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为什么硅谷讨厌特朗普

2016年12月14日 10:30 来源于 财新网
硅谷大规模反对特朗普的最大原因,是他鼓吹分裂的论调。这和硅谷最坚定拥护的信仰——建立一个包容、开放的让每个人受益的制度相悖
史蒂夫·霍夫曼
美国硅谷著名创业家、天使投资人、硅谷知名孵化器Founder Space创始人,Founder Space被《福布斯》杂志评为海外前往硅谷初创公司的“首选加速器”。

  【财新网】(专栏作家 史蒂夫·霍夫曼)作为硅谷一家加速器Founders Space的CEO,因为生意的原因,我一半的时间都在中国各地走访。我不会告诉你我被问了多少次这个问题:"你怎么看待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呢?"

  好吧,我承认。我不是特朗普的粉丝。事实上,如果你一年前问我,我会告诉你他也不可能赢。他看起来就像一个笑话:一个戴着假发、对聚光灯痴迷的电视名人。像大多数的美国人一样,我以为他的总统选举只是一场为了占据头条的秀。我很肯定特朗普自己从来没指望能赢共和党党内初选,更别说总统了。

  所以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我们只能说美国的工薪阶层对现有制度已经感到厌烦了。在全球化之下,他们看到自己的赚钱能力下降,机会也消失了。特朗普借势这民怨的海啸,一路开进椭圆型办公室。

  但与美国乡村不一样,硅谷在奥巴马的政策下繁盛了,如果是希拉里,她也会维持现状不变。美国经济是世界第一,失业率下降,未来看起来更美好。所以自然地,硅谷不会想要改变这样一个对它有利的制度。但是经济不是硅谷对特朗普如此反感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更加深入,下面我会对此进行解释:

  首先,先澄清一点,并不是所有的硅谷人都讨厌特朗普。像《从零到一》(Zero to One)的作者彼得·泰尔(Peter Thiel)就是特朗普的死忠。泰尔支持特朗普因为他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他相信大政府不好。对他来说,希拉里代表大政府,所以她就是自然而然的敌人。但是泰尔只是特例,他不是硅谷的主流。

  大多数的工程师对特朗普就要成为总统这件事都感到很恐慌。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到科技工作者的大多数,都觉得对美国来说这简直是最坏的事情。所以这些强烈的情绪反应从哪里来呢?

  问题不在于特朗普是商人。这对企业家和风投人大本营硅谷来说不是问题。而是因为特朗普说过的话惹怒了加州人。事实上任何总统候选人都不会说所有的穆斯林移民都应该被禁止,这给人的感觉就是种族主义的、反移民的、反美国的。建一座墨西哥墙的观念也是一样。

  然后就是校园运动场式的人身攻击了。这把整场选举有关气候变化和外交政策等严肃议题的辩论都拉到了一个格调低、场面血腥的层次。特朗普打算把总统辩论拉到和垃圾日间脱口秀一个档次。

  特朗普无止尽的生意丑闻不可能使他受到硅谷的喜爱。为什么特朗普大学的学生说学校个骗局?特朗普是不是用他慈善基金会的钱来付他的罚款了?那些有关可疑的房地产生意的诉讼呢?以及特朗普是怎样把近10亿美元的损失一笔勾销的?又是怎样十年都没缴过税的?

  如果这还不够,那些有关奥巴马不是美国公民、希拉里掩饰她丈夫的无信仰等公然谎言,更不用说特朗普对女性的下流言论,都让加州人感到局促不安。这样一个看起来如此卑劣自私的男人可能会成为美国孩子的偶像,这对加州人来说简直不堪设想。

  然后就是政策制定的问题了。特朗普真的知道他在做什么吗?他怎么能威胁对中国商品实施45%的关税呢?那会点燃全球贸易战争,然后把世界经济引向一片混乱。还有特朗普怎么能去拍普京的马屁,然后放着我们的盟友乌克兰不管让他们自生自灭呢?特朗普怎么会否认气候变化然后威胁要退出京都议定书呢?特朗普是真想要撕毁与伊朗的核协议吗?

  即使这些很多都是竞选口号,许多人也都觉得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人们质疑特朗普到底有没有能力想清楚再说话,做出深思熟虑的决定以及理解政策制定的微妙之处。

  即便如此,硅谷大规模的反对特朗普的最大原因,是因为他鼓吹分裂的论调。这和硅谷最坚定拥护的信仰——建立一个包容、开放的让每个人受益的制度相悖。

  言语有时比枪支还要有威力,在错的时机说错话可能会把整个国家引向危险的方向。对于硅谷那些人,特朗普的话瓦解了他们坚定的信仰,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对他未曾预料的胜利大动肝火。

  作者为美国硅谷著名创业家、天使投资人、硅谷知名孵化器Founder Space创始人。

  (财新实习记者 王青 译)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陈华懿子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