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为什么特朗普税改值得期待

2017年09月19日 10:23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一旦减税政策落实,不仅对于企业是巨大提振,也会带来美国经济的上涨和美元指数的回升
钟正生
现任财新智库莫尼塔研究董事长兼首席经济学家;2007年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获得博士学位,曾任职中国人民银行,从事宏观经济和货币政策研究。

  【财新网】(专栏作家 钟正生 特约作者 夏天然)在朝鲜冲突略显缓和、Irma飓风影响逐渐消退之际,美国税改计划又有了新的进展。与多位国会领导人会见后,9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国会共和党领袖承诺,将在9月25日公布美国税改法案的具体细节。这一超预期言论令市场兴奋,美元当天大涨刷新一周高位。对于这份税改方案,我们一直抱有更高信心,认为其推出几乎是必然的,不确定的仅是在什么时间以及以何种方式。对于特朗普税改抱有信心并非盲目,确实存在一些坚实理由。

  理由一:减税简税,众望所归

  目前的美国税制系统从20世纪80年代成型,已运行近40年,部分机制相当老化。就企业税来看,不仅联邦政府会征税,地方政府也会征税,跨州经营的企业需在不同的州之间缴税。在OECD国家中,美国企业税率最高,边际税率为35%,综合税率为38.9%。十几年来,其他OECD国家不断减税,美国税率却一直居高不下。

  除了税率高的问题,美国税制过于复杂的特点也一直遭到诟病。目前美国税法条文已经高达5700多页,很多条款可能连税务署工作人员都弄不清楚。填报税表也是美国公民的一大负担,据统计每年美国人在报税上的花费就有近1300亿美元,总计耗时约60多亿小时。

  特朗普希望推行的税改,不仅是减税,还有简化税制。这两项均是针对当前美国税制的最根本问题,自然能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

  理由二:以往税改,多有效果

  从历任美国总统的税改来看,其对经济的刺激作用是毋庸置疑的。1981年里根的《经济复苏和税收法案》和1986年的《税制改革法案》,不仅将美国经济带出了滞胀泥潭,还促成了二战后持续时间最长的复苏。1990年老布什推进了减税与增税并举的改革,对于资本利得和高新技术行业减税,同时对个人所得增税,刺激了高新技术发展并保证了财政赤字规模的收缩。1997年克林顿政府通过《税收削减法案》,各项减税政策让美国经济实现了稳定高速增长,且其后财政余额首次出现盈余。小布什政府在2001年-2003年期间各颁布了一个减税法案,但由于其为富人减税程度更大,导致贫富差距加大,这次减税对美国经济刺激作用一般。奥巴马在2010年签署了减税延期法案,并在2012年颁布《美国纳税人减税法案》,对富人多征税的同时,为中低收入人群和企业减税,成功降低了财政赤字并促进了美国经济复苏。

  从以上案例中可以看到,大多数税改对美国经济的影响都颇为积极。特朗普宣称,这次税改力度将超过里根税改,若真如他所言,则美国经济有望再上台阶。

  理由三:企业税改,难度不大

  我们在此前报告中多次提到,后期非常值得关注的就是特朗普的企业税改。企业所得税在美国联邦财政收入中只占很小的比重,所以企业税改最有可能取得进展。企业税改是很多美国企业家和投资人翘首以盼的政策,一旦坐实不仅会促进国内投资,还会带来很多海外投资,也不一定会带来很大财政负担。

  除此之外,共和党可能也会在税改方面给予特朗普更多支持。由于此前特朗普在医改问题上失势,不仅令他个人能力遭受质疑,也导致共和党的声誉受损。在媒体口诛笔伐之下,共和党紧迫感陡生。明年是美国的中期选举,如果没能拿出有力政绩,共和党可能丢掉两院控制权。近期两党对于美国债务上限问题很快达成共识,当前资金至少可以维持政府支出到明年年初。因此,年内特朗普可以集中精力推动税改事宜。

  假如特朗普税改坐实

  近期,特朗普税改已经成为市场热门话题。特朗普积极全国路演,白宫和共和党官员大力宣传,都显示出推行企业税改的决心。上周美国财长姆努钦表示,如果在税改议案上不能得到60票,准备使用和解方案。这就意味着,税改应该无论如何都要通过了,哪怕效果打折扣。

  我们认为,目前美元已经处于阶段性底部。这其中的一个重要论据就是特朗普的税改。因为一旦减税政策能够落实,不仅对于企业是巨大提振,也会带来美国经济的上涨和美元指数的回升。

  除了税改刺激,我们也发现近期美国经济中的一些积极表现。通胀水平持续回升,就业市场表现强劲,花旗经济意外指数回升至接近0的水平,这些因素都指向美国经济正在稳定上涨。美联储GDPNow模型对三季度GDP增速的最新预期为2.2%,这也是考虑了近期飓风的影响,自然灾害过去后,美国经济可能出现明显反弹。

  此外,9月美联储议息会议召开在即,“缩表”启动或宣布已经几乎确定。12月再加息概率也在回升,带动美债收益率上涨。若美联储政策紧缩过程不出意外,那么对美元指数也有支撑。

  总之,近期一些政策和经济层面的表现均支持美元企稳,我们需要的也就是坚定信心,等待其回升的时刻。当然,我们也需再度强调中长期的判断,即在明后年全球货币政策从分化逐渐走向统一之时,若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步伐不比其他央行更快更急,美元指数的上升动能亦将存疑。考虑到今年年底前美元回升幅度可能不会太大(回升至特朗普胜选前的97左右),本轮美元周期的顶点可能就是去年年底的104左右。

  作者钟正生为财新智库莫尼塔研究董事长兼首席经济学家,夏天然为财新智库莫尼塔研究宏观分析师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