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性骚扰:好莱坞与学术界令人不安的相同之处

2018年04月07日 11:21 来源于 财新网 | 标签:全球女性平权风潮
可以听文章啦!
从近日相关涉事高校的回应来看,真正的挑战在于,如何让中国学术界正面自己被扯下的这块遮羞布,建立有效的保护和惩戒制度,扶持受害者,让恶行曝光,让正义声张
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是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我们将兼容并包,时刻为渴望知识、独立思考的人努力,共享人类知识、共析现代思想、共建智趣中国。

  【财新网】(作者 陈晓雪)“我开始是对科研有着极大兴趣的,经历他这种极品导师以后,我从此和科研是陌路了。”罗茜茜在一篇举报性骚扰的文章中写道。

  罗茜茜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下文简称为“北航”)的毕业生,2000级本科,2004年直博,2011年博士毕业,现定居于美国。

  今年1月1日,罗茜茜在网上披露了自己12年前读博期间被副导师、长江学者陈小武性骚扰的事件。

  十天后,北航在官方微博公布,“根据国家和学校相关规定,经研究决定,撤销陈小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职务,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撤销其教师职务,取消其教师资格。”

  1月14日,教育部决定撤销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陈小武“长江学者”的资格,停发并追回已发放的奖金,已责成解除与陈小武签定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聘任合同。

  但是,罗茜茜再也不会做科研了,尽管她曾经对此充满兴趣。

  性骚扰迫使有潜力的年轻人离开

  因为性骚扰的发生,学术界许多处于职业生涯早期的研究者不得不放弃自己的事业。

  这一现象不仅发生在中国,也发生在美国。

  南加州大学的博士研究生Karissa Fenwick是社工专业,她正在准备关于在社区治疗机构中的精神健康和药物滥用护理的毕业论文。Eric Guerrero是指导她论文的副教授。

  根据美国媒体Vox的报道,去年1月,Fenwick和Guerrero一起参加社会工作与研究学会的年会,按照计划,他们将一起做个报告。在会议的第一天,Fenwick说,Guerrero在一个酒吧试图碰触她的后背,后建议“我们应该解决我们之间的性紧张关系”。Fenwick对此非常不安。在准备离开时,Guerrero亲吻了她。Fenwick抗议并逃离。

  做完报告后,Guerrero告诉Fenwick,要她将发生在他们之间的事保守秘密,“如果我不这么做,就会毁掉我们两个的职业生涯。”她告诉Vox。他还威胁要“打倒我告诉的任何一个人”。

  但是,Fenwick向南加州大学提出了投诉。5月,学校在调查后发现,大量的证据支持了Fenwick的言论,称Guerrero做出了不受欢迎的性冒犯。Guerrero对裁决提出上诉,并建议她找一位新导师。

  学校调查了Guerrero对事件的描述,但没有发现足够的证据来支持。 9月,南加州大学教务长办公室决定,从2018年秋季开始,Guerrero将被停职一个学期,也被禁止教授博士生,禁止在博士委员会任职,并禁止担任领导职务三年。

  对于Fenwick来说,这种惩罚是不够的。她在10月继续起诉了南加州大学和Guerrero。她在诉讼中称Guerrero“没有为他的行为承担任何责任,但他仍然是南加州大学的雇员。在这种情况下,南加州大学采取的纠正措施很少,不合理”。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Fenwick表示,Guerrero的行为使她的论文计划脱轨,并让她考虑完全离开学术界。

  2015年,美国天文学会会长、耶鲁大学教授Meg Urry为《科学美国人》撰写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作为一名专业天文学家,我看到这种行为(性骚扰)使得女性离开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我很生气,很多聪明,雄心勃勃,热切的年轻科学家梦想破灭,我很难过,这个世界不能因为这些女性(而且最常见的是女性)本来能够做出的发现和创新获益”。

  2018年2月18日,在奥斯汀的美国科学促进会年会上,Meg Urry再次表示,当性骚扰发生时,我们应该考虑我们损失了什么。“我们失去了人才,我们没能利用的巨大的人才资源,我们失去了这些离开的人可能产生的创新想法以及导致创新的不同想法。”

  “性骚扰,不管它是令人震惊的……还是狡猾或者愚蠢的,所有的这些都是在极度贬低并伤害着受害者,对我们的职业造成巨大的破坏。”Urry说。

  我们如何鼓励小女孩学习科学?

  Guerrero在会议期间的性冒犯让Fenwick感到害怕,不仅如此,作为她的导师,Guerrero还会对她是否毕业以及何时毕业产生巨大影响,而且他的推荐信将在她的求职过程中占据巨大的份量。

  2014年发表在PLOS One的一项在线调查显示,处于接受训练阶段的调查对象中,有84%的女性和68%的男性报告在野外工作时曾收到不友善的评论(unwanted comments)或遭遇不友善的工作环境。

  不同之处在于男性更倾向于报告来自同侪的骚扰,而女性更可能报告比自己职业等级更高的人的骚扰,Urry在奥斯汀的报告中说。

  “反抗一位上级比反抗同辈更难,”她说,“因为他们在很多情况下可以控制你的未来。”

  Urry指出,当某个领域的男性和女性数量不相等时,而且存在强势的权力等级,性骚扰就会激增,这两种情况在科学、工程领域以及学术界普遍存在。

  一些受害者认为,大学的系统性问题是允许性骚扰发生的温床。比如,罗彻斯特大学大脑与认知科学系的博士毕业生Laurel Issen去年11月在Nature撰文称,好莱坞和学术界都有着令人不安的相同之处,例如,都过分依赖指导者与门徒之间的关系,对个人权力的检查很少。

  “在学术界,对实验室成员的保护很少。研究生和博士后更多地被视为导师实验室的一部分,而不是大学社区的一部分。相比之下,机构有很多激励措施来保护他们强大的、永远的和经常赚钱的教职人员。”Issen写道。她曾遭受导师Florian Jaeger的性骚扰。

  “我们非常需要改变。”哈佛-史密松天体物理中心的天文学家John Johnson在得知PLOS One的网上调查结果时表示:“我们如何鼓励小女孩学习科学,如果她们未来的学术生涯不仅要与宇宙奥秘做斗争,而且还要面对那些实施不受欢迎的性冒犯的教授?”他问道。

  美国学术界反性骚扰的法律武器

  1964年的《民权法案》第7项(Title VII)禁止在工作场所基于性别、种族、宗教和国籍的歧视,这保护了学术机构中雇员(教师和职员)免受性骚扰。

  而关于禁止对学生的性骚扰,美国联邦政府颁布的《教育法修正案》第9条(Title IX of the Education Amendments of 1972)是最为重要的法律条款。其明确规定,凡受联邦资助的学校教育活动和项目,禁止性别歧视——性别歧视包括性骚扰或性暴力,包括强奸,性袭击,性暴行(sexual battery)或性要挟(sexual coercion)。

  根据Title IX 规定,每个学校都需要制定自己的反性歧视政策,并有自己的协调员,以负责协调学校遵守Title IX 并监管关于性歧视的投诉,解决相关的问题。与此同时,每个学校都要告知学生提交有关性别歧视投诉的步骤。

  以哈佛大学为例,其Title IX 办公室(负责并致力于保证学校项目和活动的平等准入,以及推动性别的多元化和包容,包括性倾向和性别认知)和争端解决办公室每年会发布一个联合报告,包括团队介绍、Title IX的教育、培训项目与数据,以及争端解决的数据与分析等内容。

  另外一个防范性骚扰和性侵害的重要联邦法案是1991年生效的《克莱瑞法案》,以利哈伊大学一名新生的名字命名,她在1986年在宿舍被强暴杀害。这一法律要求学校报告的所有校园犯罪。

  不过,根据去年12月《纽约时报》刊发的报道,很少有学生知道如何提交关于性骚扰的投诉,而向执法部门报告事件得到的帮助不大:联邦统计数据显示,1000起性袭击事件中,只有310起报告给了警方。其中只有11人被起诉,7人导致重罪定罪。即使刑事司法系统更加积极地地调查性侵犯指控,大学的受害者仍然需要在校园内面对被告,因为调查和起诉会拖数月甚至数年。

  学术界共同的努力

  面对学术界普遍存在的性骚扰,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在今年2月宣布了一系列新的措施,包括可能暂停或取消经费,以打击其资助项目工作人员的性骚扰行为。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要求所有收到资助的机构报告关于其项目工作人员的性骚扰或任何其他形式骚扰的调查结果。当调查正在进行时,被资助机构还必须向被控骚扰的项目人员提交行政假。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主任France Córdova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暂停项目的经费。

  “我们正在这样做,以明确的方式表明,NSF不容忍性骚扰或任何形式的骚扰,无论是在受资助机构,还是科学研究的现场,或是从事科学的任何地方,”在Science的报道中,Córdova说。骚扰者“扰乱了科学生态系统的整体平衡,并且阻碍了科学家,尤其是年轻科学家做出贡献”。

  NSF经常不得不依靠媒体报道了解涉及其受资助项目工作人员的性骚扰案件,Córdova说, “这个方式真的很可怜”。

  这一系列的措施还包括,受资助机构在调查完成后将骚扰者解聘。NSF还要求受资助机构制定“清晰明确的行为标准以确保无骚扰的工作场所”,包括在科学会议期间,并为包括学生在内的所有人员建立“无障碍和明显的”方法举报违规行为。

  美国的各个科学学会是反性骚扰问题的重要力量。以Meg Urry所在的美国天文学会为例,2016年的美国天文学会会议上,与会者签署了关于警告性骚扰的行为准则。美国地球物理联盟(American Geophysical Union)现在要求在其奖项提名中自我披露职业的不正行为,“就像你可能会报告研究中存在的利益冲突一样”,美国地球物理联盟道德委员会的Billy Williams说,该道德委员会负责协调美国地球物理联盟关于科学不端行为的调查。

  与此同时,美国一些学术会议也将反性骚扰讨论纳入会议议程。例如,在2018年2月举行的美国科学促进会年会上,除了Meg Urry的演讲,还有一个特别会议,美国多个科学学会代表介绍他们是如何处理其成员的性骚扰问题,多名来自学术界的听众参与了讨论。

  Urry指出,男性,特别是资深的科学家,在性骚扰问题上发表意见也很重要。“最终,我们社区的所有成员都需要共同努力,使我们的领域更加平等。”她说。

  尾声

  1月16日,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触犯师德红线、侵害学生的行为“零容忍”,并将与相关部门研究建立健全高校预防性搔扰的长效机制,将进一步完善相关制度,从制度层面入手做相关工作,保障、杜绝此类事件发生。

  “这是真正的曙光。”罗茜茜告诉《红星新闻》说。

  附:性骚扰的定义

  性骚扰是有关性的,不受欢迎的,以及否认或限制学生参与或受益于学校教育计划的能力的行为。美国联邦教育部民权办公室(Office of Civil Rights)关于性骚扰的定义。民权办公室是专门负责监督学校性骚扰政策的执行,以及接受学校性骚扰事件申诉的政府机构。

  本文由“知识分子”供稿。

  《知识分子》是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翔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