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空巢青年”三问:你是谁 从哪来 往哪去

2017年04月28日 12:39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孤独不是一个标志,也不是一个诊断,更不是一个结局。千万不要以为我孤独了,所以我就完蛋了。不要千篇一律刻板地把“空巢”或单身分成好还是不好
“空巢青年”现在正成为一种被关注的社会现象。图/视觉中国
彭凯平
彭凯平,毕业于北京大学、密歇根大学心理学系博士。2008年5月起受聘清华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和首任系主任;2009年入选中组部国家级海外高级引进人才(千人计划),清华大学社科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清华大学伯克利心理学高级研究中心和清华大学社科学院积极心理学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幸福科技实验室联合主席。中国北京积极心理学学会理事长和国际积极心理联合会(IPPA)以及国际积极教育联盟(lPEN)中国理事,并担任中国国际积极心理学大会执行主席(2009年至今)。曾任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心理学系及东亚研究终身教授,伯克利加州大学社会人格心理专业主任等国际职务。

  【财新网】(专栏作家 彭凯平)空巢青年”是一个心理学概念,而不是物理学概念。这个“巢”空不空是一种心理感受,“空”指的是无、没、虚,甚至是一种挫折感。你即使一个人住在屋子里,但是如果心怀世界、心向社会、心念亲人,那就不“空”了。

  “空巢青年”现在正成为一种被关注的社会现象。虽然每一个时代都有独自在大城市奋斗的年轻人,这个群体以前没有引起关注,但并不是说现在的年轻人比以前娇气。我觉得“空巢青年”是社会发展、历史发展、人类社会变化的一个结果。有个概念叫“urbanization(城市化)”,城市化一个特点是把很多原来居住在传统的社会环境、社会网络里的人牵引到一个独立的人,也就是那些在城市里工作、生活的年轻人。城市化之前,我们人类都在自己原始的原生态部落里生活,那里有你的村庄、你的父母亲、你的大家族,那些人能够关心、支持、照顾、提醒。在大城市里头,你就是一个人,一个漂浮的心灵。我们中国实现城市化是2012年,在这之前中国一半的人口住在农村,2012年之后,一半的中国人口住在城市里头,产生了一大批在城里生活工作的年轻一代。所以这是一个历史现象,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

  我们搞经济建设这么多年,社会的发展变化一定会带来一些负面的社会心理效应。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我们现在还的就是过去几十年飞速发展的物质生活的代价。没有跟得上时代的心理生活会产生精神的落差,其中之一就是我们现在讨论的“空巢青年”。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当代现象,不是我们的年轻人变懒惰、变脆弱、变娇气,而是社会变得更加物质化、工业化、城市化,我们在为我们的社会现代化付出代价。

  所以说,“空巢青年”这种普遍的心理现象,其实是跟我们整个时代的社会经济发展密不可分的。美国人在上个世纪20年代出现了像中国这样的一种繁华似锦的景象,大部分人都向城市涌去,在这个过程中间就产生了很多心理问题,有一部由小说改编成的美国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就是讲美国20年代的欣欣向荣所造成的空虚、失落、物质利益、享乐和自私精神,这样心理很容易造成我们现在所说的“空心病”。美国人走的路,我们中国人正在重走一遍,而且是在快速走过美国人走了一百多年的路,由此带来的社会心理问题实际上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可以研究的,同样也是可以控制的。

  “空巢青年”说法可能脱胎于“空巢老人”。一般认为,“空巢老人”是一种被动的“空”。大城市“空巢青年”从宏观的角度来讲肯定是被动的,我们人类是时代的产物,都是被动地顺应时代的发展。从个体的角度来讲当然也有主动的选择,你可以不参与这个时代的浪潮,也可以停留在自己过去的时代,但这个很难。我个人觉得,无论是青年的“空巢”还是老人的“空巢”都是一种时代变化的产物,被动的成分挺大,都有我们人不得不做的一些事情。但人的主动精神也很重要的,不是说我们完全要跟大家一样。

  单身青年会在中国面临比较大的压力,这也是“空巢青年”受到关注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但我们讲“空巢”,讲的是缺乏社会网络联系,并不是说人非要有亲密的关系,任何关系都可以是我们心灵的支柱:你的同事、同学、朋友……甚至在路上遇到的一个熟人。单身造成的孤独感可能具有强烈的中国文化烙印——我们一直强调正统、正轨、排他的男女关系,必须是情侣或夫妻。从心理学角度而言,我们需要有正常的异性交往,要坦诚面对人与人之间心灵情感的需求、工作的需求。我们可以有异性朋友,不一定非得以结婚或性为目的,而可以是以情感需求为目的。我们要有亲密的朋友关系——闺蜜、战友、兄弟都是非常重要的心理慰藉。

  “空巢”问题并不是因为大龄青年多,而是我们没有学会正常社会交往的技巧。我们应该坦诚、公开、积极和欣赏人生,把我们的生活的分分秒秒活出美好的体验来,这样才不会出现所谓的“心灵空虚”的感觉。

  “空巢青年”群体,常陷入自由和孤独相互较量的矛盾之中。我们还是要提倡“道法自然”。对单身的孤独要有自然之心。有些人欣赏一个人的生活,欣赏自由,欣赏自己的成长和发展,他没有特别着急拥有一个固定的对象、一个固定的关系和固定的生活方式。但是也有人有强烈的情感需求,需要有人陪伴。这后一类的人可能才会有孤独和自由的心理较量。我觉得不要千篇一律刻板地把“空巢”或单身分成好还是不好,要根据自己的个人状况、现实条件,以及心理、生理的特点来进行判断和分析。

  心理学家对孤独感的诊断是有一些标准的。它是有程度的不同,严重的孤独感才是心理问题。孤独也不完全是因为他是一个人,孤独是一种心灵的空虚、失落和挫折感。一个人和很多人在一起也可能很孤独。人类是社会动物,需要跟别人在一起,也习惯跟别人在一起,这是人类的共性,也是人类演化历史选择出来的一种生存策略——我们跟别人在一起容易活下来。所以,人类遗传基因里就有这种社交性,所以很多年轻人在没有朋友的情况下,在没有社会联系、没有社会意义的感觉下会产生孤独感。

  但事实上,孤独感是一种重要的心理保护机制。每当你产生孤独感,就会意识到自己应该做些事情来解决它,说明应该关注你的社会关系、社会情感和社会网络联系。这个时候你应该主动找人谈心说话聊天,去寻找一些有社会意义的事情去做,比如说做公益慈善,照顾其他人,产生一种社会联络感。主动去提升自己,让自己利用孤独的时间学习知识、学习技能,从而接触到更高的平台、更好的人。

  因此,孤独感是一个信号,这个信号让我们做更多积极的事情。孤独不是一个标志,也不是一个诊断,更不是一个结局。千万不要以为我孤独了,所以我就完蛋了。孤独是提醒我们要做一些事情的开端,让我们开始新的人生历程:探索、奋斗和收获。

  社会应该为“空巢青年”提供一些支持。我们一定要普及心理学知识,因为心理学知识可以告诉我们很多有关自己的情感波动、生活变化、心理调整的一些策略和方法,教育部应该把心理学变为大学必修课。第二,我们社会一定要创造一些平台和机会,让年轻人能够找到朋友,能够进行正常的社会交往。另外,企业、组织应坚决把增强人的幸福感、快乐感、社会沟通交往作为重要职责,而不是简单讲业绩成绩——这些要求容易让我们自己变成机器。但凡人们一旦产生了是“机器”的想法,就活得不开心了,会变得孤独、空虚、失落。

  作者系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主任、国际积极心理学会中国理事,个人微信公众号“彭凯平”;本文根据《中国青年报》记者沈杰群对作者的采访整理而成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