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细菌和人类的战争:谁将是最后赢家

2018年02月11日 14:23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如何应对超级细菌是个全球性的问题。正如气候没有国界,细菌也没有国界。任何一个国家抗生素的滥用,不是一个国家的事情,将是全人类的事情
陈作兵
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康复医学中心主任。长期从事康复医学、临床医学、科研、教学工作,对现代医学有独特认识, 在全国康复领域拥有重要的影响力。
陈作兵最新文章

  【财新网】(专栏作家 陈作兵)日前,某媒体以醒目的标题“女大学感染超级细菌,抢救21天终于救回”夺人眼球。现在的人们,总是对一些冠以“超级”的东西感兴趣,诸如超级大国、超级武器、超级医院。所以,“超级细菌”这个名词一经使用,并引发了全球的关注。

  那么,什么是超级细菌?超级细菌是如何产生的?超级细菌对国人的影响如何?作为全球命运共同体,超级细菌对人类影响如何?人类对超级细菌的蔓延有什么措施吗?

  抗生素是一个让人类爱恨交加的科学文明产物。抗生素对人类是如此重要,以致人类的历史,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可以简单粗暴地分成两个阶段,无抗生素纪元和抗生素纪元。没有抗生素的年代,一个简单的创口,一次普通的感冒,一次顺利的分娩,都足可以使人丧命。从1877年,Pasteur和Joube抗生素的概念,到1928年,弗莱明爵士发现的青霉菌,到如今任何街头药店都可以买到抗生素,可以说,抗生素的历史,就是人类的健康历史。

  但抗生素又是一把“双刃剑”,使用得不好,人类会割伤自己。抗生素对人类最大的副作用不是过敏,器官功能损害,而是其耐药性。“适者生存”,抗生素要杀灭细菌,细菌要生存,必须得变异,来逃避抗生素的作用靶点。细菌耐药性的产生是临床上广泛应用抗生素的结果,而抗生素的滥用则加速了这一过程。细菌一变再变,变得越来越聪明,突然有一只细菌突变,其可以耐药目前所有的最高档抗生素,那么,这种细菌我们谓之“超级细菌”。所以超级细菌不是一个细菌,而是一组让人类战战兢兢的抗生素耐药细菌总称。

  人类和细菌的关系,不是敌对关系,而是长期共存、唇齿相依的关系。人类的历史,就是细菌的历史。自从有了人类,也就有了细菌。健康人类体内、体表的总共有2公斤左右细菌,这些细菌默默在维持人体平衡、帮助消化吸收营养、调节免疫功能,知道了这些,你还会对细菌恨之入骨吗?超级细菌就是有这些普通细菌变异而来,引起“女大学生抢救21天”的超级细菌(MRSA),本来也是长期和人类和睦共处的一个普通的葡萄球菌,只不过这个细菌为了逃避人类的抗生素,基因变异披上了“保护伞”而已。

  长期以来,由于某些错误的观点,我们以誓不两立的观点来对待细菌,检查出细菌,恨不得全部消灭,希望自己体内干干净净,完全无菌。门诊一个85岁的老太太,没有任何症状,体检发现了胃肠道幽门螺旋杆菌,子女为了表示孝心,立即让老人服用了抗生素,引起药物性肝损,不得不住院治疗,教训可谓深刻。幽门螺旋杆菌和我们黄种人已经和平共存了将近5000年,没有任何症状,你为什么要去打破这种平衡?要双赢而不是同归于尽,这是我对一些疾病也好,细菌也好,病毒也好处理的一些基本思路。

  人类和细菌的战争,没有赢家。细菌灭净了,人类也灭亡了。人类为了对付细菌,发现更广谱的抗生素,细菌为了生存,不停变异来耐药抗生素,始终是个循环。科学家们已很难预测这场战争,谁会是最后的赢家。但如果万一细菌是最后的赢家呢?

  如何应对超级细菌是个全球性的问题。正如气候没有国界,细菌也没有国界。任何一个国家抗生素的滥用,不是一个国家的事情,将是全人类的事情。“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理应发出中国声音。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尊重自然”,而不是传统的“改造自然”, 对于现代医学就是一个里程碑式的风向标。

  作者为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康复医学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刘明晖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