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我们都是腐败的共谋与同犯

2014年12月16日 14:05 来源于 财新网
股市作为无数聪明人聚集的场所,多少用心良苦的制度敌不过一个小小的漏洞,多少殚精竭虑的政策抗不过歪曲的解读,多少高举高打的执法抵不住柔滑的人情。制度的法力小于人性的魔力
王啸
财新网“资本市场再认识”专栏作家,中央财经大学兼职教授,会计学专业博士,金融法学博士后,伦敦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MiF),中国注册会计师,CFA。有多年考察上市公司、拟上市公司经验,在《会计研究》,《财务与会计》,《证券市场导报》,《证券法苑》,《清华金融评论》等刊物发表论文数十篇,为《上海证券报》“上证观察家”栏目,《创业家》等杂志持续供稿。

  【财新网】(专栏作家 王啸)

  要消除的不是权力,而是它的阴影

  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绝对导致腐败。这句话百分百正确。除了来自政府的行政许可权,监管权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权力:团队上级对下属,医生对病人,教师对学生,评委对参选人,淘宝小二(淘宝工作人员)对淘宝商家,还有城管对摊贩,长途司机对乘客,以及游行者对街道,网民对所吐槽的对象……

  消灭权力以消除腐败的说法可能就不够准确。上述很多权力是不可消除的,例如:(1)资源的稀缺,如医疗、教育资源;(2)身份天然差异,如父母对未成年子女;(2)甲乙方地位的不对等,如垄断企业对客户和供应商;(3)自由裁量权,如医生判断实施手术还是保守治疗,警察判断嫌犯的动作是掏枪还是就范;(4)信息不对称,如信贷审查员对借款人。

  所以要消除的是权力的阴影——权力寻租造成的腐败,而不是正当的合法的权力本身。

  冰冷的“法网”与温情脉脉的“天网”

  消除权力腐败需要良好的制度设计。好的制度让恶人不作恶,坏的制度让好人变坏。行之有效的制度包括分权、制衡、监督和竞争。但不能天真地认为,有了好的制度设计,一切社会问题就迎刃而解。公司内部控制可以设计得精美绝伦,运行得不失毫厘,但它防不住管理层合谋的舞弊。国家就像一家大公司,如果各层管理者和广大职工道德低劣,精神颓丧,再苦心孤诣的制度机器,也经不住钻空子、找漏洞、各种规避和架空,最终锈迹斑斑、支离破碎。

  制度设计能减少腐败的机会,让人“不能腐”,严刑峻法能增加腐败的成本,让人“不敢腐”,但都没有解决腐败的动机,即“不想腐”的问题。不能只有对法律的惧怕,还要拥有对法律的信仰。如果没有道德和信仰,制度设计就成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博弈,法条就只是法庭内外“斗法”的工具。 “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没有法律保障,道德正义无从兑现;在道德缺失的环境中,法律的强制力也无法奏效。

  查理·芒格,这位沃伦·巴菲特的终生搭档,在一次演讲的末尾告诫法学院的毕业生:“由于在你们将要从事的行业中有大量的程序和繁文缛节,最后一个我想要告诉你们的道理是,复杂的官僚程序不是文明社会的最好制度。更好的制度是一张无缝的、非官僚的信任之网。”如果没有了信任,人和人步步为营、勾心斗角、重重博弈。如果婚姻、教育、养老都像股权投资一样,需要先签订数十页的法律合同,这个人世间还是没来过的好。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强调法的威严和威力。但法网时而会漏掉“吞舟之鱼”。让大明帝国延续近三百年的,终究不是朱元璋剥皮点灯之刑,而是士大夫精神和乡绅宗法。真正疏而不漏,天衣无缝的是“天网”。在西方社会,这张网是由耶稣唤起的人的同情心和爱心来编织的。在中国,是由孔孟先贤们倡导的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来编织的。

  我们羡慕西方的民主和法制,却容易忽略维系西方民主和法制的民情。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说,资产阶级撕下了中世纪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它已被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幸运的是,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的水乳交融,给西方社会重新编织了一张情网。亚当斯密一面在《国富论》里冷冰冰地指出:

  “我们每天所需的食物和饮料,不是出自屠户、酿酒师或面包师的恩惠,而是出自他们利己的打算。我们不说唤起他们利他心的话,而说唤起他们利己心的话……”同时又在另一本巨著《道德情操论》里呼唤:“人类生活的不幸和混乱,其主要原因似乎在于高估了一种境况和另一种境况之间的差别。贪婪过高估计了贫穷和富裕之间的差别,野心过高估计个人地位和公众地位之间的差别,虚荣过高估计湮没无闻和名闻遐迩之间的差别。”“在身体自在和心情平静方面,所有不同阶层的人民几乎是同一水平,难分轩轾的。一个在马路边享受日光浴的乞丐,拥有国王们为之奋战不懈的那种安全。”

  这种语气和内容与中国传统智慧有多么强烈的共鸣!孔子称赞弟子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在另一篇里又赞许曾晳所说的人生理想:“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所以人治不如法治,法治还需民治。好的法律胜过好的威权,好的民情维护好的法律。法律是严父,人们惧怕他,对抗他;民情是慈母,人们感化于她,顺从着她。我国对影视内容制播拥有“严父式”审查制度,但还是拦不住各种神剧、狗血剧、奇葩剧。美国几乎没有审查制度,但从动作片、战争片到灾难片、动画片,看看斯瓦辛格主演的《真实的谎言》,汤姆•汉克斯主演的《拯救大兵瑞恩》,汤姆•克鲁斯主演的《世界之战》,还是《狮子王》或《玩具总动员》,父爱或友谊、责任和团队意识、荣誉和牺牲精神无不是贯穿情节的主线。

  一流的教育资源举世稀缺,哈佛、耶鲁的自主招生制基业长青,并没有爆出招生的腐败。可我们还不得不沿袭标准化的高考制度,如果没有良好社会风气的支撑,高校自主招生没准架不住权势、人情的泛滥。当贫寒子弟被关掉公平进阶的唯一一扇门,他们当中莫非有人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影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黄色电影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首都 北京 问题疫苗 宝能骗子 加勒比海领海争端 万科 法国恐怖袭击 中考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延迟退休最新消息 机场 skytrax 洪灾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