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韦帕芗还是李嘉图:如何看待“技术性失业”

2017年05月19日 14:51 来源于 财新网
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技术性失业”将会是一种难以避免的趋势,但这一趋势只是社会进步所必须要经历的阵痛,它本身并不值得害怕。只要各方应对得当,技术的进步带来的福利一定会惠及到各个社会阶层
陈永伟
经济学博士、博士后,研究领域为产业经济学、发展经济学和法律经济学,曾在中英文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20余篇。目前为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和主任助理。

  【财新网】(专栏作家 陈永伟)传说在古罗马的韦帕芗(Vespasian)皇帝时期,有一次为运送一根石柱到正在修建中的神庙而需要动用大量劳力。这时,有一位发明家求见皇帝,并建议他用自己新发明的机器运输石柱。尽管这个新机器可以大幅减少运输石柱的成本,但皇帝还是果断拒绝了发明家的建议,理由很简单:如果采用了机器运输,那么那些搬运石柱的民工将会因此丢掉饭碗。

  上述轶闻可能是史上最早的关于“技术性失业”的讨论。在此后的近两千年中,或许是因为技术进步过于缓慢,或许是因为人口增长缓慢,又或许是因为统治者们多少采取了同韦帕芗皇帝类似的限制技术发展的措施,由技术导致的大规模失业并没有出现。但到了19世纪,情况却出现了变化。随着工业革命的完成,欧洲各地开始进行大规模的工业化,工厂取代了手工工场,冰冷的机器占有了很多原本属于工人的岗位。为了夺回属于自己的工作,工人们行动了起来。在英国的莱斯特郡,一名叫卢德的工人一怒之下砸碎了一台纺纱机。这一行为很快被争相效仿,对机器积怨已久的工人纷纷自称为“卢德主义者”,并以摧毁机器表达自己的愤怒。

  面对机器对人类职位的蚕食以及“卢德主义者”的反抗,当时的学者们表达了截然不同的看法。一些学者选择了和那位古罗马皇帝类似的悲观看法。在他们看来,机器对就业岗位的挤占是一种可怕的趋势,它必然会造成大批的失业。由于广大工人失去了就业机会,没有了收入来源,因此那些用机器生产出的商品最终也会难以找到卖家,因此最终会大量积压。最终,机器带来的生产率跃升只会让整个社会陷入经济危机。相比之下,另一些学者则表现出了比较乐观的态度。这派学者的代表人物是杰出的古典经济学大卫·李嘉图(David Ricardo)。在他看来,虽然机器会的应用可能带来失业和工人的贫困,但这仅仅是一种短期现象。在长期,生产率的改进会创造出更多的就业机会和财富,因此从长远看,机器的普及可以让所有阶层的福利都获得改进。

  那么,究竟是谁对了呢?是韦帕芗的追随者,还是李嘉图的信奉者?直到最近,后者的判断都更加符合历史的走势。虽然在最初,机器确实抢了不少工人的饭碗,但是当机器创造的超额利润流向了资本家后,资本家立即将这些财富转化成了对新产业的投资,而这些新的投资又创造出了大量新的就业岗位。这样,被机器赶出工厂的工人很快就找到了新的工作。而相比之下,这些新工作往往要更加体面,收入也会更高。很快,曾经轰轰烈烈的“卢德运动”很快被人们遗忘了,工人们对机器的怨念也很快变成了对机器的感恩,一切看来都十分美好。

  但是,韦帕芗式的悲观并没有退出历史舞台。最近几年,随着科技的突飞猛进,人们对机器的恐惧又开始重新蔓延。在恐惧的人群中,除了由一小部分是担忧“奇点临近”,机器人统治人类外,大部分人的恐惧仍然是源自于机器对于工作岗位的侵蚀。这样的恐惧有着充足的理由,因为与过去任何时候相比,如今机器对人的替代都要显得更快。并且与过去不同的是,在这个时代,机器要替代的目标已不再限于体力劳动者,而且还包括脑力劳动者。证券公司开始用电脑替代分析师、媒体开始用电脑代替记者、律师事务所也开始用电脑代替律师……甚至连国际围棋大师,也在遭遇了AlphaGo的碾压后,感到了空前的压力。面对这些情况,麻省理工学院的埃里克·布林约尔松和安德鲁·麦卡菲不禁在他们合著的畅销书《第二次机器时代》中惊呼:“对只有‘普通’技能的工人来说,再没有更坏的时代了!”

  难道历史已经偏离了李嘉图的预言,转而朝韦帕芗指出的方向前进了吗?答案是否定的。事实上,只要我们细细观察就不难发现,尽管面临着技术进步的冲击,但现实中的工作机会却并没有减少。

  在一些传统的行业,尽管技术的更新减少了对完成单个任务的劳动力需求,但这也恰好为企业的扩张提供了基础,因此从总体上看这些行业对劳动力的需求未必会减少。举例来说,过去人们一直担心ATM机的普及会导致银行柜员失业,但来自美国的数据却表明对银行柜员的需求一直在持续增加。这是因为,ATM机减少了单个支行对柜员的需求,于是银行就可以开设更多的支行。结果是,对于柜员的总需求不降反升。

  与此同时,新技术对于新就业机会的创造也不容忽视。首先,技术的进步提供了大量与之互补的就业机会。目前,市场上对于程序员、工程师等岗位的需求变得空前巨大,而诸如帮助机器进行人工智能进行学习所需要的训练师、为3D打印服务的设计师等新岗位也应运而生。其次,技术进步给人们带来了大量闲暇,也催生了很多新的就业机会。技术对劳动力的替代,不仅会导致对某个岗位上所需人员的减少,也会导致每个人员需要的劳动时间的下降,而劳动时间的下降就意味着闲暇的增多。为了消费更多的闲暇,人们则需要进行更多的娱乐、学习,而这也会产生巨大的就业机会。再次,拜技术所赐,分享经济等新业态开始普及,人们从事兼职、自由职业的门槛大大降低。你可以足不出户地成为销售员、主播,或者讲师,而前提只是拥有一台电脑或者一部智能手机而已。美国经济学家大卫·奥托(David Autor)曾对近年的劳动力市场进行过一项研究,结果发现新技术和新机器所创造出的就业岗位其实远远超过它们所挤占的旧岗位。从这个意义上看,关于机器会消灭工作机会的担忧其实并不必要——至少从工作机会的总量上看,情况应该如此。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面对“技术性失业”时可以高枕无忧。事实上,即使我们确信从总体上看新机器会为这个社会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也不得不为一堆具体的问题而感到头痛。我们不能指望一名被机器人从工厂挤走的工人很快成为一名销售员,也不能指望一名被AI取代的律师很快转职成为一名程序员——在不同的工作之间,所需要的技术条件有很大不同,在它们之间进行相互转换的成本是很高的。由于这个原因,在一定时期内,技术变迁所带来的失业必然会存在。并且在技术进步速度不断加速的背景下,这类失业的频率还可能越来越高,规模还可能越来越大。无论是对于劳动者本人还是对于政府官员,这都会是一系列严峻的挑战,为了应对这些挑战,他们必须做好准备。

  对于劳动者而言,他们不应该去效仿“卢德主义者”,也不应该试图乞灵于出现一位帕芗式的统治者,而是应该树立起一种开放的心态,认识到那种一辈子只依赖一种技艺的时代将会远去。同时,他们应当积极锻炼自己的持续学习能力,以保证自己可以不断适应可能的工作变化。对于政府官员而言,他们必须摒弃那种韦帕芗式的通过抑制技术进步来缓解失业的思路——在全球化程度如此之高、国际竞争如此激烈的当今世界,这种简单粗暴的古老对策只会让我们失去国际竞争力,从而让情况变得更糟。为了切实应对“技术性失业”,政府必须更好地发挥好其服务职能,为劳动者多提供技能培训和就业信息,从而尽可能减少劳动者在工作转换过程中需要付出的成本,帮助他们更容易实现就业。只有通过劳动者和政府的共同努力,“技术性失业”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才可能降到最小。

  总而言之,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技术性失业”将会是一种难以避免的趋势,但这一趋势只是社会进步所必须要经历的阵痛,它本身并不值得害怕。只要各方应对得当,技术的进步带来的福利一定会惠及到各个社会阶层。面向未来,我们需要的是李嘉图,而不是韦帕芗!

  作者为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和主任助理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邱楠添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