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从二季度经济数据看金融监管走向

2017年07月17日 15:39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下半年货币政策将侧重于“稳货币”,以适当对冲“强监管”对实体经济的冲击。对债券市场而言,短期内,在“稳货币”的指向下,市场紧张情绪或将暂得缓和
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再度交上6.9%的亮眼成绩单,正如我们一直强调的,目前经济数据平稳、人民币汇率稳定、通胀走势无忧的“蜜月期”,正是加强金融监管的“窗口期”。视觉中国
钟正生
现任财新智库莫尼塔研究首席经济学家;2007年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获得博士学位,曾任职中国人民银行,从事宏观经济和货币政策研究。

  【财新网】(专栏作家 钟正生 特约作者 张璐)7月14-15日,市场瞩目已久的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在京召开。“靴子落地”带来的究竟是如释重负的欣喜,还是关山依旧的纠葛?

  看起来金融监管在“政策”上并未进一步加码,将去杠杆从金融领域里的闭环兜圈,回归到国企去杠杆的本源,似乎也给资本市场带来了亦真亦幻的”缓冲空间”。但金融监管政策在执行“力度”上依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市场对“紧监管”可能造成的冲击依然不宜掉以轻心。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再度交上6.9%的亮眼成绩单,正如我们一直强调的,目前经济数据平稳、人民币汇率稳定、通胀走势无忧的“蜜月期”,正是加强金融监管的“窗口期”。经济数据的超预期平稳,更可能令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中的“主动”防风险、“控总量”、地方政府债务“终身问责”等要求,在短期内获得更高的政策优先级。

  让我们先细加揣摩本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本源和看点。

  看点1:“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具有里程碑意义

  本次会议由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李克强总理也在会上讲话。比照前四次会议,本次会议规格与1997年和2002年相当(此后两次都未有总书记出席)。1997年会议后,我国成立了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处理四大行剥离的坏账,并成立保监会和证监会;2002年会议后,我国成立了汇金投资公司,主导银行业的重组上市,并成立银监会。两次会议对金融业的发展规范都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本次同样高规格的会议上,最鲜明的举措是提出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我们认为,设立这一新部门的意图在于两方面:一是,作为2013年成立的“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合会议”的升级版,消弭监管套利空间。部际联合会议是由央行牵头召集的,但由于缺乏明确的决策机制,几年来仅实现了信息交流的作用,而对监管协调所发挥作用有限。本次成立的新部门有望形成更有效的决策机制,统领一行三会的金融分工与合作。二是,防范强化金融监管环境下的无序监管竞争,避免金融市场巨震。新部门或将加强评估各项金融监管政策出台对资本市场的可能冲击。今年4月以来的监管风暴大大挫伤了债券市场的融资功能,这有悖于本次会议中提出的“把发展直接融资放在重要位置”。新部门成立后或将在平稳资本市场运行、恢复债市融资功能方面发挥作用。

  除了设立新的部门外,会议在“深化金融改革”部分还提出了两方面内容:一是,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意味着央行的宏观调控话语权将有所提升;二是,强化地方政府风险处置责任,“强化问责”,防范金融风险的重要性再次得到重申,且未来落实或将更加动真格。

  看点2:以“经济去杠杆”促“金融防风险”

  会议在“防控金融风险”这一主要任务下,重点提出“要推动经济去杠杆”。其中,又要“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终身问责”,措辞更为严厉。“金融去杠杆”一如继往地没有出现在政府高层的讲话之中。正如我们此前指出的,以金融去杠杆来概括近期的一系列监管政策有失偏颇,金融领域的一系列风险、乱像,内里是实体经济的问题,尤其是国企预算软约束和过度财政刺激的问题。今年以来,政府在金融监管方面给予了更多关注,而实体经济的去杠杆进展一直缓慢。本次会议对去杠杆的问题予以纠偏,有助于去杠杆回归本源,避免在金融领域里闭环兜圈,避免局限于金融去杠杆而错伤民间投资。

  看点3:服务实体经济被反复申明,强化“稳货币+紧监管”的政策取向

  本次会议强调“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与此同时还提出了一些耐人寻味的政策方向。

  首先,再提“降低实体经济成本”。特别是“促进金融机构降低经营成本,清理规范中间业务环节,避免变相抬高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这一点与强调经济去杠杆实则一脉相承,一个平稳(而非偏紧)的货币政策环境,更有利于在避免系统性风险的前提下促进企业降杠杆。

  其次,“坚定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处理好稳增长、调结构、控总量的关系”。一方面,货币政策表述从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稳健中性”重回2016年的“稳健”。这流露出通过“稳货币”来“促进金融机构降低经营成本”。另一方面,“控总量”的提法,而过去的表述是“稳增长、调结构、防风险”。我们理解“控总量”的涵义在于,货币政策说到底是一个总量政策,“控总量”是促进实体经济稳杠杆、去杠杆的根本。特别是,本次会议还将货币信贷“合理”增长的表述替换为“适度”增长,表明政府有意控制今年以来信贷持续高增长的势头,下半年银行信贷额度拓展空间有限。在加强金融监管的背景下,银行表外转表内的压力和冲动增强,而适度的信贷增长显然会对此套上一个不大不小的“紧箍咒”。

  我们认为,下半年货币政策将侧重于“稳货币”,以适当对冲“强监管”对实体经济的冲击。流动性调控上,可能不像4、5月份那么局促(这有监管竞争和失调的原因),但6月以来的“宜人”情况(这有平稳度过监管考核期的考虑)可能也非常态;信贷规模上,央行或将有所压制,更着力于恢复债券市场的融资功能,改变目前社会融资“表内”独大的情况。

  对债券市场而言,短期内,在“稳货币”的指向下,市场紧张情绪或将暂得缓和;趋势上,仍需警惕后续监管措施陆续落地的可能冲击,以及市场情绪忽下忽上带来的“超调风险”和可能随之降临的“监管反弹”。

  作者钟正生为财新智库莫尼塔研究董事长兼首席经济学家,张璐为财新智库莫尼塔研究宏观分析师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邱楠添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