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不要炒作高考状元,他们也可能向平均数回归

2017年08月01日 10:59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很多的高考状元都很难说能在下一次的高考中继续夺得第一名;从统计上来讲,这也几乎是不可能的现象。把第一名当作一种神圣的、特别有意义的事情来宣传,是一种非理性的行为
彭凯平
彭凯平,毕业于北京大学、密歇根大学心理学系博士。2008年5月起受聘清华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和首任系主任;2009年入选中组部国家级海外高级引进人才(千人计划),清华大学社科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清华大学伯克利心理学高级研究中心和清华大学社科学院积极心理学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幸福科技实验室联合主席。中国北京积极心理学学会理事长和国际积极心理联合会(IPPA)以及国际积极教育联盟(lPEN)中国理事,并担任中国国际积极心理学大会执行主席(2009年至今)。曾任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心理学系及东亚研究终身教授,伯克利加州大学社会人格心理专业主任等国际职务。

  【财新网】(专栏作家 彭凯平)每年夏天,美国的各种职业体育联盟,比如篮球的NBA,冰球的NHL,橄榄球的NFL等,都要从大学生中选拔优秀选手加盟各支职业球队。选择的依据当然是这些球员在以往比赛中的表现,每次选拔的第一名也就当之无愧地成为当年的选秀状元而名扬全美。但奇怪的是,很多这类选秀出来的状元到了职业球队,通常并没有表现出大家所期望的霸主风范,他们在第一个赛季的表现稀松平常,乏善可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很多人会很快地责备这些球队看走了眼,或者是这些状元进入球队后不思进取,被职业运动员享受的金钱、美女或者名声所累。其实这些都是我们的非理性反应,而忽视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一个叫做向平均数回归(Regression towards the mean) 的统计规律。

  我们心理学有个领域叫心理测量学,专门研究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到底是由什么因素决定,有什么样的影响和如何进行测量。这个领域的“祖师爷”之一是一位叫做高尔登的英国爵士。可能大多数中国同胞并没有听说过此人,但大家一定知道他的表兄——著名的进化论倡导者达尔文。高尔登很早就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个子高的父亲生的孩子并不一定会像他一样高;个子矮的父亲生的孩子也不一定就像他一样矮。每家的孩子都有高有低,似乎大家的身高都是向着一个平均水平聚合。他把这种现象称之“统计回归效应”。

  现在看来,几乎人类所有的学科,例如经济学、工程学、心理学、气象学、教育学等等,都观察到了这样的一个向平均数回归的现象。在生活中我们也经常会发现,名人的后代,往往并不像他们的前辈那样有名;富裕往往过不了三代;虎父经常会有犬子;很多特別好的电影的续集总是让我们失望(譬如,星球大战的续集不如原集好看;教父的续集不如第一集好看等)等。其实,这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由“向平均数回归”的规律所造成的。

  经济学家们已经发现,世界上各个国家或地区股市的平均回报率大约就是在11%左右。日本人曾经因上个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其股市回报率都在20%以上,而号称“日本奇迹”。现在看来,这个奇迹一点不奇,就是短时间内计算的结果而己。如果把计算的时间扩展到现在,我们就会发现,日本股市的回报率和其他国家的回报率其实是差不多的。

  由此看来,不但在体育领域、经济领域,教育领域学生的考试成绩,可能也是这样的。第一次考试成绩特别好的,其实第二次考试的表现就有可能要差一些;第一次考试差的,第二次考试的表现反而可能又会比较好一些,大家都会有在名次上的波动,也就是呈现“向平均数回归”的效应。高考状元一般来讲都是好学生,肯定是班上名列前茅的好学生。但是要在十几万人中间脱颖而出,成为第一名,其实还有很多偶然的成分。换句话说,很多的高考状元都很难说能在下一次的高考中继续夺得第一名;从统计上来讲,这也几乎是不可能的现象。因此,把第一名当作一种神圣的、特别有意义的事情来宣传,甚至责备这些状元为什么不能永远保持领先地位,却否定了这些学生的优秀和卓越,这就是一种非理性的行为。

  我本人曾经是1979年湖南省岳阳市的高考状元。但就读北京大学之后,我就意识到,在北大比我聪明、智慧、能干的非状元学霸其实同样有很多,我甚至都不算是我们班上成绩最好的同学。这不能说我不用功,也不能说高考测不准,只能说很多状元的成绩很可能是出现了“向平均数回归”,它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反而是人类社会稳定的科学规律。

  毋容置疑,这种回归效应也经常存在于我们的现实生活中,但往往容易被我们所忽视——这在心理学中,我们称之为回归谬误 (Regression Fallacies)。回归谬误往往会使我们总结出错误的经验、教训和结论。比如说,有些人久病不愈,但是在最后关头吃了一种药,结果病情好转,于是乎就将这种药捧为神药;有些想减肥的人在尝试各种方法依然无法奏效,在吃到某种减肥药之后瘦身效果明显,他/她就会误认为这种减肥药是奇迹。其实,有时候只是因为“回归平均”的趋势作用。

  知道向平均数回归这一科学现象,我们就不会给一些自然发生的现象(或者概率导致的现象)赋予过多的意义。就像高考状元,其实是一个概率事件,如果忽视偶然性,采取各种方式进行炒作,可能就会带给这些状元学生过多的压力,反而伤害了这些优秀的年轻人。状元肯定是比较优秀的学生,很多人在自己的人生历程中也一定会做出比别人更多更大的贡献来。但期望他们永葆第一,永远超凡脱俗,如果不成就是各种讥讽调㑆,这本身就是一种非理性的做法。尤其要警惕的是,不要将他/她们的某些个人特色夸大总结为夺冠的原因,这会误导其他学生和我们社会中其他相关的人。

  这就是我为什么批评高校、媒体和社会过度炒作状元的原因。

  作者系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主任、国际积极心理学会中国理事,个人微信公众号“彭凯平”。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刘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