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特朗普税改:理直气壮走“旁门右道”

2017年12月21日 09:44 来源于 财新网 | 标签:聚焦“特朗普税改”
可以听文章啦!
共和党的税改从一开始,走的就是“旁门右道”。这既是美国宪政民主框架下实用主义的被动选择,也是民粹主义和美国优先原则的主动取向
李盛
美国纽约某基金亚洲宏观和商品策略资深主管。曾在某大型央企从事国际工程承包、境外基础设施项目投融资和海外矿产资源开发等“走出去”相关工作,并在东南亚、大洋洲和非洲派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公共管理硕士(MPA)、北京大学/纽约福坦莫大学工商管理硕士(MBA)、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经济学学士。

  【财新网】(专栏作家 李盛)特朗普再次“惊奇”大胜, 及时兑现了他要送给美国人民一个“美丽圣诞大礼”的诺言。

  12月20日周三,美国参众两院最终通过全面减税法案。总统取得就任近一年来第一个重大立法胜利。

  用主观愿望代替客观分析,被所谓民调误导错判形势,是美国主流媒体和建制派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犯下的最大错误。

  近一年来围绕着税改的报道和观点显示,精英主义并未吸取教训,傲慢与偏见仍然存在。

  税改之初,主要以泼凉水为主。大多数分析都认为困难重重,难以在年内通过。

  9月底总统会见众议院筹款委员会并披露税改法案细节后,金融市场分析将税改成功的概率提升到70%。但主流语境的评论依然不堪,不过火力已逐渐从质疑转向批评。

  最近眼看税改法案有望通过,批评又变成“史上最不得民心的税改”或者“暂时减税其实是永久增税”。

  批评的焦点,无非集中在公平和效率两大方面。

  公平的角度,一批这次税改不是两党合作推出,难望1986年里根之项背; 二批减税后富人将受益更多,会增加分配不公加大贫富差距。

  效率的角度,一批减税可能加大财政赤字;二批减税无法促进经济增长。

  先说说公平。

  激进右翼的特朗普本来就不想当走中间路线的里根。否则他连总统都选不上。特朗普非常清楚他是谁,能做什么。共和党的税改从一开始,走的就是“旁门右道”。这既是美国宪政民主框架下实用主义的被动选择,也是民粹主义和美国优先原则的主动取向。

  共和党虽然在两院都占多数,但在参院不足60票,无法打破民主党的Filibuster (冗长发言以阻挠议事)。跨党派的正门既然被堵死,只好走旁边的偏门。为了能通过偏门, 税改需要搭乘年度预算决议协调(Budget Reconciliation)程序这个“便车”。

  共和党这个灵感其实拜民主党所赐。最早使用这招的是克林顿总统,几年后小布什总统减税时以眼还眼。2010年奥巴马医改法案一度受挫,最后也是利用这招才通过。现在又轮到共和党了。双方正好2比2。

  都走偏门了,还拿 “两党”说事,这种言论才是真正的党派政治。

  基于美国立法程序,税改“货物” 搭车过侧门是否合法,取决于能否通过“伯德规则”六点测试。

  简单说主要有三个限制条件:预算赤字增加不超过1.5万亿美元;时间跨度不超过10年;不能夹带与预算和赤字无关的内容。

  共和党内部对于税改法案的设计、勾兑和妥协,主要围绕着各个派别如何在上述限制条件下寻求最大公约数。

  任何改革不可能面面俱到、人人满意,关键看能否抓住主要矛盾。特朗普的民意支持基础主要来自民粹主义、重商主义和美国优先的理念。可以简单概括为“右道”。

  “右道”具体在税改方案中的体现,分别对应三大原则,即:减少个人所得税、鼓励企业投资和促使海外资金回流。“2017年减税与就业法案”被戏称为“减减减”法案,正是因为减税主要围绕着这三大原则。

  三减之后尽开颜。“减减减”法案最终成功通过,说明对特朗普和共和党来说,“右道”是正确的选择。

  既然无法走两党合作的正门只好走旁门,就需要设计出一辆能团结大多数自己人的车。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是方向盘在右边,所以选择了右道。这和当年奥巴马医改法案推出的过程异曲同工。

  奥巴马医改法案和特朗普减税法案到底哪个更合理更公平,这是个复杂的哲学问题。但至少从美国宪政民主立法程序的角度看,特朗普减税法案是公平的政治。

  从效率的角度,又该如何评估特朗普减税法案呢? 这是下一篇的主题。

  作者为美国纽约某基金亚洲宏观和商品策略资深主管

  【财新私房课】如何从经济周期分析大类资产价格变化?如何从经济预期判断大类资产的当前位置与机会?详情点击课程链接:李盛:从周期到预期——全球宏观与大类资产的“近忧”与“远虑”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朱蕊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