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阿罗:超然宗派的一代宗师

2017年02月22日 18:10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阿罗是现代经济学最优美的理性决策理论的奠基人,但他对于基于不同假设和范式的研究也丝毫没有门户之见。他以天才的思辨为世界勾画理性之彼岸,同时以宽广的心胸拥抱现实的不完美
包特
包特,2006年获复旦大学经济学学士,2007年获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硕士,2012年获阿姆斯特丹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经济学助理教授。研究兴趣为实验经济学,行为金融,合约理论和房地产经济学。研究论文发表于Economic Journal, European Economic Review, Journal of Economic Dynamics and Control等国际期刊,和《经济研究》、《世界经济》等国内期刊。曾获Emerald出版集团年度“杰出图书章节贡献奖”和钱学森城市学金奖提名奖。

  【财新网】(专栏作家 包特)美国当地时间2017年2月21日,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肯尼斯•阿罗教授在加州的家中安然离世,享年95岁。消息传来,各国经济学者纷纷表达悼念和致敬之情。一时间,笔者的很多朋友都说,大家的微信朋友圈几乎已经看不到除了纪念阿罗之外的别的信息了。

  阿罗对于现代经济学的重要性可以说是如何强调也不过分。很多人认为,如果把历史上获得诺奖的经济学家按照贡献大小做一个排名,阿罗也应该排在最前面。他和德布鲁一起开创了现代经济学最重要的一般均衡理论框架;为公共政策提供了社会选择理论框架;为金融经济学,特别是衍生品设计提供了“阿罗证券”(Arrow Security)的概念;在宏观经济学领域,率先提出“干中学”(learning by doing)效应,启发了后来的内生增长理论等等。可以说,阿罗在经济学的很多领域都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并且在这些领域都做出了不可或缺的贡献。经济学界公认,按照他的贡献,阿罗应该获得不只一个诺贝尔奖,至少是两个,也可能是三四个,甚至更多。在Google学术搜索引擎中,一般来说,一篇经济学文章如果获得1000次以上的引用,就是非常经典的文章了。一个学者一生如果能写一篇这样的文章,就是了不起的成就,大多数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大概可以写出5到10篇这样的文章,但以我个人不完全的统计,阿罗教授所写的引用超过1000次的文章至少有30篇。阿罗教授在教书育人上也获得了伟大的成就,在他的学生中,到目前为止就有海萨尼、马斯金、梅耶森和斯宾塞获得诺奖,这其中还不包括英年早逝的拉丰,和几位极有潜力在未来获得诺奖的学者。

购买类型

周刊订阅用户每周六18:00可看,财新数据订阅用户每周五20:00提前看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丽琨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