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数”说未来美国

2017年08月07日 11:03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2016年特朗普出人意料的获胜仅仅是海面的浪花,数据显示的美国社会人口结构变化及其引发的不同年代和种族群体之间政治力量的重新组合才是水下的潜流
张小彦
财新网“决策智能”专栏作家。20世纪80年代由费孝通先生推荐赴美留学。1989年获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二十多年来遵循费老“社会学为社会服务”的教诲,将社会科学与现代信息技术相结合开发社会管理和决策支持软件系统。曾为美国联邦政府和二十几个州政府设计、建立了毒品滥用预防活动管理信息系统。2007至2010年,被美国卫生部聘为毒品滥用预防和治疗研究中心国家级顾问;同年,获得国家预防网络授予的服务金奖;2008年获得了美国安永企业家东部地区年度奖;2010年被匹兹堡地区商业周刊评为行业标兵。现任美国匹茨堡大学客座教授并兼任一家软件公司董事长和数据科学家。

  【财新网】(专栏作家 张小彦)保罗-泰勒(Paul Taylor)2014年写了一本畅销书《下一个美国》(The Next America)。2016年他又出了新版本,更新了一百多个图表,并加了编者按。这本书之所以能引起社会上强烈的反响,是因为它大量引用了美国政府和各类民意调查几十年积累的数据。保罗本人也因此成为脱口秀主持人的采访嘉宾。

  这本书对我们了解和预测美国社会和政治的走向有重要启示。

  保罗在书的前言中指出:“美国政治上的重组根植于两个正在同时发生的人口结构的变化:美国人口在进入老年化的同时也正在走向主体种族非白人化。这两个结构变化的合力导致了两党基础在人口构成、意识形态、文化上的完全不同。一个党的基础更趋于年长、白种人、有宗教信仰的保守群体,他们很难理解和适应那些将成为下一个美国“心脏”的新种族构成、性别规范和家庭结构。另一党的基础则倾向于更年轻、非白种人、自由化、世俗、对移民和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友好并认为美国社会的多元化是一份珍贵财产。”

  首先,从1976年到2000年的历次选举中,年轻人(18-29岁)与老年人(65岁以上)投票倾向区别很小(见下图)。这之后选举投票的差距增大,2004年为7%,2008年高达21%,2012年仍为16%。

1

  民意调查的结果显示,在政党认同和党派倾向性上也存在着代沟(见下图)。沉默代(69-86岁)在民主党、共和党、无党派认同上几乎是各三分之一。婴儿潮代(50-68岁)在三者之间的区别也不大。X代(34-49岁)在政党认同和倾向性上区别加大。跨世纪代(18-33岁)中党派认同上的差距最大,特别是接近一半人(48%)都选择无党派。

q

  美国政治上的多元化和意识形态及党派认同上的混乱,加上奥巴马执政期间国会与白宫的勾心斗角使得美国民众对职业政客的信任程度大大降低。这也是特朗普能在共和党众多资深政客竞选人中斩将夺关、脱颖而出,最后击败民主党久经沙场的老政客希拉里-克林顿而最后胜出的原因之一。

  其次,种族构成的变化也是意义深远。在美国的民主制度下,人口种族比例的变化必然影响政治权力的再分配。按照美国人口普查局的预测,白种人占总人口的比例将在2043年左右降至50%。(见下图)这将是一个有历史意义的里程碑。它将标志着美国进入了一个没有主体种族的社会。

2

  对美国社会的白种人来说,这一人口结构的变化意味着白人长期以来无形中享受的各种特权和主导社会发展的能力会从根本上受到挑战。这是民主政治的必然结果。产生这一变化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少数民族生育率高于白人,另一个是近年来移民,特别是非法移民,绝大多数是少数民族。黑人总统奥巴马的上台更增加了白人对这一人口结构变化的恐惧。这就是为什么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中支持特朗普的核心群体是教育程度和技能偏低的美国白人的原因之一。

  而对于每个受歧视的少数民族来说,美国多元社会的到来很可能是一个机遇;他们需要思考和行动并在一个多族裔民主政治中争取自己的地位。美国有一句政治名言,“如果你不坐在桌边,你就会被摆在桌上”(If you are not at the table, you will be on the table)。

  从表面上看,2043年距今还有20多年。但如果我们按不同年龄段分析一下数据就会发现,对于今天出生的新一代婴儿,他们的同龄人中50%是有色人种。也就是说,新生一代会比前几代提前20年进入非白人主体社会(见下图)。

2

  2016年特朗普出人意料的获胜反映了美国政治中新的不确定性。但这仅仅是海面的浪花。数据显示的美国社会人口结构变化及其引发的不同年代和种族群体之间政治力量的重新组合才是水下的潜流。

  数据为我们清醒地认识和观察未来的美国提供了一把钥匙。外交是内政的延伸。对中国来说,了解美国社会人口年龄和种族结构的变化对维护和发展中美之间政治、外交、文化、经济、贸易各领域关系都有重要的意义。对美国华人社区来讲,现在是到了必须认真思考如何在即将来临的美国多元政治体系中为自己争取权益的时候了。

  作者为社会学博士,现任美国匹茨堡大学客座教授并兼任一家软件公司董事长和数据科学家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刘明晖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