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奥运赛场上的41岁“少女”

2016年08月19日 07:51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她的每一跳都是纯粹的,是她对41岁身体的挑战。即便她的脸是严肃的,但是她的心还和平均年纪22岁的对手们一样舒展
张小恩
目前在美公共服务部门从事政府和选民关系、政策咨询等相关工作。做过记者,熟悉美国联邦和地方选举、参选人竞选活动,长期关注中美经济政策。所有文章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所服务机构无关。

  【财新网】(专栏作家 张小恩)好吧。奥运期间,希拉里或者特朗普还是没有闲着,特朗普的新闻还是那么多。不过今天让他们先歇一歇,我来说一位41岁的大妈,她叫丘索维金娜。在奥运跳马比赛的决赛中,我看到这位大妈,脸上没有胶原蛋白了,和那些年轻的对手们在一起有些画面不太调和。之前,耳闻了一些她的故事,知道这是她的第七次奥运会,好像她在赛场上一直拼斗是为了给患有白血病的儿子筹钱治病。这太悲壮了。

  本届跳马决赛,丘索维金娜出场了,大妈很显眼。她第一跳,几乎摔倒在地板上,作为有经验的运动员,她一个翻转调整站立,完成动作。我心想,完了,没有奖牌了,她的孩子怎么办?会不会没有钱给孩子治病了。

  一个运动员如果背负了参加比赛给孩子赚医疗费这么大一个包袱,她还能正常发挥水平吗?我想是不能的。你看,丘索维金娜的那一跳不也说明了这一点。当运动掺杂了许多非运动的成分就会变得不纯粹,于是动作会变形,失误会变多。我心想,她是无缘奖牌了。那她孩子怎么办?

  之后,我在网上拼命搜索。 读到更多关于她的相关信息,丘索维金娜在参加1992年奥运会的时候,那年她16岁,获得了首枚奥运金牌。而距离夺得本次跳马金牌的美国队的贝尔斯(Simone Biles)的出生还有五年。1999年她生了第一个孩子,2002年,她三岁的儿子换上了急性白血病,有教练愿意帮助她的孩子治病,支付昂贵的医疗费用。她辗转到德国,重新开始训练比赛,代表德国队参加过2008和2012的奥运会。她还代表乌兹别克斯坦参加过1996年,2000年和2004年的奥运会。等一等,我发现了在众多信息中还有这样一句话,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丘索维金娜的儿子也宣告治愈了。顿时,我的心情轻松了。丘索维金娜参加比赛不用为孩子筹医药费。太好了!原来,她的每一跳都是纯粹的,是她对41岁身体的挑战。我开始不觉得这个赛场那么悲情了。我也满心祝福41岁的“少女”丘索维金娜继续享受这个赛场,无论成败得失。即便她的脸是严肃的,但是她的心还和平均年纪22岁的对手们一样舒展。

  记得在男子200米半决赛中,牙买加选手博尔特和加拿大选手德格拉塞在冲刺瞬间,露出孩童般调皮的神态,“你快来啊”,“我追上来了”, “快追啊快追啊”,作为世界飞人享受赛场的那种瞬间让我体会到运动的真谛。

  少一些得失心,享受运动的纯粹。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具有十多年美国政经新闻采访经验,现在美公共服务部门从事政府关系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丽琨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