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公有和私有财产如何同样保护

2016年11月15日 16:52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推进产权保护法治化的关键在政府。无论是产权的有效界定,还是依照法律程序保护产权,都离不开政府的执行
胡继晔
胡继晔,中国政法大学法和经济学研究中心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养老金融,法律与金融监管,法学博弈论。具清华大学工学学士、法学硕士及社科院经济学博士学位,国家公派英国牛津大学访问学者,欧盟-中国社会保障项目中方高级专家。承担国家社科基金课题《社保基金监管立法研究》,承担全国人大财经委《社会保险与社会救助制度衔接研究》课题、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险基金监督管理条例》立法调研课题等多项课题研究。担任中国社会保险学会、中国世界经济学会理事。

  【财新网】(专栏作家 胡继晔)不久前,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在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意见》从加强各种所有制经济产权保护,完善平等保护产权的法律制度,妥善处理历史形成的产权案件,严格规范涉案财产处置的法律程序,审慎把握处理产权和经济纠纷的司法政策,完善财产征收征用制度,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健全增加城乡居民财产性收入的各项制度,营造全社会重视和支持产权保护的良好环境等十个方面提出具体改革措施。

  该意见是2004年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宪法》修正案中“国家保护个体经济、私营经济等非公有制经济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以及“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的具体体现和进一步发展。从法律上明晰产权并非一帆风顺,记得十多年前一位北大教授发表关于《物权法》的看法,核心论点就是:穷人的打狗棍不能和富人的宝马别墅一样保护。时过境迁,《物权法》不仅终于“五读”通过,立法精髓也逐步深入人心,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无论打狗棍还是宝马别墅,都只是物,物是没有阶级性的,资产阶级可以使用打狗棍来对付人民,人民群众怎么就不可以开宝马、住别墅?共产主义最基本的特征之一就是物质极大丰富,宝马别墅总比打狗棍更符合共产主义理想,也更符合人类追求幸福生活的历史发展规律吧?

  人生来没有一个人愿意一辈子拉着打狗棍去要饭,都希望能够开上宝马,住上别墅。在马克思的故乡德国,很多原来的工人阶级兄弟已经开上了宝马,住上了别墅;这样的生活在30多年前中国人想都不敢想,现在也已经成为了相当部分中国人的现实。靠诚实劳动获得宝马别墅,政府当然应该予以保护,《物权法》的核心就是政府要保护公民合法财产,最近深改组的《意见》更进一步明确,要坚持平等保护,健全以公平为核心原则的产权保护制度,公有制经济财产权不可侵犯,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坚持全面保护,保护产权不仅包括保护物权、债权、股权,也包括保护知识产权及其他各种无形财产权。坚持依法保护,不断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律制度,强化法律实施,确保有法可依、有法必依。

  完善产权保护制度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内在要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科斯的产权理论认为,一切经济交往活动的前提是制度安排,这种制度实质上是一种人们之间行使一定行为的权力。私有企业的产权人由于享有剩余利润占有权,从而有较强的激励动机去不断提高企业的效益。因此,经济学的首要任务界定产权,明确规定当事人可以做什么,然后通过权利的交易达到社会总产出的最大化,完善的产权制度对人口、资源、环境和经济的协调与持续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另一个诺奖获得者诺斯的研究发现:有效率的产权对经济增长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增长比停滞或萧条更为罕见这一事实表明,“有效率”的产权在历史中并不常见。很显然,经济能否增长往往受到有无效率的产权的影响。有效率的产权之所以对经济增长起着促进的作用,因为一方面产权的基本功能与资源配置的效率相关,另一方面有效率的产权使经济系统具有激励机制。

  科斯和诺斯的产权理论在中国农村改革最早的实践者----安徽小岗村农民的“包产到户”中得到验证。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大力推进产权制度改革,以公平为核心原则的产权保护制度逐步形成,《宪法》修正案的通过、《物权法》的实施,使得我国产权保护法律体系初步建立,全社会产权保护意识不断增强。但另一方面,我国产权保护状况还不乐观,不同所有制经济产权保护不够平等,产权保护实践中仍存在重公有、轻私有的现象,国有产权保护不到位,侵犯知识产权行为易发多发,与建立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要求相比还有较大差距。《意见》在这方面做出了最新的努力,对完善我国的产权保护制度、稳定私营企业家对未来的预期具有重要作用。

  推进产权保护法治化的关键在政府。无论是产权的有效界定,还是依照法律程序保护产权,都离不开政府的执行。《意见》明确,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要严格兑现向社会及行政相对人依法作出的政策承诺,认真履行在招商引资、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等活动中与投资主体依法签订的各类合同,不得以政府换届、领导人员更替等理由违约毁约,确需改变政府承诺和合同约定的要严格依照法定程序进行。相信未来中国平等保护各经济主体产权的法律将更深入人心。

  作者为中国政法大学法和经济学研究中心教授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