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英雄主义”式电影的心理学因素

2017年08月25日 13:14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跨文化的积极心理学研究发现,英雄主义的本质和气质是相同的。他们都有不畏强权、不惧艰险、乐于助人、敢于奉献的精神
彭凯平
彭凯平,毕业于北京大学、密歇根大学心理学系博士。2008年5月起受聘清华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和首任系主任;2009年入选中组部国家级海外高级引进人才(千人计划),清华大学社科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清华大学伯克利心理学高级研究中心和清华大学社科学院积极心理学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幸福科技实验室联合主席。中国北京积极心理学学会理事长和国际积极心理联合会(IPPA)以及国际积极教育联盟(lPEN)中国理事,并担任中国国际积极心理学大会执行主席(2009年至今)。曾任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心理学系及东亚研究终身教授,伯克利加州大学社会人格心理专业主任等国际职务。

  【财新网】(专栏作家 彭凯平)随着《战狼2》和《建军大业》两部影片的上映,国内掀起了对优秀男人们的英雄主义的追捧。仔细分析这两部带有“强国强军背景下的主旋律”色彩的电影可以发现,它们都不约而同地展现了“英雄”或“英雄主义”。 

  除了受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的情感因素影响之外,“英雄主义”式的电影还传递了什么独特的心理学因素呢?为什么有的人能冷静沉着,临危不惧?为什么有人能舍己为人,挺身而出?为什么有人能够担当责任,正义凛然?这正是积极心理学所关注的“英雄主义”研究的问题。

  相比于《建军大业》塑造的传统意义上的革命英雄群像,《战狼2》则一反传统,首次在中国的大众文化层面上为个人英雄正名。长期以来,我们一直认为,不同的文化对于英雄的界定是不同的:美国的英雄主义以个人英雄主义为主,崇尚的是个性解放的个体价值,强调的是主人公作为一个独立人的个体一面,如钢铁侠、蜘蛛侠、美国队长等。而中国的英雄主义往往与爱国主义、民族大义联系在一起,“舍小我而取大义”。但我们所做的跨文化的积极心理学研究发现,英雄主义的本质和气质是相同的。他们都有不畏强权、不惧艰险、乐于助人、敢于奉献的精神。换句话说,中国人崇尚的英雄主义其实是普世的。具体的英雄个体肯定有文化偏好,但英雄所象征的精神有可能是相通的。

  我们的研究发现,人类心目中的英雄主义和英雄心理,主要是由3个重要的人类积极心理所驱动:第一是勇气,第二是责任,第三是感情。

  ⑴ 勇气

  勇气指的是在困难、挑战、挫折和失败面前,始终体现出来的一种无私利他、敢于奉献的精神。在中国古代有“告之以难,以观其勇”之说,意味着考察我们在解决困难问题时的一种行动倾向。在西方文化中,勇气一词来源于希腊语(Andries), 指的是与男人的气质相一致的身心状态;希腊文化中的三百勇士、斯巴达克人的尚武精神等等,都是西方文化强调的英勇精神。我们当前有观点认为现在的中国年轻男孩缺乏男人气概,其实指的是缺乏一种勇敢的精神;而这种精神,恰恰是一种勇于担当、无私奉献的精神。

  心理学家奥伯恩等人(2000)认为,人类的勇气包括3种:一种是行动的勇气,也就是我们愿意做事情、愿意冒险、愿意牺牲、愿意奉献;另一种是道德的勇气,也就是坚持真理、坚持原则,在众人的猜忌、怀疑、毁谤和敌视面前,坚守自己的信任和原则;第三是生命的勇气,也就是在生命危险和脆弱的时候,在需要我们战胜疾病和伤心的时候体现出来的一种乐观精神和求生愿望。很多英雄,特别是在战场上的英雄,其实就是凭着强烈的求生愿望活了下来,从而让我们觉得不可思议。

  ⑵ 责任感

  责任感也是我们英雄主义产生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很多的战士之所以会在战场上舍生取义,原因是他们的那份责任感。“一诺千金”是很多文化所强调的一种心理特色,这种承诺、担当和遵守自己的诺言,就是英雄主义行动产生的很重要的原因。所以那些经常欺骗的人很难成为英雄,因为经常说谎的人,不可能为了自己的责任而牺牲自己的生命;恰恰是那些正直忠诚的人容易成为英雄,因为他们坚守自己的承诺。人民军队的将士,一旦意识到自己保疆卫国的责任,就会使他们可能做出常人所无法做出的英勇行为。当前我们社会对责任的推崇已经不太关注,这容易让我们的年轻一代缺乏这种为了自己的荣誉而坚持言行一致的可能性。

  ⑶ 感情

  人类是一种感情的动物,对自己人的爱和对敌人的恨,很容易让我们做出英勇的行为。在战场上,战士的勇敢和牺牲精神,很多时候是出于对战友的爱、对家乡的爱、对祖国的热爱。因此,我认为英雄主义的教育,往往和爱国主义的教育、爱人类的教育联系在一起,如果连自己的同胞都不热爱,这样的人很难成为英雄。

  很多积极心理学的同行的研究佐证了我们的发现。2004年,著名心理学家爱丽丝·艾格莉(Alice Eagly)和其同事塞尔文·贝克(Selwyn Becker)在《美国心理学家杂志》上发表文章指出,人类的“英雄主义”情怀存在于所有人类社会文化历史的记忆之中,从洞穴壁画到民间传说,从早期的文字到现在的游戏、电影、音乐,不管是什么样的意识形态、生产方式和地域区别,人类都崇尚英雄。因此,英雄主义精神,肯定是带有普遍的生存意义和进化价值的。

  最近,又有两位学者的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进化心理学杂志》上。他们发现,人们在面对危险、威胁和挑衅的时候,无论是英雄主义策略的自我牺牲行为,还是逃避式的自私行为,其实都有可能采用。但是从长远来看,人们采用自我牺牲的崇尚大义的行为,是有其进化的价值和意义的——它不但能使我们得到社会的赞许、他人的青睐,也能使我们的亲人受益。因此,“英雄主义”的行为是符合进化所需的内团体选择(Kin selection)。

  而著名心理学家积极心理学之父马丁•塞利格曼(Martin E.P.Seligman)和我在美国密西根大学心理学研究生期间的助教指导老师克里斯托弗•彼得森(Christopher Peterson)曾经花了将近3年的时间在全世界做调查,让世界各国人民回答他们各自欣赏、尊重和崇尚的“优势和人类美德”是什么?结果发现:人类的普世价值中普遍所追崇的三种美德是“勇气/勇敢、热枕和责任”;而这三种美德,正好构成了英雄主义、英雄心理和英雄行为的个人心理学基础。《战狼2》中的主角冷锋身上就完美地汇集了这三种特质。换句话说,不是什么大的道理、空洞的说教和宗教理念成就了英雄,而是人类朴实的、具体的、具身化的勇气、责任和感情,成就了我们的“英雄主义”。

  美国国防部曾经支持耶鲁大学的心理学家丹·阿肯斯(Dean Arkins)等人研究在服役期间和退役之后,那些表现出英雄主义行为的军人和违反纪律的逃兵之间的差异。他们发现,很多英雄其实并不是先天就具有英雄气质,大多数人都有恐惧、退缩方面的考虑,甚至也有人想和其他人一样逃避;这些人之所以能够活下来,主要是因为他们具有荣誉感、责任感和当时不得不做出的选择。换句话说,他们的英雄主义行动,是受当时的环境条件、瞬息万变的局势、同伴和朋友之间的感情,以及自己的责任和荣誉感影响的——所有这些因素也都促使人类的很多人,在特定的环境和条件下,做出超乎寻常的行动。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自古“英雄”两个字受人敬仰、尊崇,因为英雄承载着人类对理想人格的期待。中国传统心学的创建人王阳明先生,特别提倡“有心、有情、有义、有感”是人之所以成为人最核心的原因,“心者,天地万物之主”——我们有了爱人之心、爱家之心、爱国之心、爱真理之心,我们才会勇敢、担当,有所奉献,这才是真正的英雄之所以成为英雄的心理学原因,也是《战狼2》等电影如此受欢迎的魅力所在。

  作者系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主任、国际积极心理学会中国理事,个人微信公众号“彭凯平”。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