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竞争:从才能转向体能

2014年06月13日 14:27 来源于 财新网
在学位和文凭泛滥的时代,主动延长工作时间是力争上游的一个竞争方法。这变相是把竞争从才能扩展至体能,“能者居之”不只是“才能”也是“体能者居之”
吴玉慈
财新网“易气论事”专栏作家。独立评论员,生于香港,拥有十五年金融经验。主要在华尔街工作,也曾任职于伦敦和香港。早年毕业于芝加哥和康乃尔大学,并持有特许金融分析师(CFA)资格。曾任职于高盛和富达等机构,所分析及管理的范筹涵盖证券和固定收益市场。其研究及文章多涉及宏观和行为经济,散见于全球各地主要媒体。

  【财新网】(专栏作家 吴玉慈)许多国家和政府都重视学生的学术成绩,用以衡量教育和人才培训的成就。理论上,教育可维持或提高其劳动人口的竞争力。然而,尽管技能和培训非常重要,更基本的元素其实是公民的身心状态。在这方面,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明显存着不少忧患。由于经济全球化,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也趋向白热,其中衍生的一个现象,是很多人或国家的工作时间大幅延长。这对劳动人口的身心健康所造成的影响,令人担忧。肥胖、抑郁和自杀率等,在许多国家都不断上升,而且横跨多个年龄组别。这表明一个国家的劳动人口的最终优势,很可能是最基本、最原始、也往往最被忽略的元素:健康。

  各行各业均挑战体能

  人们一般认为健康体能对军人、职业运动员,或蓝领最为重要。 然而,一个国家的劳动人口,其实跟这些从业者没有分别。无论受雇于何种行业,在职者都需在体能和心理上承受工作中所面对的各种要求和压力,这不分蓝领或白领、也不分收入和职位的高低。

  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如中国、印度和巴西,农村人口迅速向城市迁移,这源于经济工业化创造了许多生产的就业机会。然而,尽管这种转移把劳动人口从户外转至室内,这对他们的体能需求并不一定有所减少,也许只是性质有异。长时坐困于工作岗位并限制活动,只是把户外劳动的体力挑战换作另一个极端。在孟加拉国和中国,曾有一些成衣工厂,把员工锁于大厦内,结果因火灾工人被困而受伤或丧命。故在城市工作对于身心的挑战和危险,绝对不亚于留在农村。

  即使是办公室的白领,都不能免于工作对体能和情绪的严苛需求。从伦敦到纽约、上海或香港,很多人专业人士都长期超时工作,并承担极端压力。这尤其常见对于某些行业如金融、法律或高科技等。企业家,尤其是在硅谷,便往往“全天候”作出“总奉献”。去年在伦敦,一名受雇于美国银行的21岁年轻投资银行实习生,便因不眠不休没间断工作好几天,突然癫痫发作暴毙。他的死亡虽然令人震惊,但业内人士对他的工时并不惊讶。因这节奏是常态甚至是传统,是雄心勃勃的专业人士用以夺得竞争优势的一种方式──一种原始的体能和情绪能耐竞争。

  超时工作是竞争途径

  由此可见,教育可能意味更高的收入,但并不一定意味更轻松的工作。事实上,能者多劳,受过的教育愈高,工作的担子和责任愈大。从前不论中外,休闲是特权的定义特征,而教育又往往属于特权阶级的专利。今天,随着教育普及化但并不能提供特权,工作量已成为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专业人士的新身份象征,不只带来更高收入,也代表其个人的生活目的和意义。人们往往在缺乏其它渠道下,从工作中寻求自我价值的验证。

  在学位和文凭泛滥的时代,主动延长工作时间是力争上游的一个竞争方法。这变相是把竞争从才能扩展至体能,“能者居之”不只是“才能”也是“体能者居之”。尤其在发展中国家如中国和印度,活在北京和新德里等城市的白领,须有体能应付因空气污染而患有哮喘和肺癌的危险。

  国民健康往往易被忽略

  现时,肥胖率在世界各地都不断上升。据权威英国医学杂志Lancet,全球超重或痴肥的男性在1980年为28.8%,但在2013年为36.9%,同期,女性则从29.8%飙升至38%。在发达国家,男孩和女孩的肥胖率分别从1980年的16%至17%,跳升至2013年的23%至24%。发展中国家面临同样情况:在1980年,男生的肥胖率为8.1%,女生为12.9%;在2013年,上升到分别为8.4%和13.4%。

  这趋势威胁受影响国家的健康、生产力和经济竞争力, 因为肥胖往往是糖尿病的前兆。发达国家可能不会面对发展中国家的空气污染水平,但发达国家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患有抑郁症并常期服药。例如在美国,在辅导中心接受心理治疗的大学生,于1994年有9%的人使用抗抑郁药。在2006年,这一比率已上升至超过23%。部分原因是因为新的药物被认为比较安全,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选择依靠药物而非传统疗法,保险公司也情愿支付药物而非更有效但更昂贵的心理治疗。这令更多人不去学习应付日常压力,或害怕因学习期间可能导致损失生产力的风险。他们长期用药,永远无法正常处理生活或工作的挑战。这对一个经济的前景造成隐忧和负担。

  精神紧张和抑郁等情绪健康的问题,其实非常普遍,远超想象。这源于公众对这方面存有误解和歧视,令患者不敢寻求援助。然而,情绪健康关乎个人的整体健康和工作能力。当各地国家和政府继续专注于学术成绩和国际测试的结果,也许其实公民的身心健康将会决定谁占经济鳌头。然而,这最基本的要素,往往是失去后才令人懂得珍惜。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进展 人民币贬值 融资融券T+0 日元汇率为何走强 山东问题疫苗事件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首都 北京 国外成人色情电影网站 财新网 985 211废止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CNN. 广州黑人正在离去 曹建方 武汉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