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写在人民币汇率趋近6.3之际

2018年01月26日 15:1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在目前汇率大幅双边波动的环境,不做汇率风险管理,无异于开着没有保险的车在大街上狂奔
万钊
万钊,经济学博士,现就职于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任高级分析师,主要负责宏观、利率和汇率的研究分析。曾就职于中国工商银行总行和中信证券总部。

  【财新网】(专栏作家 万钊)短短一周,人民币汇率又快速升值了700点,本周四日内触碰到了6.3040。6.3是笔者在2017年8月11日“汇改”两周年纪念文章《人民币的征途是星辰大海—“811”汇改两周年记》中,对2018年全年走势的一个展望,即便在当时这也是一个非常乐观的预判,但仍然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基本上达到了,显示出市场的波动之大。

  美元大跌带动人民币被动走升,日内升值也不容小觑

  近期在欧央行要收紧货币政策的预期下,欧元兑美元升值凶猛,带动美元指数大跌,美元指数本周跌破90的关口,根据一篮子定价机制,美元大跌带动人民币被动走升。另外根据彭博模拟计算的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的指数,近期指数甚至有所攀升,显示在美元下跌的带动作用之外,人民币日内升值的影响也比较明显。

1
图: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的汇率指数,彭博模拟计算

  近期人民币升值过程中出现的几个现象

  1、境内外汇存款规模连续四个月走高。根据央行发布的存款类金融机构信贷收支表的外汇表,境内外汇存款连续四个月走高,主因是非金融企业外汇存款的走高。而这四个月,恰好也是人民币大幅升值的时间段,人民币由2017年9月29日的6.65左右升值到2018年1月25日的6.34,幅度超过3000点。笔者在调研中了解到,过去四个月由于人民币升值速度较快,出口企业猝不及防,带来了“美元惜售”的现象。出口企业希望等待更好的结汇点位,但是年关将近,企业普遍需要资金,这加剧了近期市场的恐慌心理。

2
图:境内外汇存款(蓝)、非金融企业境内外汇存款(绿,右轴)

  2、近期升值伴随着交易的明显缩量。从下图美元兑人民币即期询价交易量来看,2018年1月份以来,伴随着人民币快速升值,交易量在快速萎缩,一般而言,这种缩量上涨意味着客盘入场积极性差,金融机构在主导市场走势,而这与上面的客盘“美元惜售”是相互印证的。而即期市场的BID-ASK价差也较前期明显拉宽,显示市场流动性较差。

3
图:美元兑人民币即期询价交易量

  3、远期结汇低迷,远期购汇踊跃。笔者在前文《近期人民币汇率市场的两个“可疑信号”》中,提到2017年9月至2017年12月,银行代客远期净结汇已经持续4个月的逆差,而且逆差额逐月扩大。我们把银行代客远期净结汇拆开,可以看到近期客盘远期结汇低迷,而客盘远期购汇踊跃。如果客盘对人民币预期偏升,那么应该远期结汇踊跃,而远期购汇低迷,而现在恰恰相反。

4
图:银行代客远期结汇(蓝)、银行代客远期购汇(红)

  近期市场的几点启示

  从上面的数据来看,近期人民币的快速升值,更多是源于外围市场的美元大跌和金融机构的日内推升,客盘的整体观望情绪浓厚。那么近期的市场能给我们什么启示?

  1、参考一篮子货币保持稳定的定价机制,在应对美元大跌时灵活性不足。笔者个人认为,参考一篮子货币保持稳定的定价机制,其推出的背景之一,在于2014年四季度美联储退出QE,美联储货币政策边际收紧的预期下,美元指数在2014年7月初的不到80快速上涨到2015年1季度末的接近100,当时人民币盯住美元而被动升值,积累了巨大的金融风险。只能转而寻求参考一篮子货币保持稳定,当美元走强时,通过对美元走贬来释放压力。

  现在美元开始进入了长周期的下行通道,人民币参考一篮子货币保持稳定的定价机制的基础就出现了根本性的变化。美元是波动性极强的国际货币,人民币目前还难以承受如此强的波动性,我们设想一下,假如,仅仅是假如美元从哪儿来,回哪儿去,重新回到美联储退出QE之前的80下方,那么人民币就这么跟着走吗?

  2、实体企业不要只算小账,不算大账。我们可以问问身边的老司机们,他敢开着没有任何保险的汽车上路吗?对于有汇率风险敞口的实体企业而言,汇率风险管理就像给汽车上保险一样,这本不应该成为一个疑问,虽然我们可以对具体的险种进行选择。

  笔者过去两年多以来,拜访了大量的实体企业,很多企业将汇率风险管理看成是纯粹的成本,对付出的有限的避险成本斤斤计较,却对不做管理所承担的巨大风险视而不见。实体企业不要只算小账,不算大账,笔者理解实体企业赚钱不容易,但是在目前汇率大幅双边波动的环境,不做汇率风险管理,无异于开着没有保险的车在大街上狂奔。

  3、有关部门似乎预留了政策后手,但是何时出手未知。在拜访中,实体企业普遍希望有关部门出手干预一下,让出口企业喘口气,缓一缓。笔者注意到,2018年1月19日,公众号“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发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秘书处就逆周期因子调整答记者问》,最后一段提到,各报价行只是将本行的“逆周期因子”调至中性,未来若外汇市场情绪再出现明显的顺周期波动,人民币汇率脱离经济基本面,各报价行仍可能会根据形势变化对“逆周期系数”进行动态调整。

  这句话意味着,中间价报价模型中的“逆周期因子”可能有三种模式:倾向升值方向,中性,倾向贬值方向,过去是倾向升值方向,现在是中性,那么未来也完全有可能调整为倾向贬值方向,但是时机未知。

  作者为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