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英国公投:“特朗普现象”的升级版

2016年06月28日 10:46 来源于 财新网
这次公投生动地表明,面对艰难复杂的困难形势,政治人物以及精英人士们未必比普通民众高明多少,而他们的非理性只会带来更大的恶果
吴谦立

财新网“大谦视界”专栏作家。美国波士顿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美国某基金经理,负责全球宏观性投资。

出版过《公司治理:建立利益共存的监督机制》和《公平披露:公平与否》,以及译著《财务骗术》《拯救日本》《社会关系》,在《中国改革》等杂志上发表过宏观经济、货币政策方面的评论文章,在哈佛大学、马里兰大学有过讲座性授课

  【财新网】(专栏作家 吴谦立)我们前面在评论特朗普的崛起时,曾经说过整个西方世界目前都出现民粹主义上升的趋势,民众不再愿意简单接受传统政治的领导方式,而亟需发出自己的声音。上个星期四的英国公投脱离欧洲就是又一新例,而且还是升级版。

  这次的英国公投和老特成功地在共和党内初选胜出有好多共同之处。

  首先,都是草根民众与政治上层当权派人物的决战,也都是草根民众出人意料地获得胜利。

  其次,民众的不满也都是出于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失落感,表现出仇外排外、反移民,在外交政策上面倾向于孤立主义。另一方面,政治人物都低估了广泛存在于民间的愤怒情绪。

  领头造反的主要人物和老特一样都是不仅喜欢出风头还擅于在媒体上制造话题的社会名流。作为唯一一个主张脱欧的政党领袖,英国独立党(UK Independence Party)的法拉奇(Nigel P. Farage)自从1999年当选为欧洲议会成员以来,就一直以发表有争议的言论而备受瞩目。2010年,他不惜被议会申斥、罚款,而斥责议长范龙佩(Herman Van Rompuy)“欧洲没人听说过你(nobody in Europe had ever heard of you)”,并宣称对方要“悄悄地扼杀欧洲以及各个成员国家的民主(the quiet assassin of European democracy and of the European nation states)”。而媒体出身的前伦敦市长约翰逊(Boris Johnson)不仅其发型和老特有一定的相似之处,而且其爱出风头的程度也不遑相让,用一度是亲密朋友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的话说就是“愿意为了吸引媒体注意而不择手段(Boris will do whatever gets Boris the most attention)”,曾经和老特一样隐含着暗示奥巴马在肯尼亚出生。

  这些主张脱欧的人物本身也和老特一样,并没有什么高瞻远瞩、切实可行的具体应对政策,他们的意见也缺乏专家、商界人士的支持——其中支持脱欧的司法部国务秘书(Secretary of State for Justice)戈夫(Michael Gove)干脆告诉选民不要理睬专家的意见,但是他们却总是因为可以把复杂的社会问题简化为煽情口号而能够轻易地在电视辩论中屡屡获得掌声。在公投前的活动中,呼吁脱欧的人物——即使是卡梅伦的阁员,也都违背一般的政界规矩,直接指责小卡没有告诉民众真相,竭力把自己打扮成为民请命、反对当权派的形象。

  和老特竞选过程中遇到罗姆尼的公开反对一样,公投前英国政坛的老同志前首相梅杰、布莱尔纷纷站出来呼吁民众要理性,然而起到的作用同样地适得其反,更让许多民众觉得留在欧盟内部是当权派的权谋而坚定了反对的立场。

  公投的结果似乎出人意料:一向以冷静理智著称的英国人也受情绪的影响而做出了带有巨大不确定性的选择。小卡的一位顾问就表示他无法相信民众会仅仅因为不喜欢邻居,而真地把票投给让自己处境更艰难的结果。

  不过,政治人物且慢抱怨民众的非理性,自别于欧洲之外在英国并不是最近几个月才有的想法,而是自从40年前加入欧洲共同市场以来就一直存在而挥之不去的阴影,只不过在这几年经济形势持续不景气时,民众并不完全理解事实的前提下再度爆发出来而已。在应对这样的问题上,政治人物自己就高明不到哪里去。

  就拿小卡来说,他本人是坚定的留欧派,也试图想带领保守党摆脱这样的纷争。但是,他上台以来的做法却只是不断地向党内主张脱欧的同志做出简单让步,以换取支持。比如,2012年10月,英国政府就宣布退出欧盟关于打击恐怖主义以及有组织犯罪的司法合作。

  但是,这种简单让步并没有解决问题,相反在英国独立党不断获得更高民意支持、甚至攀升到两位数支持率的情况下,保守党内越来越多的议员发出更强烈的反叛声音。2012年7月,100名保守党议员联名写信要求举行脱欧公投。在面临党内可能出现议员叛逃的威胁下,身为股票经纪人后代的小卡表现出了赌徒性格,为了争取连任,不惜在2013年做出承诺,只要保守党能够在2015年的选举中获胜,他一定会和欧盟重新谈判,为英国争取在欧盟内部的特殊待遇,届时一定在2017年之前举行公投。这种孤注一掷的许诺把自己逼入墙角:一方面他试图挑战欧盟自从1957年成立以来就一直追求的“不断紧密的联盟(ever-closer union)”原则,与此同时他又承认只有留在欧盟内部,英国才会在世界舞台上更有发言权,而且一旦选择离开就很难回头。这背后其实是他对于自己仅凭投机取巧就能够摆脱困难的一种过度乐观的估计。但是,这种诉诸“群众运动”来解决权力斗争问题却是一个极其不负责任的做法——尽管这种“群众运动”是按照事先设计的游戏规则来进行,因为英国是否退出欧盟是一个技术问题,而且是一个极为复杂的技术性问题,政治人物很难从理智上解释清楚其利弊得失,而普通民众很难完全理解、看清里面对于自己的利害得失,因此极难指望他们做出清醒的选择。

  2015年的议会选举中,小卡的承诺多少发挥了一定作用,保守党获得国会多数席位。可是,外患不仅依旧存在,而且还进一步加剧了:独立党新获得的选票数以百万计,保守党的支持者仍然有所流失。

  小卡原本计划要向欧盟争取的一个特殊待遇就是降低移民人数,以安抚一般选民对于外来竞争的恐惧,然而现实是骨感的,欧盟的领导人完全不可能为他大开方便之门。于是,他退而求其次,争取到一个限制移民福利的计划,却没有任何具体的实施细则。他本想拿这个计划来向英国民众邀功,却不想反而加深了许多民众认定欧盟官僚主义的印象。

  眼看着脱欧派在民意调查里面逐渐上升,小卡阵营有些慌了手脚,开始病急乱投医。他们想争取对手工党的支持,因为工党的传统支持者有许多可能支持脱欧,而且两年前在苏格兰独立公投时工党曾经帮助保守党政府渡过那一劫,但是工党领袖科宾(Jeremy Corbyn)正在为那次公投而耿耿于怀,认为它导致了自己去年的选举失败,因此在这次投票之前的过程中始终坚持政党利益优先于国家利益而不愿意明确表态,因此直到投票前夕,至少五分之一的工党党员仍然不知道党在这个议题上的立场。

  最后,小卡利用奥巴马来为自己壮胆。不料,奥巴马在讲话中威胁说如果英国退出欧盟,就会失去和美国首先达成贸易协定的地位。这种赤裸裸干涉别国内政的言论,其结果是进一步激怒了倾向离开欧盟的民众。

  鉴于公投的真实目的是抚平党内的反对声音,小卡一开始就表示不要求同党的议员、内阁成员按照党的立场投票,指望他们能够像以前一样遵守绅士原则(gentleman’s rule),把焦点集中在经济得失上的理性争论上,却没有想到一旦小约、小戈加入脱欧阵营,以他们曾经是小卡亲密战友的身分,立即在民众心中给脱欧增加了许多合法性,脱欧的声音更加壮大,而小约们也开始把话题引向专著于移民问题的情绪宣泄。

  政治人物患得患失,金融界的精英们则一厢情愿。公投前的民意调查固然出于各种原因不够精准,但是民意数据从来没有显示留欧获得60%以上的支持,许多时候的领先都在统计误差之内,而且即使在民调显示脱欧派领先时,人们还是认为留欧派会获胜,其依据是通常中间摇摆者会倾向于安于现状,届时一定会把票投给留欧。在这种情绪下,当支持留欧的考克斯(Helen Jo Cox)议员被枪杀后,尽管21日最后一场辩论中,小约把两天后的公投称为英国的独立日,成功地激发起民众的支持时,股票市场仍然连续五天上涨,以致最后市场价格隐含着的留欧胜利有90%的成功概率。难怪公投结果出来后,对市场的冲击那么大。

  小卡举办此次公投,其目的是为了团结,然而弄巧成拙的结果却是分裂了民众。他一再宣传公投是为了国家更加美好的前途,却把自己的前途给耽搁了。在全球经济前途不明的情况下,试图通过群众运动为自己谋利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小卡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这次公投生动地表明,面对艰难复杂的困难形势,政治人物以及精英人士们未必比普通民众高明多少,而他们的非理性只会带来更大的恶果。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首都 北京 日元升值的原因 问题疫苗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保汇率还是保房价 财新 宝能 安全理财投资收益率 太湖水位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美国 精神病人图片 雷洋事件 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