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并不是每个生死之间,都隔着一个ICU

2018年03月19日 10:24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并不是每一个死亡都应该带着气管插管,吸着氧气,躺在重症监护室床上而被宣布为“因病抢救无效”
陈作兵
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康复医学中心主任。长期从事康复医学、临床医学、科研、教学工作,对现代医学有独特认识, 在全国康复领域拥有重要的影响力。

  【财新网】(专栏作家 陈作兵)上周末,参加了某医院的一个疑难病例会诊讨论会,参加讨论的有重症监护中心(ICU),呼吸、外科、消化、肾脏病科等多个科室的专家。结束讨论后,作为一个长期工作在临床一线,从事过外科、急诊、重症监护、康复医学的医生,突然觉得很想说点什么,希望能给大家(包括医务专业人士和普通群众)带来些思考和启发。

  一个85岁的老人,由于气急,腹痛而被送进急诊室。诊断非常明确:胃癌晚期。由于长期不能正常饮食加上肿瘤消耗,老人非常瘦弱,1米75的身材只有40公斤不到,胸水和腹水,再加上肺部感染,老人呼吸非常困难,面貌痛苦。各个科室的专家会诊后,纷纷提出了针对自己专业的意见。呼吸科要肺部CT,加强肺部抗感染,消化科要拍腹部立位片,以排除后果非常严重的肠梗阻和肠穿孔。肾脏病科要床边CRT以纠正少尿和平衡电解质。尽管各专科提出不同的措施和意见,但有一个结论是一致的:老人生命非常危险,必须马上进ICU进行紧急处理。

  我非常尊重各专科医生高度的专业精神和高超的专业技术,我也没有进一步去关心这个老人的救治疗效。我只是在思考一个问题,是否每一个生死之间,都隔着一个ICU呢?

  医学告诉我们,任何物质都有其寿命,包括宇宙。没有一个人可以依靠现代医学而长生不老。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2016年10月,扬·维吉小组在《自然》上根据蛋白、核酸等特性预测,人类寿命的上限是115岁。生老病死,就如春夏秋冬,四季交替,是自然的客观规律,谁如果违背这个规律,也必将受到自然的惩罚。感谢现代医学,把人类的人均寿命延长了几乎一倍,让我们能有更充裕的时间来享受自然赐给我们的一切东西,包括阳光、鲜花、还有亲情。

  但也正是现代医学,使我们人类变得越来越狂妄,忘记了任何生物都有凋亡的客观规律,忘记了任何生物寿命都有一个极限。

  现代医学的价值在于尽量延长并无限制地接近人类作为生物体的寿命极限,但同时人类作为具有情感的高等智能,延长寿命的同时,我们必须兼顾生命质量和尊严。这是一个非常沉重的伦理问题,涉及到医学技术和伦理之间如何平衡的问题。我也坚持认为,死亡不是现代医学的失败,过分抗拒死亡才是。

  救死扶伤一直是现代医学的一个目标和宗旨,但如今应该到了反思的时候了。现代的西医,如果缺乏文化和人文精神,一味发展技术手段,可能会越走越远。“我们走的太快,是该停下来等等自己的灵魂了”,先点医学的技术是否走得太快太急,而忘记了现代医学出发的目的呢?

  中国人不喜欢讨论死亡,也尽量回避死亡。“未知生,焉知死”,哪怕病人奄奄一息,明知是弥留状态,我们对病人说的一句话永远是:不急,你一定会好起来。我们大多没有勇气直面事实,也没有勇气告诉病人疾病真相。

  《经济学人》发布的《2015年度死亡质量指数》中,英国位居全球第一,中国大陆仅仅排名第71。

  什么是死亡质量?就是指病患的最后生活质量。英国为什么会这么高呢?当面对不可逆转、药石无效的绝症时,英国医生一般建议和采取的是缓和治疗。何谓缓和治疗?“就是当一个人身患绝症,任何治疗都无法阻止这一过程时,便采取缓和疗法来减缓病痛症状,提升病人的心理和精神状态,让生命的最后一程走得完满有尊严。”

  并不是每一个死亡都应该带着气管插管,吸着氧气,躺在重症监护室床上而被宣布为“因病抢救无效”;并是每一个生死之间,都隔着ICU。

  作者为医学博士,浙江大学医学院康复研究中心主任,浙江省康复医学会副会长

  【财新私房课】罗点点:《我的死亡谁做主》全面揭示什么是缓和医疗?为什么它能够帮助人们尽量无痛苦有尊严的离开?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朱蕊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