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美国与新兴市场科技业的发展趋势

2017年09月15日 10:37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在市场波动的时候,不要看市场能走到的最高点,而是要看底部
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

Franklin Resources, Inc.是一家全球性的投资管理机构,以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Franklin Templeton Investments)名义运营,提供全球和国内投资管理解决方案,总部设在加州圣马提奥,拥有逾60年的投资经验。

本专栏由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团队成员共同提供稿件。

  【财新网】(作者 Kristine Hurley)Stephen Dover是20世纪80年代初到中国做研究的第一批美国人。如今,他已经成为执行副总裁兼股票总监。在这里,Stephen会分享他的真知灼见,让我们进一步了解美国科技行业。以下是具体采访内容:

  Kristine Hurley:美国科技行业一直都表现惊人。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Stephen Dover: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我想这就是我这个年龄段特有的优势吧,我已经经历过几次这样的事件了。我们见证了科技股飙升,众所周知的就是21世纪初的科技股泡沫,但1974年也有一次泡沫,这真有意思。这一点很值得探讨。如果有人跑来跟你说:“嘿,我有一个很好的想法,我准备开一间全球性的在线出租车公司”。你要知道,这是一些颠覆性的创新想法,你觉得这是一间科技公司还是一间出租车公司?所以,我们当前的处境和过去不同,我认为最大的差异有可能是这种颠覆,然后第二个差异在于,事实上这些公司都能产生现金流和利润。此时此刻这些公司看起来并没有被严重高估,因为他们有利润,这与21世纪初科技股泡沫的情况不同。所以,我们回顾21世纪初的情况就会发现,当时的很多预测都是正确的,但都基于期望。当时很多公司实际上没有盈利,也没有实际价值。

  Kristine Hurley:从盈利角度来看,财报季已开始一段时间,而且我们看到公司盈利持续强劲。回购活动在持续进行,如果利率环境保持良性,你预期回购活动还会持续吗?以及我们将在资产负债表上看到什么?

  Stephen Dover:回购的势头似乎没有任何减弱的迹象。现在,回购让人失望,以及你希望在经济中看到的就是企业会再投资。在这个地区,我们看到经济中的再投资并没有我们希望的那么多。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国家政策的问题,也有字面上的企业问题,而且生产力并没有提高。因此,作为投资者,当你尝试决定是否应该长时间留在股市时,你打算怎么样赚钱?那么,那些公司,我指的是非常广泛的公司,赚钱的唯一途径就是提高生产力,而生产力只有通过再投资来提升。所以这是我们在看待前景时会考虑的一部分。

  Kristine Hurley:带着这样的展望,如果这种良性环境真的能够持续很久,你认为反弹能够持续多长时间,或者我们是否会因为行业失去动能和回调而深受其害?

  Stephen Dover:我们必须要看看这个市场究竟发生了什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市场发生了轮动,有一些行业扶摇直上,最显著的是科技行业,有一些行业则大翻车,例如能源行业,而在不同时期则是医疗保健行业和其他一些行业。这对市场来说是健康的。在市场波动的时候,不要看市场能走到的最高点,而是要看底部。良性的市场会持续很长时间。在这个特殊的经济环境中,至少就美国来说,我们经历了其中一次历时最长的经济复苏,但这一次复苏也比以往疲弱。因此,有人认为较弱的经济复苏持续的时间会比强劲的经济周期长。

  我认为,大部分投资者应以两种方式来看待他们的投资,当然,这无关他们做什么样的投资组合。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尤其是比较年轻的,他们投资组合中最大的一部分实际上是他们的收入来源,他们在一段时期内的储蓄。考虑到这一点后,你应该如何投资以及投资风险状况也会跟着改变,这就意味着,当市场见顶时你会怎么做?

  我觉得我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追高,也必然不会想去追捧那些在此刻看起来比较昂贵的股票。但人们总会犯错,散户会犯的典型的一个错误就是试图预测市场走势然后进出市场。因此,此刻可能不是冲进市场的好时机,但我会非常谨慎地离场。

  Kristine Hurley:我们来讨论一下估值。目前资产价格看起来普遍较高。有人认为,几乎没有资产能够以低于内在价值的价格买到,物美价廉的资产是少之又少,以及在当前环境中我们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寻找被高估的程度较低的一些资产,你同意这种说法吗?

  Stephen Dover:现代投资和我们看待投资的方式存在的其中一个问题就是,这是一个相对而非绝对的世界。试图每一次都跑赢基准,或者甚至以此为基准衡量和评估管理人,这都是目光短浅的一种表现。而且这从本质上来看,也许就是被动投资在市场剧烈波动时发生的情况。市场均处于历史最高位,这只是表明市场中的机会没有原来多,并不意味着市场不会继续走高,一年前当市场同样处于高位或已有巨大涨幅时我们也可以讨论这一点。机会是比过去少很多。我会鼓励投资者将目光放在美国以外的市场。我们现在讨论的是科技行业,新兴市场有很多机会,当中的科技股和公司都富有创新,而且占据庞大的市场,这主要说的是中国。人们往往倾向于着眼他们所熟悉的领域,我认为这也是你们需要引导和建议的原因,但美国以外的市场存在大量机会。

  Kristine Hurley:从科技行业的反弹来看,你认为这个地区的持续时间是否有可能比美国长;它是否处于起步阶段?

  Stephen Dover:确实是处于起步阶段,而且是一种不同的颠覆性发展,因为这些国家并没有建立基础或拥有美国的历史。他们跳过了美国经历的阶段。我认为最经典例子可能是手机。在美国,很明显以前我们在家里装有电话机,现在我们有了手机,但像印度这样的国家就不一样了。印度是直接跳到了移动设备。只有一半左右的印度人用到实体银行,他们直接跳到了手机银行。所以我不知道“颠覆”是不是一个恰当的词,但这确实是一个飞跃,而且其中的潜在生产力提高是发达国家很难实现的。

  Kristine Hurley:听起来该地区确实存在大量机会。这当中是否也可能存在一定的挑战,造成这些挑战的是政府问题还是社会问题?

  Stephen Dover:这些国家一直都存在挑战,也正是这些挑战把人给吓跑了,不是吗?去那里旅行是很艰难的。我是意思是说,我曾经游历过中东并感受那里的酷热,还在那里开会以及与公司交流。如果你真的想知道那里的情况,你需要一名翻译,而且真正有毅力尝试去弄明白那些公司和那里的情况。但这也是为什么那里会有更多机会,因为它们没那么有效。市场并不像发达市场那么有效,而且有很多增长机会。当然,风险也更多,那就是政府。我关注巴西已经有30年了,在巴西有句谚语:“巴西是未来之国,而且将永远都是。”因为她永远都不会完全实现目标。但那真是一个富有的国家,我说这话的时候指的是机会和增长,以及聪明的人们。但巴西非常动荡,也有诸多政治问题,这些是你一定要知道的。市场很危险,而且很难知道发生了什么。如果我可以用一个例子来说明的话,大部分新兴市场交易所买卖基金高度集中于一些股票,大部分是出口公司。所以,正如我之前所说,这些国家正在急剧变化,如果你看好巴西,你会想要一些可能反映巴西增长和经济的东西,所以,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真正找一名了解这种情况以及以这种方式投资的主动经理人。

  Stephen Dover为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执行副总裁兼股票总监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