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印度“废币”的背后:去现金化和打击地下经济

2016年11月14日 10:01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印度政府此次行动可以认为是全世界近年来涌动的“去现金化”思潮或趋势的一次积极实验
包特
包特,2006年获复旦大学经济学学士,2007年获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硕士,2012年获阿姆斯特丹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经济学助理教授。研究兴趣为实验经济学,行为金融,合约理论和房地产经济学。研究论文发表于Economic Journal, European Economic Review, Journal of Economic Dynamics and Control等国际期刊,和《经济研究》、《世界经济》等国内期刊。曾获Emerald出版集团年度“杰出图书章节贡献奖”和钱学森城市学金奖提名奖。

  【财新网】(专栏作家 包特)就在人们的注意力几乎全部被吸引在美国大选结果的同时,印度发生的一件事有可能更值得被未来的经济学研究和书籍大书特书。

  11月8日,印度总理莫迪突然宣布,废除正在流通的1000卢比和500卢比(大概相当于人民币100元和50元)两种大额纸币。如果要继续使用,这些纸币必须先被存入银行。

  印度政府此举被普遍认为是为了打击地下经济腐败。地下经济(underground economy, shadow economy)一般包括两种经济活动:一种是交易本身即不合法的,如贩毒,走私或者行贿受贿等;一种是交易本身合法,但经营者故意规避记录和交税的。由于纸币的匿名性,来自地下经济的金钱,通常被以现金形式持有和交易。

  莫迪此举得到了很多人的赞赏。其主要原因是它可能是打击腐败和逃税的有效手段。据报道,印度全国只有不到一半的人拥有银行账户,不到3%的人缴纳个人所得税。对印度目前面临的因为税收不足造成的国家能力和基础设施不足的问题,通过废除纸币的方式强制进行收入和财产登记可能是一种有效的办法。

  事实上,地下经济是全球各国都面临的大问题,美联储圣路易斯分行的一份报告(Paulina Restrepo-Echavarria,2015)估计:发达国家地下经济的大小平均而言相当于本国GDP的13%左右,而这个数字在发展中国家则是36%。奥地利林兹大学的经济学家弗雷德里希•施耐德(Schneider,2002)则发现:在欧洲内部,德国的地下经济相当于自身GDP的14%左右,而希腊的这一比例则大概是德国的两倍,即28%。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希腊的地下经济比例下降到德国的水平,按照欧洲通常的高所得税率,希腊的财政收入应该可以提高起码5%。这样,即使希腊债务危机不能被避免,情况应该也比今天好一些。而对于印度,普遍的看法是印度的地下经济相当于GDP的20%以上,有可能达到50%。如果莫迪的政策果真能成功,印度政府的财政应该有很大的改善。

  当然,对这一政策也有一些怀疑者。有人认为它对印度贪腐分子在国外银行里的存款就无能为力;也有人认为,它在短期内大幅减少了市场上的货币流通量,可能造成通缩;最后,如果交易者可以通过某些途径,比如说把手中的卢比换给外国人,然后请外国人开户存进这些钱来绕开监管,政策的效果可能也会打折。

  印度政府的此次行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可以认为是全世界近些年涌动的“去现金化”思潮或趋势的一次积极实验和实践。在此之前,欧洲已经有一些国家几乎达到了自发的无现金化。有报道称,瑞典的现金支付在全国总支付金额里的比重已经不到三成,如果加上网购,这个比例还会更低。我在荷兰的时候,荷兰政府和央行也商讨过对ATM机征收较高手续费来进一步降低现金交易比例,最终达到无现金的可能性。

  相比现金交易,无现金交易的优点是显而易见的:它避免了现金的印刷和回收成本,而且可以有效降低以现金为目标的抢劫等犯罪比例。但同时,它需要高效和安全的银行网络。有研究者发现,网络金融诈骗的犯罪会随着现金交易比例的下降而上升。此外,去现金化可能带来一些社会不公平:地区偏远或者银行交易操作知识匮乏的交易者可能本来就是经济中的弱势群体,如果对他们进一步收费可能构成歧视,并且使其境况雪上加霜。事实上,这也是荷兰放弃对存取现金增加收费的原因之一。

  最后,“去现金化”在2016年上一次被提及并吸引人注意,是哈佛大学教授罗高夫(Kenneth Rogoff)建议在美国取消100美元,甚至50美元纸币。他的建议初衷有两层,一层是上面说到的降低犯罪;另一层是有利于中央银行实行负利率政策——因为如果有纸币存在,人们总可以用储存纸币的方式避免负利率的影响。这条建议在学理上有很大的价值,但似乎在大众中得到的支持不多。毕竟,普通人还是会担心:“万一我的钱都被银行用负利率收走了怎么办?”

  总之,去现金化是现代经济在互联网经济兴起以后又一值得注意的趋势和政策议题。它潜在的好处是如此巨大,但实行的潜在风险和“学费”也不容低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印度人这一次做了这么一件“敢为先天先”的事,全世界还是欠他们一个巨大鼓励和人情的。

  作者为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经济学助理教授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杜春艳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