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非洲关键市场发展:数据掩盖了什么

2017年09月14日 16:14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非洲的部分地区呈现蓬勃发展势头,但这种增长势头也正被延迟或有限的政策调整所制约,需要额外的政策举措以解决日益增长的不平衡,并保证宏观经济的稳定
倪杰瑞
标准银行集团经济学家,常驻北京;研究领域专注于中国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此外还特别关注新兴市场的发展对非洲内外部影响的问题。倪杰瑞拥有开普敦大学社会科学(政治、哲学和经济学)学士学位,并在约翰内斯堡大学获国际贸易和发展的荣誉学位以及经济学硕士学位,他目前是伦敦经济学院的博士生。

  【财新网】(专栏作家 倪杰瑞)尽管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去年的经济增长自2000年起第一次相较发达国家的水平有所下滑,幸运的是这只是一个短暂的插曲,该地区的经济发展预计在接下来几年内平稳增长。此外,非洲富有活力和多元化的市场的经济增长总量掩盖了不同非洲国家间的巨大差异。一些细微判断便能很快地辨别投资者对于不同国家在当前和预期发展水平的差异。非洲一些国家在蓬勃发展,特别是那些将投资支出作为优先选择的国家,相较于很多依赖存款作为投资融资来源的大宗商品生产国来说,他们的前景相对乐观。这篇文章将深度探讨上述的差异,并重点谈论在两方面都具代表性的一些国家。文章还将重点讨论为这些资源密集型国家带来增长的政策措施,这些措施使得相关国家保持经济增长并如预想一样地繁荣发展。

  2016年非洲地区的经济活动与全球经济增长状况一样均跌至周期的低谷。本年度非洲地区的平均增长率将高于发达国家,并预计在未来几年实现加速增长。

  由于去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经济发展势头停滞不前,导致国内生产总值实际增长率仅为1.4%——跌至2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因此经济持续增长至关重要。展望未来,今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经济增长率有望增至2.6%,并将在未来五年逐渐达到4%。与过去几年相反,我们预计经济增长率将在未来几年上调。

  盼望已久的全球制造业和贸易周期性复苏将对经济增长有所帮助。中国经济的持续稳定和恢复力也在起作用,特别在最近几个月,中国经济带动了全球经济活动的复苏,且未产生任何通货膨胀压力。因此,金融市场和资产价格得到了支持——这无疑得益于投资者高涨的热情和长期稳定的商品价格。

  需要重点强调的是,一直以来,这些经济总量数据通常掩盖了整个非洲地区相当大的差异性。作为一个富有活力和多元化的大陆——非洲拥有超过50个国家,并且每一个国家都面临着一系列特有的机遇和挑战。为此,在非从事商业的投资者和企业家需要与当地建立牢固的合作关系,并详细了解当地情况。所幸的是,当别人还在用陈词滥调和老生常谈去思考非洲的发展状况时,中国政府和工商业界已在世纪之交同非洲各国建立了稳固的外交和商业关系,中国的这一举措一直堪称典范。

  非洲地区内的多元经济体表明,尽管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在2000至2010年间以每年逾5%的增长水平减缓至过去5年间平均水平3.1%,但这一数据掩盖了一些明显的事实。安哥拉、尼日利亚、南苏丹、赤道几内亚、加蓬等石油出口国的经济活动急剧放缓,然而实际上,撒哈拉以南非洲其他大部分地区的经济活动在2010至2015年间持续加快发展。

  展望未来,非洲至2020年有望成为全球经济增速第二快的经济体。换言之,该地区有长期稳健的经济基础。但是,一些分歧仍然存在:在未来五年,世界一些预期发展最快的经济体都坐落在非洲,包括非洲东部的埃塞俄比亚、卢旺达和坦桑尼亚以及非洲西部的科特迪瓦、塞拉利昂及塞内加尔。截至2022年底,这些地区每年的经济增长率有望达到6%至8%。

  尽管如此,潜在的区域发展势头仍然相对较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南非和尼日利亚这两个最大经济体的增长率预计将远远低于整体势头。而且,鉴于这两个经济体的国内生产总值之和占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国家的一半,因此该地区经济总体增长将继续低于过去的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可以看到优先进行投资支出并主要依赖外部融资进行投资的国家所展现出的优势。这些国家相比于那些依赖国内储蓄资助投资的大宗商品生产国来说,在经济发展上更具优势。

  此时有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一些大宗商品生产国因商品价格环境的低迷而进行宏观调整,由于他们不希望本国货币贬值,因此导致经济前景不佳。总的来说,大宗商品生产国的政策制定者们因做出消费优先于投资支出的决定,而选择防止其货币调整到较低的商品价格环境。选择这一政策的结果通常是国内储蓄减少,进而剥夺了这些经济体为支持投资支出所需的融资资金。同样,国内生产总值的整体增长受到贸易平衡恶化的影响。诚然,较低的商品价格能够抑制出口,但如果决策者寻求对商品低价环境进行适当的宏观调控,他们便不愿限制消费支出并保证商品进口比过去提高更多。

  面对国际收支平衡压力和运用措施来约束投机行为,非洲央行行长们似乎总是引发货币投机者带来的不良影响。我们在过去十年已经目睹了太多这样的限制措施。例如在2011年,迫于肯尼亚先令(KES)的压力,肯尼亚中央银行实施限令,要求外国人只能获取不低于一年期的肯尼亚先令资金。另一个例子是,2014年赞比亚克瓦查出现大幅贬值后,赞比亚银行特别加大了跨行外汇市场的运作难度。此外,划分外汇市场的措施也相当普遍。例如,在加纳、莫桑比克、安哥拉等国家的短期国债市场设立了外国投资者的参与限制,这都是关于资本账户的措施。这些问题通常是由于货币贬值期望会鼓励市场参与者对该货币进行定位,从而对其施加压力。

  埃及在坚持保持本国货币兑美元汇率的长期斗争之后,做出了另一种政策选择,即在今年2016年3月放弃了其货币与美元的挂钩。埃及政府在起草一项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资助的经济计划后作出该决定,并设法保证其他外部融资。该计划的一个关键之处在于保护扶贫开支。但同样的方法并不适用于安哥拉和尼日利亚等国家。正如当年埃及的情况一样,外汇配给可能会抑制这两个国家的经济活动。这些货币挂钩的维持并不奏效,同有保证的消费支出相比需要更多的消费支出。但由于投资支出不足,整体经济增长率比潜在经济增长率低。

  尽管我们承认某些非洲国家货币以可能高估的汇率(与美金)挂钩,但标准银行集团并不担心潜在的投机性冲击。相反,我们一直关注那些已经使非洲市场效率低下的措施。鉴于这些政策制定者显然需要吸引资本以提振萎靡不振的局面,并利用国内存款为投资提供资金,但这些措施显然阻碍了经济增长。特别对于安哥拉和尼日利亚来说,其导致的结果是在油价未飙升时,很难以历史标准预见近期经济增长的再加速。

  或许南非是具备广阔前景的最大经济体,南非在过去八年来第二次进入了技术性衰退阶段(第一次是因2009年发生的全球金融危机)。作为非洲的主导市场,南非的低迷经济活动也影响着邻国。所幸的是,南非储备银行(SARB)在7月下旬将回购利率削减了25个基点。只要未来南非储备银行的实际回购利率相对于原来的回购利率过高,兰特便有望走强——或因活期账户可能由于国内需求减弱导致进口量下降而压缩,或因南非认为资本流入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外国人获得了太多的补偿。对我们来说,这表明至少国家可能还要降息25个基点。并且,从细微的角度看,另外50个基点不会引发足够的利率风险以使兰特贬值并因此消除通胀的前景。我们认为,兰特可能维持普遍坚挺的局势,而并非疲软,这种情况至少会持续到12月举办的非国大选举大会。

  简单地说,非洲的部分地区呈现蓬勃发展势头,但这种增长势头也正被延迟或有限的政策调整所制约,这些问题将会引起公共债务增加、国际储备下降以及金融体系扶植私营企业活动压力增加等情况。因此,我们需要额外的政策举措以解决日益增长的不平衡,并保证宏观经济的稳定——为了恢复资源密集型国家强劲和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情况,并维持其他国家和地区现有的经济发展势头。

  作者为标准银行集团经济学家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刘明晖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