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不团结但遵守规则的美国式党代会

2016年07月26日 08:57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政党内部出现不团结的现象其实很正常,只要坚持两条道路之间的良性竞争,就会不断发展
吴谦立

财新网“大谦视界”专栏作家。美国波士顿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美国某基金经理,负责全球宏观性投资。

出版过《公司治理:建立利益共存的监督机制》和《公平披露:公平与否》,以及译著《财务骗术》《拯救日本》《社会关系》,在《中国改革》等杂志上发表过宏观经济、货币政策方面的评论文章,在哈佛大学、马里兰大学有过讲座性授课

  【财新网】(专栏作家 吴谦立)20世纪60年代以前,美国总统候选人是在各党的党代会上通过暗室政治和大会运作互相结合而产生的。从70年代开始,候选人交由各州初选决定,四年一度的党代会基本上就沦为只是让参会代表、游说团体互相叙旧情、结新交的场合。虽然发表的“大会公告”也会宣布竞选纲领,但是无论是总统候选人还是议员候选人,在竞选过程中都没有必要严格遵守。对于总统候选人的人选,也基本上只是按部就班地按照既定规则走个形式予以正式确认而已。正因为这样,每次党代会的议程在形式上,就是按照长达四天的政党电视广告这个模式来决定的,每个发言人无论是高官显贵还是普通党员都是党的代言人,只不过那些有影响力、具备煽动性的代言人通常被放在电视收视率的黄金时段发言,作为最大的代言人——总统、副总统候选人更是应该被安排在晚上9:00最佳电视时段发表演讲。整个大会的宗旨就是在于通过电视向观众——主要是支持该党的观众宣扬党的最新精神,以激发起他们的投票支持热情。

  今年的共和党党代会,事前让一向好事的媒体动足脑筋盘算到底会有怎样的乱局,因为一来初选胜出的候选人特朗普向来口无遮拦,一定会在大会期间招来许多抗议;二来初选结果如此出人意料,共和党内有诸多不服气的人一定会让大会上演许多不团结、不和谐的连台好戏。因此,一般预期它很可能会成为历史上最混乱的党代会。

  这是有前例可循的。1972年,民主党南达科达州参议员麦高文(George McGovern)和老特一样,也是不被党内主流接受的人物,却同样也是出人意料地获得初选胜利。当时,不仅党内的所有主要人物都采取不合作态度,拒绝出任他的副总统候选人,党代会上支持不同人物的代表之间也是明争暗斗,以致于老麦发表接受提名演讲这个大会最高潮的大轴节目拖到凌晨3:00才上演,那时绝大多数观众早就洗洗睡了。

  这次共和党的党代会前,也似乎出现了混乱的一些征兆。由于老特那即使放在政治人物中间都属于极端自恋的作派,让许多诸如福特汽车、通用电器等企业心存忧虑,撤销了对该党的支持,以致于这个一向代表财团利益的政党在会议前夕,仍然经费不足。为此,大会主席团主席们(co-chairs)不得不写信给最铁杆的亿万富翁支持者,请求他们在关键时刻“挽救革命挽救党”。可是,信里列举的那份企业动摇分子名单却错误百出,而且说是五位主席一起签的名,其中四位却是媒体报道后才知道有这么回事。为此,大会主席团不得不公开道歉。

  不过四天会议开下来,抗议的规模以及会议的混乱程度都远不如原先的预期,倒是不团结的戏码反复出现。

  首先,两位布什总统、以及前面两届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和麦凯恩(John McCain)参议员早早就宣布不会出席党代会,连带一些他们的亲近部下也都跟着缺席。

  党在政府部门中担任最高职务的领导人众议院议长瑞恩(Paul Ryan)以及参议院领袖麦肯奈尔(Mitch McConnell)虽然“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地必须出席会议,但是位列第四的布朗特(Roy Blunt)参议员则表示必须待在家乡应付自己的连任竞选,其他还有好些参议员以同样的理由表示缺席。这当然是托辞,因为正常情况下以他们”中央委员(super delegate)“的身份,参加党代会基本上都会有机会在大会比较好的电视时段上发表演讲,这是最好的免费电视广告宣传,而他们宁可放弃这个全国表演舞台,而待在家乡直接给选民或当地组织演讲,只说明他们希望与老特保持距离。不过,这些参议员们还是客气的,因为他们多少还拿出了台面上勉强过得去的理由。马里兰州州长霍根(Larry Hogan)今年并没有选举任务,却还是表示眼下是该州螃蟹节(crab feast),自己必须留在家乡吃螃蟹与民同乐。

  俄亥俄州州长凯西奇(John Kaisch),在初选过程中,老特基本上没有攻击过他。在他退出初选后,老特还曾经邀请他出任副总统候选人,并且开出军国大事一应交付给他、让他担任历史上最有权力的副总统的条件,他不仅断然拒绝了,而且始终拒绝表态支持老特。这次大会,作为东道主的他尽管身负维持大会期间的安全等所有责任,却还是表示自己公务繁忙不克出席,只能委托该州其他共和党人在会场举办一个招待会招待远道而来的同志们。同时,他的团队仍然在社交媒体上不断发表攻击老特的言论,并且继续告诉支持者们眼下在摇摆州的民调里,他仍然更比老特有希望击败希拉莉。

  这种不团结在大会开幕后,仍然不断上演,一些少数族裔身份的党员州长虽然出席会议,却拒绝为老特充当花瓶上台演讲。哪怕是在各州代表团宣布本州按照民意所支持的总统人选时,有些人连这么一个仪式性的举动都不放过。新墨西哥州长马丁内兹(Susana Martinez)在宣布该州选举结果时,突然把话筒交给旁边的代表让对方来念出老特的名字。

  老特曾经表示以往的党代会过于沉闷枯燥,这次他要予以改革,加进一些娱乐元素(put showbiz into the convention)。可是,即使是他最拿手的这一面,也受到一定的抵制。已经连续好几届党代会上演唱上帝保佑美国(God Bless the USA)的乡村歌手格林伍德(Lee Greenwood),这次也是早早宣布拒绝参加会议。

  虽然出现如此众多的不团结现象,大会仍然基本上行礼如仪地顺利走完所有的议程,这得归功于各方的互相妥协让步,大体上都按照既定规则行事。

  这一方面,众议院议长小瑞首先值得表扬。当初,老特出线已成定局时,共和党内就有一股强烈呼声,呼吁请求他出马代替老特,大有“先生不出,奈天下苍生何”之势。小瑞虽然无论性格还是政治主张上都不认同老特,却始终断然拒绝这种破坏党的章程的行为,不给支持者任何的想象空间。

  其次,大会组织者也基本上做到一碗水端平。大会开幕前夕,不甘失败的倒特派突然在大会的程序委员会(Rules Committee)上发难,从法律的角度咬文嚼字提出议程修改草案,要求大会开放投票,允许各个代表不必遵照各州的初选民意最后表决总统候选人。会议一度陷入争吵不休的僵局,不得不一再延迟对外宣布会议结果的时间,最后大会只得以打印机出现故障这个荒唐的理由来搪塞等在门外的媒体。争吵好几个小时后,由政治人物和普通党员组成的程序委员会总算从法律层面上驳倒了反对派的要求,也阻止了对方试图站在道德高度的“良心诉求”,否决了反对派形同政变的动议。

  然而,反对派并没有放弃任何一丝机会。大会正式开始后,倒特派又在现场突然公开提出开放投票的动议,当时的主持人众议员渥麦克(Steve Womack)提议在场的几千名代表口头表决,然后在此起彼伏的嘈杂声中裁决表示否定的声音更大,从而对反对派临时篡改政治规则的举动彻底关上大门。

  在大会上发言的许多政治人物,其实内心仍然并不认同老特,因此他们在发言时,大都尽可能地走平衡,既照顾到党的利益,又不违背自己的良心,把重点放在批判民主党的希拉莉以及宣扬本党的保守政策上面。

  老特也多少展现出胜利者该有的大度。会议第三天,原先初选中最强劲的对手克鲁兹(Ted Cruz)发言,作为指标性人物,他在这种场合是否正式表态支持老特会带动许多支持者的意愿。但是,他却通篇都回避这个最实质的问题。老特虽然事先知道他的演讲内容,还是给予了他这个演讲的机会。

  按照规则,大会的大轴戏是老特发表接受提名竞选总统的演讲,他一反共和党的传统,以一个蓝领阶层权利捍卫者的姿态,描绘了自己的施政纲领。从最新民调来看,大会基本上达到了至少短期内提升支持度的目标,有57%的民众认可老特的演讲。因此,本次大会虽然不团结,却还差堪称得上是胜利的大会,能否继往开来就看老特今后的本事和造化了。

  相比之下,小克、老凯这些初选的失败者们有失风度,也失去了一个展现自己政治才能的机会。

  1976年的共和党党代会,其斗争激烈程度丝毫不亚于这次。当时,加州州长里根因为福特总统“得位不正”—其总统职务并不是由选举得来,而一改政治常规挑战福特。当时的里根,作为一个极端右派在党的领导们心目中和老特一样也是一个洪水猛兽般的异类。双方在初选中争斗激烈,以致到大会召开时还没有决出胜负,会议进程中甚至出现代表们肢体冲突。最后,福特阵营利用老里出奇招时的一个技术错误,才勉强胜出。

  福特在发表胜利演讲之后,并没有立即宣布大会闭幕,而是邀请老里夫妇走上讲台和他一起接受欢呼,并且邀请老里演讲,作为大会最高潮的压台戏。老里则以应邀为<<洛杉矶时报>>撰文留下本次大会第一手记录为切入点,赞扬大会的争斗过程其实为后代捍卫了民主自由的传统,必将让美国的政治制度更加发扬光大。他的演讲打动了在场的每个代表,以致于当时就有原本支持福特的代表惊呼自己投错了票。

  老里坦然遵守规则接受失败的风度,让他虽败犹荣,挽救了许多党员对党的忠诚度,一举把整个党团结在一起。那年,虽然福特最终在大选中输给了卡特,但是在当时民众还没有走出水门事件阴影、对于共和党的负面映像仍然挥之不去的情况下,大选的出口民调仍然显示只有11%的共和党员改投卡特,却有20%的民主党员投给了福特。而老里不仅四年后再度出马,赢得党内初选、全国大选,而且整整影响了共和党此后几十年的走向,一直持续到现在。

  阅读美国政党历史就像观察一个健康的金融市场一样:在任何一个时间点近距离细看,都会觉得上下起伏、杂乱无章;但是如果站在远处遥看一段长时间的演进,却又基本上有规律地出现步步登高的趋势。原因就在于作为一个大型群众团体的政党,出现不同声音、不团结的现象其实很正常,只要各方都严守游戏规则,要做到多赢并不是难事,而政党在这个过程中只要坚持两条道路之间的良性竞争,就会不断发展、与时俱进。

  君不见,1972年虽然老麦由于自身的优柔寡断等各种因素输掉了大选,民主党内保守的南方选民也离党出走,但是民主党也由此以更加鲜明的自由派形象出现在政治舞台上面,而党内依然人才倍出。当时为老麦在德克萨斯州的竞选而跑腿奔走的小痞子,仅仅二十年后就出任美国总统,在任内创造了二战之后最长的经济繁荣,而他当时的女朋友、现在的妻子就是即将代表民主党竞选总统的希拉莉。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