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养老金融化:三支柱养老金投资前瞻

2015年12月15日 10:42 来源于 财新网
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即将入市将成为养老金融的主体和标杆,第二支柱职业年金、企业年金将进一步深化养老金融业的发展,而第三支柱寿险和自愿投资养老更离不开金融市场
胡继晔
胡继晔,中国政法大学法和经济学研究中心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养老金融,法律与金融监管,法学博弈论。具清华大学工学学士、法学硕士及社科院经济学博士学位,国家公派英国牛津大学访问学者,欧盟-中国社会保障项目中方高级专家。承担国家社科基金课题《社保基金监管立法研究》,承担全国人大财经委《社会保险与社会救助制度衔接研究》课题、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险基金监督管理条例》立法调研课题等多项课题研究。担任中国社会保险学会、中国世界经济学会理事。

  【财新网】(专栏作家 胡继晔)全球第一的老龄人口、22省养老金收不抵支、经济下行期间仍然招不到工人、延迟退休、放开二胎……诸多关键词指向同一问题:老龄危机已经实实在在袭击中国。在化为危机的诸多方略中,三支柱养老金投资金融市场(特别是资本市场)的养老金融化可能是更优选项。

  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入市将塑造养老金融主体

  按照国务院2015年8月公布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可以投资不高于基金资产净值30%的股票、基金等权益类资产。该《办法》规定:在国有重点企业改制、上市时,养老基金可以进行股权投资,但投资国家重大项目和重点企业股权的比例合计不得高于养老基金资产净值的20%。由于国家重大项目和重点企业股权投资有国家背书,其安全性、收益性都可超过二级市场上的其他基金。为确保养老基金的流动性,银行存款比例不低于5%。

  根据该《办法》规定的比例,笔者进行了投资组合的模拟计算。以1990年底上海、深圳证券交易所成立为标志,按照1990-2014的25年间中国金融市场中股票、国债、银行存款三大类金融工具的收益率,根据其波动状况可以计算出各自的风险指标----标准差。假设养老金投资组合中包含银行存款5%、以上证指数为代表的权益类产品比例为30%、其余65%投资于五年期国债(因缺乏历史数据暂未考虑重大项目和重点企业股权),则该投资组合的期望收益率约为12%,标准差约18%。由于养老金入市是循序渐进的,假设投资股市比例为20%,则期望收益约10%,标准差为12%左右;投资股市比例仅为10%的话,期望收益约8%,标准差不到8%。如果以美国50年间所罗门兄弟AAA级债券的收益率标准差10%作为风险度量标准,则养老金入市比例在10%时投资风险甚至低于所罗门兄弟AAA级债券,仅当入市比例超过20%的时候需要慎重,但30%以下的投资比例都应当是风险可控的。

  目前人社部、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正在起草养老金运营管理细则,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结余资金委托投资运营正在提速,相信可以很快入市,资本市场将迎来真正的长期战略投资者。由于资金量大、陆续投入且投资期限超长,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如同一艘超级大航母进入资本市场的蓝海,市场短期的波动很难改变其前进方向。考虑到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对资本市场可能产生的巨大作用,入市时机无须刻意安排,投资策略也可以不用理会二级市场中的个股涨跌,而应当以指数基金每月定期进行被动投资。这样的投资策略一方面可以防范个股风险,让跟风投机者无机可乘,另一方面可以减少人为操纵、降低管理费率,同时自身将成为资本市场的天然稳定器,享受资本市场长期发展的红利。

  《办法》规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可以投资一年期以上的银行定期存款、协议存款、同业存单、剩余期限在一年期以上的国债、政策性(开发性)银行债券、金融债等几乎全部金融产品,使得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既可以投资金融市场中的直接融资资本市场,又可以投资货币市场。考虑到其巨额的资金量,可以预料的是: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将成为中国金融市场中的标志性机构投资者,成为塑造养老金融的主体。

  第二支柱职业年金、企业年金投资资本市场促使养老金融深化

  根据世界银行对我国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的“三支柱”建议,我国养老保险的第二支柱即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是基本养老保险的重要补充。由于缴费期限长达数十年,这部分资金应当且必须投资资本市场,2004年企业年金办法的颁布就是养老金融化发展的前导。

  2015年3月国务院通过了《机关事业单位职业年金办法》,明确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建立强制性的职业年金制度,由单位和个人共同承担,其中个人缴费实行实账积累。按照全国机关事业单位3800万职工年均缴费基数5万元计算,每年最少可以积累760亿元的职业年金。如果加上非财政全额供款单位雇主8%缴费的实账积累,保守估计职业年金每年可以有1000亿元的增量。随着职业年金投资运营细则的出台,一定有相当大一部分资金可以投资资本市场。

  职业年金办法的出台还打通了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养老金之间的藩篱。该办法第九条规定: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在达到国家规定的退休条件并依法办理退休手续后,由本人选择按月领取职业年金待遇的方式,可选择按照本人退休时对应的计发月数计发职业年金月待遇标准,发完为止;也可一次性用于购买商业养老保险产品,依据保险契约领取待遇并享受相应的继承权。由于商业养老保险属于第三支柱,这里在领取阶段给予职工投入商业养老保险的选择权,打通了养老金的第二和第三支柱,对于寿险公司是长期利好。职业年金不仅仅造就了资本市场的长期机构投资者,也为保险市场增添了新的资金来源和业务拓展空间,将成为养老金融发展中一个越来越重要角色。

  虽然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一样是养老金的第二支柱,且很早就有企业缴纳,但由于是企业自愿参与,目前建立企业年金的多是大型国企,覆盖职工2300万人。职业年金是强制性的,覆盖对象可以一直到县乡一级的公务员,这将对地方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建立企业年金起到示范作用,再加上已有的税收优惠政策、企业年金独有的员工激励机制,未来企业年金将不再为大型国企所独享,而成为更多普通中小企业职工的养老福利。

  第三支柱商业寿险与自愿储蓄促进个人养老金融化

  随着我国保险业的发展和完善,自愿养老的寿险产品已深入人心,保险类金融机构资产投资管理经验快速积累,具备了发展养老金理财产品的条件和能力。由于各金融机构的投资账户均采取专业托管、严格监督,资金安全有保障。随着我国居民财富不断增长,越来越多的人具备养老理财能力,税收递延寿险产品将成为第三支柱发展的重点,逐步成为独立的养老金支柱。

  除商业寿险外,我国还可以借鉴美国的个人退休账户(IRA)发展经验,尝试开展创新型个人养老储蓄产品,推动我国“储蓄养老”向“投资养老”转化,以满足养老金投资的独特性和个人养老保障需求的多样化。美国IRA是由政府提供税收支持、个人自愿参与的养老保障体系第三支柱,是近30年来美国养老金资产持续增长的最主要来源。根据美国投资协会ICI的最新统计,72%的美国人认为养老储蓄的IRA是家庭首选投资,截止2015年一季度末IRA总资产达7.6万亿美元,超过了著名的401(k)。IRA的主要优势在于享有税收延递或免税等多种税收优惠政策,大部分IRA参与者每年可将一定免税额度的资金存入账户,根据自身的风险收益喜好,自主、灵活地配置资产;投资收益免税,退休领取时缴纳个人所得税。

  借鉴美国IRA,我国发展税收递延型第三支柱养老基金目前恰逢其时。这将不仅有利于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减少资本市场短期波动,为资本市场提供长期稳定资金;也有利于推动金融创新,满足养老金投资的独特性和个人养老保障需求的多样化。

  金融是现代市场经济的核心。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即将入市将成为养老金融的主体和标杆,第二支柱职业年金、企业年金将进一步深化养老金融业的发展,而第三支柱寿险和自愿投资养老更离不开金融市场。三支柱养老金将与金融市场更密切结合,养老金融化将保障国民未来、促进金融市场稳健发展。

  (作者为中国政法大学法和经济研究中心教授,本文删节版以《养老金投资金融市场是更优选项》为题发表于《证券日报》2015年12月12日经济评论版,此处为原文。)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法国恐怖袭击 黄色电影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首都 北京 日元升值的原因 财新网 加勒比海领海争端 问题疫苗 万科 中考 工商银行 洪灾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