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政客决战,岂止在白宫

2016年12月19日 13:54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内阁人选是否以及如何通过,可以揭示今后两年国会能否约束特朗普
吴谦立

财新网“大谦视界”专栏作家。美国波士顿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美国某基金经理,负责全球宏观性投资。

出版过《公司治理:建立利益共存的监督机制》和《公平披露:公平与否》,以及译著《财务骗术》《拯救日本》《社会关系》,在《中国改革》等杂志上发表过宏观经济、货币政策方面的评论文章,在哈佛大学、马里兰大学有过讲座性授课

  【财新网】(专栏作家 吴谦立)一朝天子一朝臣。以目前美国政府的庞大规模,“新天子”当选总统需要填补大约4115个高级政府职位。历史上,总统组阁通常也是一个组成统一战线的机会。当初,华盛顿率先做出表率,他在组阁时尽量任命来自不同地区的人士,以尽可能达成平衡。同时,他也尽量避免在这种事情上出现争议,为此特意规避使用刚在议员选举中失败的政客。

  特朗普在内阁以及幕僚等主要职务的提名上,除了最重要的国务卿一职仍然像真人秀那样反复权衡、不断故意吊人胃口之外,内阁职务安排进度比以前的总统进度还快一些,在地区平衡上也似乎多少有些注意,而且基本遵守了八十年代以来的一些潜规则,比如目前已经提名三位女性入阁,又提名了一位女性为党主席。但是,他对社会阶层的代表性完全不予考虑,一如既往地像他竞选时的风格那样丝毫不惮于挑起争端,在某些人选的提名上掀起不小的波澜。

  首先引发争议的就是以前我们曾经提到过的班农(Steve Bannon),此人以前曾经有不少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谈话。不过,班农的首席策略师(Chief Strategist)职务虽然位置关键,而且有很大的擅权空间,但其性质终究属于总统幕僚“师爷”的角色,毋庸参议院审查通过。而各个行政部门的高级官员,就得面临参议员尤其是民主党参议员们的挑剔了,其中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环保署长普瑞特(Scott Pruitt)是特别值得关注的两类代表人物。

  参议院审议表决行政高级首长的任命,其本意是利用立法权对行政权加以限制。按理说,对于内阁人士的审查,参议员们应该注重能力和基本操守,只要候选人的能力和诚实度满足一定的标准,就不应该仅仅因为意见不合而封杀对方,否则过度的党争只会让能干的人士对于政府职务望而生畏。然而,无论哪个政党执政,在野的政党议员免不了还是“按照路线排队”,对于对方意见处于另一个极端的人选即使无法完全封杀,也要多方为难。

  按照理论上的标准,即使是政党和谐的情况下,普瑞特都应该接受极其严厉的拷问。作为俄克拉荷马州的检察长,他曾经挑战过环保署的清洁能源法案(Clean Power Act),并且从法律方面挑战环保署在监管大气排放方面的权威。这本身不是问题,可以视作一个保守派官员的观点表达。但是他曾经放言应该取消环保署这个机构,就与他即将出任的职务有冲突之处了,毕竟按照宪法,行政机构首长的职责在于确保相关法律条文能够忠实地得到贯彻执行。由一个试图取消环保署的人来担任署长,看上去有些滑稽,也让人担心他有多少诚意履行职责,能够在这个职位上有多少作为。当初,里根上台时,也提名过类似的人士出掌环保署长,结果不久他就陷入无休无止的党派之争,不得不在连任竞选前早早地抛弃对方。

  姆努钦的案例则有所不同,属于第二类。民主党人目前挑战他的理由在于特朗普竞选时一再发表憎恨华尔街的言论,而姆努钦本人却正是华尔街的产物,而且被左派人士批评为华尔街的阿甘(Forrest Gump) ,意谓华尔街近期的丑闻他无一不与。其实,总统候选人,尤其是走民粹路线的候选人竞选前后食言而肥的先例层出不穷,毕竟国家治理仍然需要精英人士依据专业制定政策、处理日常事务。不过,他还有一件事被左派人士诟病。那就是几年前,一位90高龄的老太太在支付银行贷款账单时,两次写错支票,少付了27美分,被姆努钦当时担任董事长的OneWest银行发出了止赎通知,试图要取消她房子的赎回权。在左派批评人士看来,发生这样的事情就应自动取消姆努钦担任政府高官的资格。

  目前反对最力的除了曾经竞选总统、如今重又退出民主党的桑德斯外,就是民主党内目前人气最旺来自马萨诸塞州的华伦(Elizabeth Warren)参议员。四年前,我们就曾经提到过她。当时,她还是以法律教授的身份初登政坛,准备竞选参议员。现在,尽管她一届参议员还没有做满,却已经是民主党内左派的标志人物了。

  说起来,她的身世颇为坎坷、相当励志,“成功学大师”们完全可以据之烹制出许多心灵鸡汤。

  她出生在俄克拉荷马州的一个蓝领家庭,祖上据说还带些印第安人血统。她的父亲从二战结束退役后,凭借退伍金以及一份警卫工作,在五六十年代不断向左移动的美国原本完全可以轻松地实现美国梦,过上一个舒适的中产阶级生活。不幸的是,就在她12岁的时候,她的父亲患上心脏病,这样不仅多了一份医药费支出,而且还因为无法再像原来那样工作而被迫削减工资。不久因为无法还清汽车贷款,年幼的华伦眼睁睁地看着银行来人把她们家汽车拖走。于是,她从13岁起就开始在餐馆打工做服务员,为家排忧解难。可能也正是从那时起,她的心里埋下了对银行的仇恨种子。

  不过,艰难的生活并没有让她气馁,她在学校的成绩不仅没有受到影响,而且还在许多课外活动里面展露才华——享有俄克拉荷马最佳辩论手的称号,同时也没有耽误她早恋谈朋友。因此,高中毕业就以全额奖学金进入乔治华盛顿大学,但是就读两年后,她就转学到休斯敦大学,与正在德克萨斯州立大学就读的男友结婚。

  婚后由于丈夫工作关系,她跟随搬迁到新泽西州。在家相夫教子数年后,决定就读罗格斯大学(Reutgers University)法学院,在怀上第二个孩子时毕业。之后,她虽然历经离婚、与第二任丈夫因为工作而异地分居,却能够在独力抚养两个孩子的同时,在专业上不断进取。最后于1995年,由宾夕法尼亚大学转入哈佛大学法学院,是当时哈佛大学唯一的虽然毕业于公立大学却获得终身教职的法学教授。她的研究面很广,在商业法和破产法方面更是着力甚多,其著述之丰、影响之大全美能够和她比肩的不会超过三人。

  同时从九十年代开始,她逐步走出学术研究的范围,在社会议题上发挥作用,很快成为消费者利益保护的象征人物。金融危机期间,她被参议院民主党的领袖里德(Harry Reid)任命为国会监督委员会(Congressional Oversight Panel)主席,跟踪紧急经济稳定法案(Emergency Economic Stability Act)的实施,并且发表评估报告。

  鉴于她很早就为消费者免于金融机构的欺骗而奔走呼号,2010年奥巴马政府成立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时,自然提名她为首任局长。但是,由于金融机构以及共和党议员的极力反对,最后不得不提名他人。

  不过,反对者们很快就发现这是一个绝大的错误,因为64岁的华伦行政部门这条路走不通,就改换跑道,宣布要竞选参议员。相比行政部门的部会首长,国会议员虽然不像前者那样直接掌握权力,却也少受许多束缚,更像政坛的“独行侠”,只要能够获得自己选民的认同,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更加积极地对于有关政策施加影响。因此,议员的职位对于像华伦这样专注于某项政治目标的人士更有吸引力,也更能发挥作用。

  虽说是政坛新手,而且在竞选期间被对手描绘成是对于市场竞争和自由企业莫大的威胁,但华伦还是轻而易举地筹集到3900万美元,不仅以几乎全票毫无悬念地通过党内初选,并且在大选中轻易击败共和党对手,成为少有的和财团公开叫板却还能获胜的特例,早于特朗普四年就证明了选举中金钱不是一切的道理。2012年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她这个刚刚入党的新党员,却被排在许多政治老手都可望而不可及的黄金时段之一、紧挨在克林顿总统前面发言,可见当时党内已经对她器重之深。

  上任参议员仅仅一个多月,华伦就表现得非同凡响。在听证会上,作为商业法的顶级专家,她问政犀利,常常把银行高管们有根有据地批驳得体无完肤。她的质询录像在网络上迅速走红,名声开始走入千家万户。

  这次初选期间,党内有不少不满意希拉里或者担心希拉里丑闻太多的人士,多次提请她出马竞选总统,但是她似乎对此没有兴趣,安心于扮演“政坛个体户”的角色。在党内主流人士纷纷支持希拉里的情况下,她却独树一帜地在希拉里和桑德斯之间不作选择——这本身其实就是一种表态,清楚地表明她对希拉里的立场有许多不认同。尽管这样,她的地位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在希拉里的候选人位置被确定下来后,党内传出一个流言,希望华伦作为副总统候选人一起参选。这虽然从政治上完全不可行,但是再度证明了她在党内的威望。今年不是她的参议员连任选举年,但是她的行程并不清闲,而是被党内同志纷纷邀请去为他们竞选、筹款,即使是希拉里后来也不得不多次借重她出面造势,而她批驳起特朗普来也照例毫不留情。

  虽说自希拉里选举失败以来,自由派们还没有完全彻底地反省,但是他们大都已经认识或者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自从九十年代以来由克林顿开始的走亲近商界的中间路线,让民主党失去了原有的劳工利益代言人的特色,为此桑德斯就曾经感慨大量劳工阶层投票给特朗普这个事实让他这个左派感到汗颜羞耻。在这个背景下,民主党今后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要重新努力夺回普通民众的选票,可是纵观党内目前却呈现出人才断层的窘境,一向立场偏左的华伦在党内的地位就更加节节上升了。

  虽然特朗普毕竟出身于大城市背景,某些社会、经济政策主张其实颇具进步主义色彩,并且和下届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 互相夸赞对方为可以合作的对象,但是华伦已经明确表示如果新政府仍然采用由照顾富人而惠及普通民众的涓滴式经济政策(trickle down economics),她一定寸步不让、坚决斗争。而姆努钦正是华尔街利益的代言人,更是与她针尖对麦芒,要知道当初在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希拉里会获胜时,她就公开放言绝不允许希拉里组阁时提名华尔街背景的人士出任财政部长。另一方面,共和党参议院领袖麦肯奈尔(Mitch McConnell)已经表示将于1月20日特朗普宣誓就职当天就开始启动对内阁人选的审核,争取在特朗普帮助共和党夺回政权的第一天就能通过数人,让他上任首日就有进入战斗位置的团队成员。

  虽说眼下共和党占据了参议院多数,而内阁人选并不需要60票、只要简单多数通过就可以了,但是毕竟共和党只占微弱多数,只要少数几个参议员三心二意就能够坏事,因此共和党对人选审查丝毫不敢掉以轻心。麦肯奈尔就表示即使是在审查其妻子赵小兰时,他本人也绝不回避要参加投票,完全一副举贤不避亲的架式,正是这种小心谨慎地保驾护航的心态表现。

  通常而言,新上任总统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完成所有的政治任命。按照最新的NBC民调,大约一半的美国民众认可特朗普迄今在权力交接过程中的表现,这个数字虽然低于当初的奥巴马和克林顿,但是68%的民众认为他将会改变美国政治的运作方式,远高于二十多年前的克林顿。因此,将来内阁人选尤其是姆努钦和普瑞特这样的高级官员人选是否或者如何通过,将可以看出两党今后至少两年内的互动态势,以及国会能否对特朗普这个史无前例地毫不理会政治规矩的领导人形成有效的约束。

  作者为美国波士顿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美国某基金经理,负责全球宏观性投资。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