一把。

  要说从小就立志从政的典范当数克林顿了,这哥们在大众选举政治方面具有深厚的童子功。他10岁的时候,家里第一次有了黑白电视,从此他就天天晚上6点30分坐在电视机面前一动不动地收看晚间新闻,特别关注人权等政治议题。上高中时,他竞选“童子国(Boys Nation)”组织的参议员,幼时结识的许多朋友后来成为他政治上的帮手。大学后,他一边读书一边给富布莱特(James William Fulbright)参议员工作。就读法学院时,他每天花大量的时间给潜在支持者打电话募捐,并且始终是纽黑文(New Haven)地区为民主党募捐最多的人。大学暑假期间,他帮助霍尔特(Frank Holt)法官竞选州长。有一次,在造势场合,对手阵营已经开始演讲,而法官大人还没有赶到,小克立即跑向公用电话找到老霍。得到老霍授权后,小克便跳上讲台代表候选人滔滔不绝。从此,只要老霍来不及赶场,就都由他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小子上台补场。

  以前我们讨论公务员工资的时候,曾经提及某位大学生完成作业时发现法律上面的缺陷,从而在全国范围推动联邦第27修正案的故事。类似的事情显然不乏后来人。

  加州太平洋大学法学院的一位教授上课时布置了一道作业:在州法律里面找出一个漏洞并寻求解决的方案。三名学生认真研究之后,发现虽然联邦政府以及各州政府每年花在采购上的经费高达数以百亿计,在加州的相关法律里面却存在一个盲点。于是,他们自己起草了一份修正案,把凡是试图影响政府决策的所有与政府官员的沟通交流都扩大定义为游说,并要求参与交流的人士必须向公众披露有关信息,还自己模拟了州议会的听证会,然后向州议员们游说、推销自己的研究成果。最终,他们成功地说服了一位议员,把修正案作为该议员的提案向州议会提出。议员进行辩论的过程,也是他们不断争取议员支持、面对面直接和利益集团的专业游说人士交锋的过程。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法案在州众议院全票通过,后面战场转移到州参议院。目前参议院已经几度对议案进行修改,等待最终表决。这期间,他们已经完成了学业,并且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在州参议院以进行法律研究作为正式职业。

  已故的耶鲁大学政治学教授达尔(Robert Dahl)建立了一个理论(pluralist theory of democracy)。在1989年的著作《民主及其批判》(Democracy and Its Critics),他认为没有一个现代国家完全符合最理想的民主状态,但是政治制度上先进国家的政治都属于多头政治(polyarchy),各派政治势力无一能够取得主导性地位,而是各自形成多个政治中心。这就决定了它们之间始终只能相互制约,但是在竞争中维持政坛的活力。能够做到多方势力互相平衡、争相表演,其背后就是因为社会各个阶层都有人士关心、参与政治运作,寻找扶持各自的代理人。

  随着科技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不管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普通民众的影响在相对上升。体现在选举上面就是,以前的选举更多地像公司选举董事会成员——候选人由公司领导提名、普通股东只能选择同意或不同意,但是现在的民众则能够在人选的提名上面也越来越有更多的发言权了。■

  作者为美国波士顿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美国某基金经理,负责全球宏观性投资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丽琨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华为外迁 雷洋事件 建立中国特色官邸制 马英九 消费金融 华为 雷洋案尸检 印度市场 检察院不让雷洋透露手机信息 雷洋事件不让评论 关于营改增的思考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 日本外相将访华 上海送奶车侧翻 陈忠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